• 笔趣库>一寸山河 > 正文 554章 添乱的竹王
        柴星阑兀自笑了笑。

        纯师占卜之后,他原只是出于好奇,想要看看自己未来的妻子是何模样,撒骂一族硕果仅存的苗子,与他们金竹又有何不同。

        甚至当年在来这里的路上,柴星阑还琢磨着,若是纯师分给自己的这个姑娘不讨喜,他就在外城再找几个漂亮的一并娶了作妾,漏月坪上的纯血族人婚配不得自由,外城的姑娘若是想娶,只要对方同意,那还是没问题的。

        岂料这一见便是一生。

        露云是个本分的姑娘,对于纯师的安排也并没有表现出多么的抗拒,这让柴星阑觉得,上天待自己着实不薄。

        只是最初那匆匆的几面过后,露云便跟着护砂队离开金竹,出任务去了。

        他放心不下,也曾去复园请求竹王准许自己加入护砂队,却遭到了严厉的拒绝,

        原本和颜悦色的竹王,当时在听到了自己的这个请求之后突然就沉下了脸,那冰冷的神情有些冷漠,甚至让说话一向都十分大胆直白的柴星阑感到有些恐惧。

        他终究没有跟着护砂队一起行动。

        也许,比起对露云出任务的那么一点点担心,以及与心上人分别的那点思念,在他的心里,终归是没有自己的小命重要。

        在那一刻,他是真的以为若是自己坚持,竹王就会要了他的命!

        也是自那以后,若非必要,有了什么事情,他宁可去找纯师,也不愿意再多见那拂面春风的笑容下,藏着万丈冰山的金竹王者。

        他本能的察觉到,那个看似与先祖多同一样气度宏阔,雅量如海的竹王,远远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好相处。

        柴星阑走下了空无一人的绣楼,站在门前的空地之上掐指一算,自语道:“纯师说的没错,算算时间,护砂的队伍这会儿是应该回来了才对,”说道这里,他的脸色一变,顿时显得有些难看,“莫不是在路上出了什么问题?”

        幽极谷的名头,也不是在所有的地方都好使,很多的正道宗门以及世家就不买那谷幽极的账,历来的护砂队伍都分成了两拨,一波由金竹的人装扮成普通的货商自行运输,另外一波则交由白泉的前江帮。

        一份生意却要带两份的货物,就是因为,即便顶着幽极谷这么个庞然大物的头衔,一路上还是有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货物经常会出现一部分丢失的情况。

        毕竟在大陆上,有些盗匪就喜欢流窜作案,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就算是幽极谷这样一等一的大势力,在事后想要找到他们的位置也不容易。

        还有一些抢货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这货是谁家的,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忌惮之心,一旦双方动起了手,就算是知道也已经晚了,若是不将护砂队伍里的人杀光,对于他们来说才

        是极大的后患。

        更有那么一些盗匪,即便你报出这批丹砂主人的身份,人家也会觉得你是在扯虎皮,为了保住自己手头的东西,那些被抢的人经常会撒谎说这东西是送给幽极谷的,那东西是送给青玄的,就金竹护砂队这么点寒颤的实力,连一些二流甚至是三流宗门的门下都比不上,开口就说自己是在为魔道第一宗门运送货物,也怪不得别人不愿相信。

        正道宗门见了他们那就更不用说,杀人夺货,美其名曰除魔,正是一举两得的大好事情。

        走陆路南下的他们,即便是在黑泽中南部别人的地界上,也没有几个势力会畏惧那所谓的幽极谷,他们的林熙真大人那可是曾经以一人之力覆灭一国的存在,在黑泽,幽极谷那些前来生事的魔头,几千年下来,死掉的不知凡几,那谷幽极还不是屁也没有放一个?

        正当此时,柴星阑的耳朵一动,回头便看见了经由小路并肩而行,走到了绣楼边上的竹王和彦茜公主。

        见到柴星阑之后,彦茜原想直接走掉,原本他们是在路上,而柴星阑则是站在绣楼外面的空地上,武米和洛举的人已经到了,正事儿要紧。

        但竹王却似乎完全不及,直接就停下了脚步。

        挽着父亲胳膊的彦茜也只能跟着停下了脚步,远远的对着站在另一头的柴星阑点了点头。

        若给柴星阑这些日子里排一个最想见到的名单和最不想见到的名单,前一个名单的第一位上,定然是撒骂遗族露云的名字,而后一个名单的第一位,就是眼前的这位金竹王者。

        那一日,虽然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表情,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一个挥之不去的恐怖阴影,午夜梦回之际,他都偶尔会梦到单手掐住自己的脖子,把他高高的提起,扭断脖子之后,又重重的摔在地上。

