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玄浑道章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间隙
        次日天明,张御自定坐之中醒来,他从静室走出来,来到了正堂之上,透过敞开的门廊,他看着外面随风晃动枝叶的花树,片片轻柔的花瓣掉落下来,再飘着飞去了远空之中。

        他目注了一会儿,回到了堂中的案几之后坐下。

        案上放着将这几月来的文书和书信,其中多数是军署送来的,且只有他这个巡护能看的军署报书,所以上面至今仍是保持着封贴。

        而这些报书足有四十余封,远远超过了此前所见,这也足以说明在他离开这段日子里,军署之中的动静不小。

        他按照日期顺序,一封封拆开来看,发现这几月下来,奎宿变化确实很大。

        虽然洪原秋一直在设法压制军中要求全军推动造物军衣和药油的声音,可是终究还是没能拦住。

        当然这不是他处理不力,而是战局变化所致。

        前方娄宿的战事激烈,需要从奎宿调集大量的援军,而送去军卒因为需上阵与敌搏命,却也不可能不给他们用上最好的军备。

        这是大势所趋,他个人也是无能为力。为此他特地写了一封书信过来,向张御解释了这件事。

        张御在把所有报书看下来后,发现战事的激烈远远超出想象,奎宿已经一连做了三次大规模的调动,连天城这里镇军也被抽调出去了一半。

        而由于大量军卒被调离出去,这也是带来了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奎宿本身的守御相对空虚,这般就无力再去顾及平日不怎么受看重的下层了。

        所以下层情况更是不好,本来还掌握着几处下层几乎都是沦陷了,唯今只有一处洪乙层界还握持在军署手中。

        而且这一处下层之所以到现在还能保留,军署起到的作用并不大,那主是在依靠他之前安排去人手的缘故。

        他将报书看过之后,挪至一边,又将余下的书信拿起,除了俞瑞卿等同道寄来的书信外,剩下就是左道人留下的,主要就是交代洪乙下层现如今的情况。

        正如李青禾的报告,这一处情况尚好。

        这是自然,本来有了英颛、左道人、杏川道人等人支撑,通过不断游斗和袭扰的方式足以让那些邪神信众组织不起大军,现在又有人数多达数千的卫氏军加入进来,虽然不足以收复这处层界,可是守住却是不难。

        且洪原秋在得知此事后,虽然抽调不出太多人手来帮衬他们,却仍旧给他们提供了不少帮助,包括提供了大量的药物还有准备了坚固的军垒,以保证他们力量投影下去时正身不受外间侵扰。

        毕竟这一处下层也是失守的话,那么奎宿下层就全数沦陷了,这传出去也终究不好听。

        张御在把所有书信都是翻看过后,又抬起头看了上面的乙未天城一眼,心中觉得,有些事情自己必须事先安排好。

        他思索过后,就命等候在门口的役从去把辛瑶请来。

        少时,辛瑶来至正堂之上。只是她脚边却是跟着一只玉花狐。

        张御看得出来,这是当日那只玉花狐的幼崽之一,只是数月不见,个头倒是大了许多。

        辛瑶走上正堂后,对他万福一礼,

        张御也是抬袖回有一礼,道:“辛师姐请坐吧。”

        辛瑶称谢一声,落座下来,而那玉花狐则似是有些畏惧张御,躲到了她的后面,她伸手一捉,把这小东西拿到了前面,道:“张师弟,我见这玉花狐很有灵性,与我也颇是亲昵,不知可否将它赠予我?”

        张御道:“那是与它与辛师姐有缘了,这也是它的造化,辛师姐带在身边便是了。”

        辛瑶道:“那便我谢过师弟了。”

        待造物役从泡上好茶,张御问道:“辛师姐来到外层,可是有什么打算么?”

        辛瑶道:“我方至外层,诸事尚还不熟悉,待要了解一番后,才会有所定。”

        张御道:“我这里倒有一事,若是辛师姐愿意,却想拜托师姐。”

        辛瑶看向他,扶下了眼镜,道:“张师弟请说。”

        张御道:“毕宿有西穹天诸宿天门之所在,可以藉此方便往来各宿,而亦有不少鬼祟之辈利用此间窜走各宿,行不轨之事,前次我追剿一外敌时,其人就欲借此间甩脱我。

        我待在此设一处驻点,由此好方便监察。不过我眼下尚有一事需办,抽不开身,可否拜托辛师姐代劳此事呢?”

