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陆少的暖婚新妻 > 正文 第401章 痛得生无可恋
        据说,成|人全身一共206块骨头。

        许佑宁此时的痛感,就像这206块骨头的骨缝同时裂开,巨|大的钝痛从身体最深处迸发出来,她痛得连指尖都无法弯曲。

        有那么一个瞬间,她宁愿马上结束自己的生命,也不想再承受这种痛。

        这么痛,却找不到伤口,她只能蜷缩成一粒小虾米躲在被窝里,用力的咬着被子把痛苦的声音咽回去。

        十分钟后,疼痛达到巅峰,感觉就像有人从她身上一根一根的扯下那些裂开的骨头,每一下,都让她痛得生无可恋。

        许佑宁终于再也经受不住,脸往枕头上一埋,一滴滴眼泪沁入了枕芯。

        这种剥皮拆骨的痛持续了整整半个小时,到最后,许佑宁已经浑身被冷汗湿透,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模糊糊,她什么都记不起来,什么都无法思考,脑袋就像尘封已久生了锈的仪器,喉咙连最简单的音节都发不出来……

        恍恍惚惚中,她好像去到了天堂,也像堕入了地狱,好像听见房门被推开的声音,紧接着,有人一声一声的叫她:

        “许佑宁……许佑宁……”

        哎,穆司爵的声音?

        应该是幻觉吧。

        许佑宁不予理会,缓缓闭上眼睛。

        她不是晕过去了,也没有睡着,她只是又痛又累,没办法睁开眼睛。

        穆司爵站在床边看着许佑宁,神色深沉难测。

        准备休息的时候,他鬼使神差的给许佑宁的护工打了个电话,想询问许佑宁的情况,却不料护工说她被许佑宁叫回家了。

        陆薄言跟他提过,不知道许佑宁把东西交出来是出于负疚感,还是因为她和康瑞城另有计划。

        如果是许佑宁自作主张,按照康瑞城残忍嗜血的作风,他一定不会放过许佑宁。

        电光火石之间,穆司爵迅速反应过来——许佑宁支开护工是为了等康瑞城。她比陆薄言更清楚康瑞城不会轻易放过她。

        他不知道康瑞城会用什么手段折磨许佑宁,但许佑宁一定会生不如死。

        赶到医院,果然,许佑宁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她的头发、她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汗水湿透,小巧挺翘的鼻尖上冒着汗珠,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嘴巴里还咬着被子。

        康瑞城已经走了,他还是慢了一步。

        穆司爵伸出手,眼看着就要抚上许佑宁皱成一团的五官,指尖却堪堪停在她的脸颊旁边。

        心疼又怎么样?

        这是许佑宁自找的,他永远,不会怜惜她。

        穆司爵打开衣柜找了套干净的病号服出来,想了想,还是没叫护士,把许佑宁扶起来,一颗一颗解开她上衣的扣子。

        跟许佑宁老辣的作风相比,她的身体更符合她的年龄,这么的年轻饱满,嫩得只要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就连背上那个玫瑰花形状的伤疤,都在拨动着人的心跳。

        穆司爵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许佑宁,替她换完衣服,他花了不少力气才把不该有的反应压制住,就像压下一头在黑夜中蠢蠢欲动的兽。

        末了,把她汗湿的衣服丢进浴室的脏衣篮,再回来,许佑宁还是没有醒。

        穆司爵走到病床边,替许佑宁拉了拉被子,而后就坐到病床一旁的沙发上,静静的听着许佑宁的呼吸声。

        仔细一想,也只有一方昏睡的情况下,他们才能安静的相处,否则不是他沉着脸,就是许佑宁在张牙舞爪。

        ……

        不知道过去多久,许佑宁骨子里的钝痛缓下去,人也渐渐恢复清醒,她睁开眼睛,回想起康瑞城的到来,还有他带来的无以复加的痛,都像是一场梦。

        她动了动,没发现身上还有什么不适,但还是不能放心。

        康瑞城研究出来的东西,没有任何安全性可言,他只是要达到他那些可怕的目的,她现在没有感觉到不适,并不代表以后不会出现副作用。

        许佑宁坐起来,眼角的余光突然扫到沙发上的那抹人影——

        他冷冷沉沉的坐在那儿,无声无息,却又让人无法忽略,就像一头蛰伏的森林猛兽,随时会从黑暗中一跃而出,一口咬断猎物的脖子。

        “嘶——”许佑宁被吓得狠狠的倒吸了口凉气,不大确定的叫了一声,“七哥?”

