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官鼎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九章
        坐上小车,李家涛脑海里又冒出了一些别的东西。刚才陪调研组吃饭,市长仇罗邝像是一直有话要问他,目光好几次跟他对上,可惜今天场面太热闹,仇罗邝也找不到机会。

        李家涛也不好多言,相比邱绍明住院,国家发改委调研组这是大事。

        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打乱了所有人的脚步,面对如何应对,各方都在支招,但关键的招数,还得来自上面的政策,特别是能不能将湘市作为重点,在后面一系列的政策性扶持中,把大锅里的米往湘市这口小锅里多倒一点。

        还好,目前情况看,调研组对湘市的工作还是满意的,至少没提出什么批评。

        市长仇罗邝肯定是从秦司长和尹雪花那里得到了什么暗示,否则的话今晚不会上茅台!

        酒精在体内燃烧,李家涛喝不惯茅台,酱香型的酒到他嗓子里,分外难咽,就跟脾气不对味的人坐一起遭罪一样难受,肠胃也是坚决拒绝,一点也不体谅他是为了革命工作。

        别的酒灌上几斤都没有问题,茅台不到半斤,李家涛就想吐。好在有尹雪花暗中助李家涛,国家发改委那些不怀好意的一心想放倒他的人,都让尹雪花不显山不露水地挡了过去。

        这次调研组能到湘市来,与其说尹雪花是在往苟天和仇罗邝和苟天脸上贴金,不如说胳膊肘往外拐,硬给李家涛这个新上任的发改委主任撑力量。

        这个力量也没有白撑,几天来,李家涛已经感觉到湘市方方面面哈在自己脸上的那股热气,仇罗邝眼里一直暗存着的担忧也被调研组的热风吹走。

        结结实实的一步,尹雪花无意中说出的一句话为李家涛所有的努力做出了最好诠释。

        有了浙西,李家涛就不觉得下午在医院受委屈是什么事了。相反,他对自己下午在医院里的表现很满意,胃也舒服了很多。刚才还憋在嗓子眼上的那股要吐的难受不知觉间消失掉。

        明天下午调研组就要回省城,湘市的工作算是圆满结束,李家涛和徐小峰商量了一下,到时给调研组送点什么?

        徐小峰现在可以说是铁了心跟随李家涛,李家涛到哪,他的产业就跟着重心往哪转移。不过,李家涛答应过已经过世的徐老爷子,对徐小峰本人也有几分欣赏,倒也不怎么排斥。

        市里准备的礼物已经敲定,按人头送的,每人一件湘市标志性旅游产品,外加一箱土特产。这礼物有些单薄,跟市长仇罗邝的要求不吻合,但没有办法,市委***苟天发话了,不能奢侈,更不能惹出什么风波,礼节做到就行。

        李家涛只能硬着头皮将原来准备的每人一部价值万元的手机给取消了,可这显得太寒碜,李家涛就琢磨着让徐小峰这边再放点血,弄点上档次又不失品位的东西。

        “主任,回家还是?”司机翁书堂有些拿不准,请示道。

        “去天上人间。”李家涛笑了笑。

        天上人间在中山路,名字很炫,里面也很炫,总投资五千多万,餐饮住宿娱乐一条龙服务,地下还有两层,听说是赌场。

        李家涛没有进去过,但他知道自己这个级别的领导经常有人进去,前阵子市委***苟天还在会上敲边鼓呢,意思是让那些常去天上人间的革命同志们注意点,别拿自己不当回事,方便是公家的,清白是你自己的。

        强调归强调,该怎么着还得怎么着,没见过谁因为市委***一番满盘子响的敲打话,就敏感地把自己往不清白上对,都觉得自己清白得很。

        这年头,除非你把棒槌敲在某个人头上,他才知道啥叫应该啥叫不应该,坐在主席台上朝下乱吆喝一通就指望整风肃纪,说梦话呢!

