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陆少的暖婚新妻 > 正文 第1704章 我人性的光辉灿烂着呢(4)
        唐玉兰不放心两个小家伙,没吃早餐就过来了。

        奇怪的是,陆薄言和苏简安竟然还没起床。

        刘婶说:“可能是前两天太累了,让他们多休息一会儿也好。”

        唐玉兰估摸着陆薄言和苏简安应该是来不及吃早餐了,交代刘婶:“让厨师做两个三明治,再热两瓶牛奶,装起来,一会让薄言和简安带走。”

        刘婶点点头:“好。”

        八点多,陆薄言和苏简安才不紧不慢地从楼上下来。

        看见唐玉兰,苏简安莫名觉得心虚,但还是尽量挤出一抹自然的笑和老太太打招呼:“妈妈,早。”

        千万不要问她为什么这么晚才下来!

        拜托拜托!

        唐玉兰仿佛听见了苏简安的心声,并不关心她和陆薄言为什么这个时候才下来,只是提醒道:“你们上班是不是要来不及了?”

        苏简安看了看手表,吓了一跳,说:“来不及吃早餐了。”

        唐玉兰把打包好的牛奶和三明治递给苏简安:“带着路上吃。”

        苏简安怔了一下,接过三明治和牛奶,抱了抱唐玉兰:“谢谢妈。”

        “傻孩子。”唐玉兰笑了笑,“好了,快出发吧。”

        苏简安亲了亲两个小家伙,匆匆忙忙和他们说了声再见,拉着陆薄言出门。

        西遇和相宜从来没见过苏简安这么匆忙的样子,愣愣的看着陆薄言和苏简安用一种极快速度的出去,离他们的视线越来越远……

        唐玉兰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头,说:“爸爸妈妈去上班了。”

        两个小家伙这才抬起手,冲着陆薄言和苏简安的背影摆了两下。

        但是,陆薄言和苏简安已经看不见了。

        两人转眼就上了车。

        钱叔今天休息,陆薄言自己开车。

        苏简安坐到副驾座,系上安全带,这才有时间整理头发。

        车子开出大门,苏简安突然笑了。

        陆薄言斜睨了苏简安一眼:“笑什么?”

        苏简安笑意盈盈,偏过头看着陆薄言:“这应该是你第一次这么急匆匆地出门上班吧?”

        “……”陆薄言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苏简安知道,陆薄言不说话就是默认的意思。

        她突然好奇,追问道:“哎,你有多少第一次跟我有关系?”

        陆薄言的目光突然变得耐人寻味,缓缓说:“我所有重要的第一次都跟你有关系——这个答案满意吗?”

        “……”苏简安想到什么,脸倏地红了,点点头,“很满意。”

        她不敢再问什么,拿出随身的电子阅读器看书。

        陆薄言也把注意力放到路况上。

        进入市区之后,开始堵车。

        苏简安看着前面的车流,无心看书了,有些着急的问:“我们这样会不会迟到?”

        陆薄言挑了挑眉:“我们有迟到特权,偶尔享受一下这个特权也不错。”

        “……”苏简安纳闷的看着陆薄言,“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会找借口?”

        陆薄言风轻云淡的说:“现在发现也不迟。”

        苏简安:“……”

        两人紧赶慢赶,最后是踩着点到公司的。

        沈越川有事上来找陆薄言,却看见陆薄言和苏简安从电梯里出来,两人明显是刚到公司。

        他特意看了看时间——虽然没有迟到,但也差不多了。

        “啧啧啧!”沈越川意味深长地调侃道,“工作狂竟然也会踩着点到公司。稀奇,太稀奇了!”

        陆薄言懒得理沈越川,直接问:“什么事?”

        沈越川示意陆薄言:“进办公室说。”

        两个男人很有默契地往办公室走。

        苏简安没有动,不太确定地问:“你们要说什么?我方便听吗?”

        “方便,而且你会很感兴趣。”沈越川示意苏简安,“进来吧。”

        苏简安的心情本来是很平静的。

        但是沈越川这么一说,她突然很激动,果断跟着沈越川和陆薄言进了办公室,再次成了一个“旁听生”。

        陆薄言坐到办公桌后,姿态慵懒闲适,看了沈越川一眼:“说。”

        “偷拍你和简安的那个记者,我查了,确实是白唐的表妹。”沈越川笑了笑,意味深长的说,“就是你那个铁杆粉丝。”

        “……”

        苏简安看了看陆薄言,开始琢磨——

        表妹,也就是说,对方是女孩子。

        铁杆粉丝——听沈越川的语气,陆薄言跟这个女孩子好像很熟悉?