        虽只是梦,柴星阑却觉得,未必不可能成为现实。

        他的感觉一向很准,平日里和颜悦色极好相处的人,若是在看似不经意间对你露出了他的獠牙,如果你确信自己斗不过他,那就唯有老实乖巧些,不要做什么他不喜欢的事情,事后敬而远之,能不见面就不要再见。

        又是那温煦柔和如春日暖阳般的笑容,柴星阑的心里却不再温暖,反倒胆战心惊有如置身幽冥鬼蜮,裸立数九寒天。

        愣了一下之后,柴星阑立即小跑着过去,单膝跪地,躬身抱拳,“竹王,彦茜公主。”

        竹王笑意温醇,松开了女儿挎在自己胳膊上的小手,弯腰扶住了柴星阑的双臂,“星阑不必拘礼,快快起来!”

        不等那竹王吃力,柴星阑便赶忙站了起来,虽然强行忍着,没有明显的表现出来,他还是很怕那中年男子察觉到自己双臂

        上的颤抖。

        “谢竹王。”

        竹王的眼底有一抹异样的神采一闪而过,并肩而立的彦茜以及不敢抬头与之对视的柴星阑都没有能够察觉到。

        父王这么莫名其妙的停下来虽然让她有些不明就里,但彦茜还是很快就找到了话头,笑道:“小柴柴呀小柴柴,你这巴巴的等在绣楼的门口,看来是真的非常喜欢我们的露云妹妹呀,也对哦,露云妹妹那么乖巧可人,连我见了都喜欢,谁还能不喜欢她呢?纯师傅就是纯师傅,这几千年来,他的【傩卜】就从来都没有出过差错!”

        比起竹王,对于彦茜这位公主,柴星阑的态度就要随意的多,这位公主虽然年岁长他一些,也有些手腕,性格却是颇为善良,亦好相处,漏月坪上的纯血族人,怕纯师的有,怕军都的有很多,怕竹王的也有,唯独怕公主的,那是一个都没有。

        “可不是嘛!”竹王轻笑道:“这小子前一段时间还曾去复园求过我,说是要跟着那护砂队一起南下,我当时就知道了他的心思,只是啊,”竹王慈祥的揉了揉柴星阑的脑袋,道:“你这个族中独一无二的灵酒匠,对于我们来说是不可或缺的,那批珍贵的丹砂可以丢,甚至必要的时候,护砂队的人也可以死,”中年男子直视着柴星阑的双眼,语重心长地道:“你这个灵酒匠,绝对不能有事。这一点,你现在也许不清楚,但只要你好好的活着,等到了时候,你就一切都会明白了!”

        柴星阑似懂非懂,不明就里地点了点头,心中那一丝对于竹王的恐惧似乎消减了些,又似乎在无形之中变得更加深邃了。

        他迷茫的笑了笑,想要问露云的消息,不知为何却怎么都说不出口,只得避重就轻,转头对着彦茜公主抱怨道:“茜茜姐,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叫我小柴柴,小时候也就算了,你看现在我都这么大了,‘小柴柴’这么难听的名字,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叫狗呢!”

        彦茜伸手在柴星阑的脸上结结实实的捏了一下,笑骂道:“‘小柴柴’我觉得很好听呀,多可爱的名字,怎么能改呢?嗯,顶多,姐姐以后不在人多的时候这么叫你,怎么样?”

        “那…好吧!”柴星阑耷拉着一张脸,勉为其难的道,“竹王和茜茜姐应该是有事情要做吧,那星阑就不打扰了。”

        说完,他就转身逃也似的想要离开。

        “等一等!”

        竹王的声音就像是一座大山压在柴星阑的肩膀上,让他原本将要迈出去的步子一下子就定在了原地。

        柴星阑讨好似的干笑了两声,无奈地转过了身来。

        竹王笑道:“整日里种树酿酒想必也闷得慌,武米和洛举的人来了,你且跟在后头,随我们去见见那武王和

        洛王。”

        这一次,就连竹王身边的彦茜公主也不由得皱了皱眉,柴星阑这么一个匠官,打打杀杀的事情与他们这些生产官员原就没有什么关系,叫他去,待会儿打起来,万一伤到或者死了,那可怎么是好?

        这小子的修为虽然还不错,彦茜深知,那都是他和自己酿造的灵酒硬生生堆积上来的境界,这小子从来就没与什么人打过架,练起族里给纯血族人分发的战技来,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心不在焉,遇到个元丹中期八成都够呛,待在身边去见那武王和洛王,这不是添乱么?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寸山河》,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她千娇百媚慕吱小说大全免费阅读小说网站排名人气公认最好看的重生小说乡村小说网游小说疯读小说下载璧水popo h师徒武炼巅峰小说有点污的小说现代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