        李家涛下车往里进的时候,就看到一干人簇拥着农委主任黄蹈往地下室去。

        李家涛赶紧躲猫猫似的往上冲,生怕黄蹈看见他,拿他做了地下赌城的战友。

        李家涛是来见联益集团的老总孙国仁的,孙国仁在八楼要了一个包间,挺优雅的名字:夏荷阁。八楼是茶艺,茶艺老板跟孙国仁交情不错,孙国仁常来这里捧场。

        “陪开心了?”孙国仁正在独自品茶,看到热气腾腾的李家涛,问刚才陪吃饭的事情。吃饭时革命工作里最重要的一条,这是当老板的孙国仁常常放在嘴里的一句话。

        孙国仁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早餐,几乎没有一顿饭是跟家人吃的,他经常说自己的联益集团就是陪吃陪喝陪出来的。

        “都放开喝了,效果应该不错。”李家涛微微一笑。

        “能放开喝就是满意,这帮人,嘴上纪律严格着呢,火候不到,一杯也灌不进去。”孙国仁松了一口气,“你没事吧,我给你叫了酸梅汤,快解解酒。”

        李家涛这才感觉到渴,嗯了一声,端起酸梅汤,一口灌下去,一股清凉的感觉涌出,很是惬意。这里的酸梅汤跟酒店的不一样,老板娘董巧娘在里面加了十二种山珍,味道鲜不说,解酒也特别有效。

        “礼品呢,考虑好了没有?”李家涛终于问了一句。

        孙国仁呵呵笑着:“主任交代的事情,岂敢马虎,我把老太翁宰了一刀,一人敲诈了一件青花瓷,尹处长和秦司长上了个台阶,血放得狠啊。”

        李家涛禁不住心里一咯噔,皱起了眉头,

        老太翁是孙国仁老丈人的叔叔,湘市一怪,今年快九十岁了,满头银丝,一脸豪情。早年是中学的语文教师,好瓷器,更好古玩,活到七十岁的时候,加重所有全部变为收藏。

        七十一岁那年,老太翁突发奇想,要血史料上的那样建一座官窑,将明清时期的湘市青花瓷工艺挖掘出来。

        湘市的青花瓷在历史上很有地位,到了清末更达到了极致,穿慈禧太后用的诸多宝物都是湘市官窑烧制的,可惜后来一场地震,啥也震没了。

        老太翁一大把年纪,却愣是把官窑整出来了。花重金雇了几位老窑匠,自己亲自监窑,烧出的青花瓷件件都是珍品。

        因为工艺复杂,加上老太翁又坚决拒绝成批生产,几年下来,湘市青花瓷名声大振,已经到了一件难求的地步。

        “别瞪眼,我瞒他说是中央来了首长。”孙国仁坏笑着。

        李家涛愣了愣,狠狠给了孙国仁一拳:“你可帮了我大忙,这事情要是让市长知道,你我不但没有功劳,还会成为罪人。”

        “知道知道,所以不敢声张,东西我暗中送到了省城,到时候跟尹处长通通气,让她安排便是。”孙国仁眨巴着眼珠子,补充道,“我可不是白为你效劳的,该怎么还我,心里早点有个数。”

        李家涛撇了撇嘴:“我这么做还不全是为了你们这些大财主,跑腿费都没有跟你要,你还反过来跟我要好处,怪不得人家骂,有钱人就是无耻。”

        “我说大主任能不能够厚道一点,为搞这些利片,我把老太翁都给坑了。”孙国仁苦笑了一声。

        “该坑该坑,不坑老丈人家坑谁?对了,嫂夫人不知道吧?”李家涛就笑着问。

        “不能让她知道,这事情你嘴上把紧点,不然她到老太翁那里告上一状,我可吃不消。”孙国仁说着说着,又呵呵笑了起来。

        男人总是有一些事情瞒着妻子,越是关系不一般的男人,合起来做勾当的机会就越多,可怜老婆们偏偏要相信他们。

        两个人又顺着调研组的这个话题往深里谈,快要触及湘市的一些秘密的时候,李家涛猛的收住了舌头,拿玩笑话警告孙国仁:“想犯错误是不,想犯错误早点说,没听说下一步要健全你们的党组织吗?到时候好好物色一位***,管住你这张嘴。”