        苏简安迅速分析出一些关键信息,盯着陆薄言直看——

        陆薄言从来不缺粉丝,更不缺爱慕者。

        但是,他几乎从来不关注这些人。

        白唐那个记者小表妹,有什么特殊魅力,可以让陆薄言记住她?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沈越川看了看陆薄言,又看了看苏简安,露出一个看好戏的表情,起身说,“我回去上班了。”

        沈越川一走,办公室就只剩下陆薄言和苏简安。

        苏简安笑了笑,支着下巴看着陆薄言:“越川该说的都说了,但是你该说的,好像一句都没说哦?”

        陆薄言挑了挑眉:“你要知道什么?”

        苏简安也不拐弯抹角,笑得更加迷人了,直言道:“当然是跟你的忠实粉丝有关的事情啊。”

        陆薄言看了看时间:“中午吃饭的时候再跟你说?”

        苏简安目光如炬,盯着陆薄言:“你是不是想拖延时间?”

        陆薄言指了指桌子上堆积如山的文件:“我是要处理工作。乖。”

        苏简安想了想,勉强答应下来,出去开始工作。

        她还是忍不住好奇,上网搜索了一下记者的资料。

        女孩子的履历很漂亮,国内知名高中毕业,之后被英国一所知名大学的新闻系录取,大学在读期间成绩十分优秀。

        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陈斐然。

        成绩斐然。

        这个女孩完全没有辜负自己的名字。

        看完陈斐然的资料,苏简安才开始今天的工作。

        事情很多,但她还是希望时间可以过得快一点。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休息,苏简安第一时间走进陆薄言的办公室,说:“走吧,去吃饭。”

        陆薄言不紧不慢地合上一份文件,迎上苏简安的目光:“是真的饿了,还是想知道铁杆粉丝的事情?”

        苏简安很诚实:“都有啊。”

        她早上只吃了一个鸡蛋三明治,根本不顶饿,忙了一个早上,早就饥肠辘辘了。

        饿了是真的,不过,想快点知道陈斐然和陆薄言的八卦也是真的。

        陆薄言穿上外套,带着苏简安去了一家西餐厅。

        Daisy已经提前预约过了,陆薄言和苏简安一进餐厅,经理就带着他们找到座位。

        靠窗的座位,落地玻璃窗外就是一片花园,视线非常开阔。

        苏简安点了一块牛排,双手托着下巴看着陆薄言:“说说你和那位陈记者的事情,给我当餐前开胃菜。”

        陆薄言淡淡的说:“我和她没什么。”

        苏简安“哦”了声,笑了笑,“我不信。”

        如果陆薄言和陈斐然没什么,沈越川一个大忙人,会一大早特地跑上来跟陆薄言提起陈斐然,还特意叫她进去旁听?

        苏简安不但不相信陆薄言的话,还可以肯定,陆薄言和陈斐然之间一定有什么。

        当然,就算有也是他们结婚之前的事情。

        她不是要追究,她只是觉得好奇。

        陆薄言的八卦实在太少了,她很好奇能让陆薄言记住的女人,会是什么样的?

        陆薄言看着苏简安兴趣满满的样子,知道今天是不可能敷衍过去了,只好把他和陈斐然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她。

        陈斐然是白唐的表妹,家境优越,父母掌心上的小公主。

        一年的暑假,陈斐然去美国旅游,经白唐介绍认识了陆薄言。

        被父母惯着长大的女孩子,都特别大胆,想要什么都敢大声说出来。

        陈斐然第二次见陆薄言的时候就说,她要陆薄言当她男朋友。

        那时候,陆薄言不是没有爱慕者,也不是没有像陈斐然这么大胆的,他统统直接拒绝了。

        那个时候,陆薄言有一个原则——只要不是苏简安,任何人他都一视同仁。

        陈斐然也听白唐说过,陆薄言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女孩子的表白。

        但是,被陆薄言直觉拒绝,她还是有些意外,追问道:“为什么?我长得好看,性格开朗,兴趣广泛,人又好玩,最重要的是我家里有钱。你为什么不愿意当我男朋友?”

        陆薄言对陈斐然的优越条件无动于衷,淡淡的说:“我不喜欢你。”

        “……”陈斐然这次是真的被打击到了,但还是不死心,继续追问,“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哪里都很好,那么多人喜欢我,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从小被父母和家里宠着惯着的女孩子,从小像月亮一样被一众星星捧着长大的女孩子,面对陆薄言那么果断又直接的“我不喜欢你”,根本无法接受。

        陈斐然红着眼睛,眼看着就要在陆薄言面前哭出来。

        陆薄言虽然不喜欢陈斐然,但小姑娘毕竟是白唐的表妹,他也没想过把人弄哭。

        不过,看着小姑娘红红的、楚楚可怜的眼睛,他没有丝毫心软。

        不是所有女孩子的眼泪,都可以让他妥协。

        
    一禽定音(高干)养女小说久久小说网免费小说大全目录小说的类别白医生的控制欲(玉溪客)短篇绿㡌情节全本免费小说全本txt书本网乡野桃事野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