        辛瑶道:“张师弟言重了,这回劳烦你带我来至外层,我还想着如何还师弟人情,这等事交由我便好,只是我对外层不甚熟悉,怕是会耽搁事情。”

        张御道:“这却无碍,我会派遣手下得力役从一同跟随辛师姐前往,他们都是来了外层许久,熟悉事务之人,可为辛师姐之臂助。”

        辛瑶道:“好,我应下了。”

        张御从袖中取出一瓶丹丸,递去道:“外层多是虚空外邪,能消杀神异,此等丹丸可以制压外邪,但不同于外间那些丹丸,此乃是玄廷所赐,只是师姐注意不可多服。”

        辛瑶接了过来,点了点头,在座上合手一礼,道:“多谢张师弟了。”

        她在此又饮了一会儿茶后,便抱起那只玉花狐告辞离去了。

        张御看了一眼外面,见安小郎正和几只玉花狐在玩耍,他吩咐了一声,役从一点头,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安小郎在外脱履,走入了堂中,对着他躬身一拜,道:“学生安知之拜见老师。”

        张御看了看他,比起此前所见,个头窜高了一截,原本看着有些瘦弱,现在倒是壮实了不少,脸颊也变得圆润许多。

        他道:“你在我这处也有大半年了,我因俗务在身,也无暇来亲身指点于你,只留下了几本呼吸之法让你照着修习,你修炼下来觉得如何?”

        安小郎听他问起这个,兴奋言道:“回禀老师,练了那些呼吸法后,我感觉自己力气变大了许多,还能看得更远,听得更清楚,有时候我在宅院里,就能从路过车马声音中分辨出上面有几个人……”

        他以前一直认为,自己一旦练出心光,就没法再打造造物了,所以抗拒修道,可这也是他本身年纪小,最早接触的东西就是造物的缘故,但是对修道,他其实从来没有一个准确的概念。

        但这呼吸法修炼下来,却似乎是打开了一个新奇的大门。现在他身躯轻盈,蹦高跳远都是轻松自如。

        他如今每天都会跑着小步踏着墙,一口气冲到屋顶上,呼叫几声后,再从上面滑跳下来,可谓玩的不亦乐乎。

        张御道:“你资质甚好,也很聪明,你要是修道,也能行走长远,不过未来之路在于你自己,你愿意如何选择都是可以。”

        安小郎睁大眼睛道:“老师是说,我就算去打造造物都可以么?”

        张御道:“我说过了,都由得你。”

        安小郎顿时有些意动。

        张御道:“当初你老师郭樱曾与我有约,一年之后,就让你回去,不过我观你能学到的也都是学到了,下来你若还有意此道,那无非自我修持打磨了,故你已是可以回去了。”

        安小郎一听要他让他走,顿时急了,道:“老师,我不想走!”

        在这里多好啊,没有族里的人来管教他,每天有一群玉花狐还有妙丹君陪他一起玩,虽然妙丹君不怎么理他。

        可除了不能打造造物,每天要完成呼吸功课,只要不太出格,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当然,他也没有因此耽误了学业,毕竟该学的东西他早就学完了,暂且学不会的也可能是他人一辈子都学不会的东西。

        张御道:“如果你以后还愿意跟随我修行,那你也可以随时回来。”

        他现在却是有种强烈感觉,要是自己这一回回去了,那么自己恐怕从此就远离修道之路了。

        他满带期冀道:“老师,真的没有造物和修道共存之法么?”

        张御思索了一下,道:“以往修道人,会自己打造法器,如今不少造物也是参鉴了这等法门,但是想两者兼具,光走造物之道的话,目前却是无人能够做到。”

        安小郎不甘心,道:“玄尊也不行么?

        张御淡声道:“能者不为,到了他们这一步,已无需在意眼下之造物了,因为这对他们无有意义。”

        安小郎有些沮丧,要是换作一年前,他肯定叫着说找出一条共存的道路,现在也有了些见识,这等话却是说出不口了。

        张御道:“先回去吧。”

        安小郎抬头看了看他,忽然小声问道:“老师,是不是要出什么事了?”

        张御看了看他,这个学生的确很聪明,他道:“回去收拾一下,趁着这两天天气尚好,早些回胃宿。”

        安小郎似乎明白了什么,道:“老师,学生知道了。”他想了想,道:“老师,学生这就回去,等过些天学生再回来看你。”他对着座上恭恭敬敬一揖,就转身小跑出去了。

        张御看他离去,就起身回到静室之内坐定,自星袋之中取出一只玉匣,打开之后,里面是一枚悬浮着的球形玉丹,他一伸手,按在这天行晷的上方。

        随即意念一落,这东西顿时绽放出一道光芒,将他浑身笼罩住,顿觉自己似是在快速下沉,一个恍惚之间,一具力量投影已是出现在了洪乙层界之中。

        ……

        ……

        
    肥水不流外人田5全文阅读小说下载顶级神豪 北辰本尊豪婿 绝人掌阅小说网拔萝卜全文无删减百度网盘短文集合百度小说免费校园系列txt全文阅读目录王城陈榕小说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