        顿了顿,李家涛接着说道:“对了,上次我跟你说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

        孙国仁夸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该死该死,把主任交代的工作忘了。”

        明知道是演戏,李家涛也不揭穿。李家涛是让孙国仁为一家企业担保,这家企业到湘市不久,生不逢时,厂子刚建起,就遭遇到了这场金融危机,眼下只有靠贷款过日子。

        银行这边通融了好长时间,仍然坚持要让他们找一家实力信誉都牢靠的企业担保,才肯把已经说好的两千万贷款放出来。

        孙国仁明显有些不乐意,但又不敢明着表示出来,牙齿打了一会儿架,拐着弯儿问:“到底什么关系,你得跟我交个底啊,两千万可不是小数字。”

        李家涛有几分不快:“两个亿对你也不难,办了吧,你没有必要知道太多。”

        也难怪李家涛心里不舒服,糊涂事为什么非要弄,可这能够弄明白吗?要是换上别人,这事情李家涛就不往下说了,那也不是李家涛的风格。

        李家涛喜欢那种一个字抛出去,对方就能接住整句话的说话方式,而不喜欢对方再把话题交过来。

        此路不通选择他路,发改委主任还愁找不到一家担保企业?

        “我说老弟,你不会……”孙国仁说着说着像是猛然醒悟到什么似的,赶紧打住了。在孙国仁的记忆当中,李家涛在女人问题上一向把持得很好,目前还没有听说过他为哪个女人湿过鞋,因此他抛弃了李家涛跟那家企业的女老板有私情的这一猜想,而是想到了另一层,李家涛会不会拿股份?

        湘市不少领导在企业拿着股份,特别是高新产业区开发以来,此举蔚然成风,野火一般燃烧。胆大的拿干股,胆小的象征性投点资,以便将来有个说法。

        孙国仁还不止一次鼓动李家涛,他是怕李家涛把心思动在别处,一再强调自己这儿才是安全的。

        可是,李家涛每次都不拿孙国仁的话当回事情,最近一次更是翻了脸,义正词严地训斥了孙国仁一顿:“你钱多了是不,钱多了捐到灾区去!”

        李家涛一看孙国仁这个表情,就知道这家伙又在动歪脑子,就冷声道:“想象力别太丰富,孙大老板要是有难处,我就另找别人。”

        “别别别,马上办,马上就办。”一听李家涛要撤,孙国仁就急了。

        这次调研组来,明着就是要往湘市丢钱,这点孙国仁比谁都看得透彻,要是家电下乡真能把湘市扩进去,顺带再砸下来几个大项目,那就不是十来件青花瓷和两千万担保款的事情了。

        气氛似乎淡了一些,但没关系,扯淡嘛,能扯出多少算多少。谁知道话题又不明不白落到了邱绍明身上,两人说笑着的脸突然僵住了,一种看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扑啦扑啦就冒出来了,把刚才那股劲冲的一干二净。

        没有哪种悲凉比官场落寞的悲凉更让人闹心,邱绍明遭遇的,并不是一般的落寞,比临老栽一跟斗差不了多少。下午医院里李家涛就想到好多事,回忆起很多人,有那么一刻,他甚至悲凉地想,自己某一天不会也这样,那种感受就像有人拿刀刮他的心一样难受。

        剩下最后一站的时候,出了问题!

        最后一站安排在常敏敏的阳光集团,这是李家涛反复思考后的决定,一来阳光集团可以说是除了黄海集团外最大的企业,也是湘市最大的民营企业,跟孙国仁的联益集团并驾齐驱,为湘市撑起了一片天。

        联益集团做了第一站,阳光集团就不能安排得太随便。这跟央视春晚谁打第一枪谁压最后一阵其实是同样一个道理。

        二来李家涛隐隐约约觉得,市长仇罗邝跟常敏敏有些特殊,说话特殊,讲话也特殊,个别地方,仇罗邝对常敏敏明显比对孙国仁要偏一些。

        在安排之前,一开始李家涛把阳光集团放在第一站,市长仇罗邝审查时候却问:“这样妥当不?阳光集团去年效益没有联益集团好,再说阳光集团离市区远,还是从近往远看吧。”

        李家涛一听就明白了,仇罗邝是想让阳光集团来压轴,调研不同于参观,如果是参观,排在第一的肯定占便宜,大家的好奇心还有精气神都足,当然留下的影响就深刻。

        调研则不一样,第一站往往是带着挑剔的眼光去看,问的问题也多,弄不好就会被问出破绽。而到了最后一站,调研组心中其实早已经有了把握,基本上就带着欣赏的目光在看了,更不会有人无聊到挑你的什么刺!

        更重要的是,你可以接着最后一站的光,好好宴请一顿调研组,就是来点异类的节目也未尝不可。

        这样下来,你还愁留不下印象?

        确定把阳光集团放到最后一站后,李家涛将发改委一个办事能力很强的科长廖凡派到了阳光集团,帮他们做工作。

        昨天晚上廖凡就专门汇报说,阳光集团这是一切就绪,就等结大瓜。

        谁知道调研组进去不到半小时,就出事了!

        当时仇罗邝和苟天***正陪着国家发改委的秦司长参观阳光集团新上的smt生产线,李家涛对这种贴片式电子元件生产线实在太熟悉了,就没有兴趣跟在后面。

        好为人师的人不太逗人喜欢,特别是在官场上,官员干部们基本上最讨厌这类说教者。李家涛担心自己犯这种错误,一时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就糟糕了。

        因此,李家涛就溜了出来跟阳光集团的一位副总谈中午的安排,早上出发的时候尹雪花也说过,中午能简单则尽量简单,最好不要上酒,秦司长也有可能连夜回京城,国家发改委后天要召开一次会议,秦司长必须赶回去。

        阳光集团本来把午饭安排在潇湘大酒楼,李家涛嫌那儿太繁杂,就让阳光集团换个僻静一点的地方。

        李家涛还没有来得及跟阳光集团的副总把意思表达清楚,后楼那边的小广场忽然传来了一片吵闹声音。

        紧跟着,李家涛就看见了自己的司机翁书堂飞跑的身影。翁书堂跑到李家涛面前,气喘吁吁地说:“主任,那边出事了,有个女工从后面车间跑出来,说她们是黑劳工。”

        “黑劳工?”李家涛一边望着阳光集团的副总盛明秋一边开始往那边走。

        “主任,这家工厂不会是黑工厂吧。”司机翁书堂却是喋喋不休,很是紧张。

        “胡说什么?”李家涛心里那个火啊,一句吼了过去,吓得翁书堂低下头去,大气也不敢吭声一声!

        小广场位于阳光的主车间和库房中间,两边是密密的林子,十几颗高大的梧桐遮挡着太阳,司机们在树下歇凉。李家涛感到的时候,那个不知道从哪里逃出来的女工,正抱着一个司机的腿,跪在地上不肯起来。

        操场的另外一边,三个闻讯赶来的保安手提电警棍,气势汹汹地往这边赶。

        李家涛走上前,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被抱住腿的是市长仇罗邝的司机柯小平,一看李家涛过来,声音一下子大了很多:“李主任你快点,我一个小司机能解决什么问题,这场面要是让市长看到了……”

        
    小学三年级英语免费跟读少儿英语启蒙十大看书免费软件听书100部经典名著在车里㖭小说乔家孕事(限)2020最火的免费小说软件喜马拉雅免费听书宝宝只想1v1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