        穆司爵起身走到病床边,整个人穿越黑暗罩进暖黄的灯光中,但他身上那抹至寒的冷峻气息并没有因此而消失。

        看清楚真的是穆司爵,许佑宁更加更意外了,结结巴巴的问:“七哥,你、你是……梦游来的吗?”

        如果不是梦游,穆司爵根本没理由大凌晨的出现在她的病房啊!

        不等穆司爵回答,许佑宁突然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你什么时候来的?”

        如果穆司爵早就来了,不就看见她刚才半死不活的样子了吗?她要怎么解释?

        “我刚到。”穆司爵找了一个烂大街的借口,“路过,顺便上来看看。”

        许佑宁暗暗松了口气:“噢,那……你什么时候走啊?”

        穆司爵意味不明的眯了眯眼睛,室温骤降,他的声音也透出几分寒意:“你希望我走?”

        “……”许佑宁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

        她当然不希望穆司爵走,有他在,康瑞城至少不敢来,那种全身的骨头同时开缝的感觉,她再也不想试第二遍了。

        但如果要求穆司爵留下来,会被他毫不留情的取笑她不自量力吧?

        就连这么微小的愿望,她都不能让穆司爵察觉,许佑宁心里突然一阵酸涩,翻过身背对着穆司爵:“走不走随便你!腿长在你身上,又不听我使唤!”

        穆司爵似乎是轻笑了一声,声音冰雪消融,甚至多了一抹愉悦:“这么说,你不希望我走?”

        按照许佑宁的性格,如果希望他走,她早就朝他扔枕头了。

        被说中心事,许佑宁背脊一僵,下意识的就要否认,话到唇边却又咽了回去。

        背上的盔甲再坚|硬,也有想卸下来的时刻。

        她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穆司爵,我怕。”跟着康瑞城这么久,她再了解康瑞城不过了,再受点什么打击的话,他会继续来折磨她的。

        她对康瑞城的恐惧,已经盖过了被说中心事的窘迫。

        一直以来,许佑宁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有人拿着长刀当着她的面砍在桌子上,她可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弹一弹那把刀,风轻云淡的继续和对方谈判。

        平时给她交代有危险的工作,她也从不胆怯,这是她第一次在穆司爵面前露怯,说她害怕。

        但是她不能告诉穆司爵她为什么害怕,只能背对着他。

        穆司爵却觉得,许佑宁是因为心虚,她需要在他面前扮可怜博取同情,却不敢面对他,因为害怕被看穿。

        她越是这样,穆司爵越是喜欢刁难她,明知故问:“你怕什么?”

        他的声音就像裹着从北极吹来的风,毫无感情的穿堂而过,寒得刺骨。

        许佑宁陡然清醒过来。

        她向穆司爵示弱,是在奢望什么?穆司爵对她心软吗?

        靠,她的柔弱在他看来可能只是笑话好吗!

        许佑宁强令自己挤出一抹微笑,转过身面对着穆司爵:“哦,我只是怕我会就这么残废了。”

        “你的担心是多余的。”穆司爵冷冷的说,“如果哪天你真的残废了,也只能是被我打的。”

        许佑宁的嘴角狠狠抽|动了两下:“……你一定要这么吓我吗?”

        “我不是在吓你。”穆司爵俯下|身,神色难测的盯着许佑宁,“哪天发现你不够听话,打断你的腿也就是一两下的事情。”

        许佑宁也是被吓大的,十分淡定的对上穆司爵的目光:“我要上洗手间,你再不让开,我把你打成熊猫眼也就是一拳两拳的事情!”

        意料之外,穆司爵竟然让开了。

        要下床的时候许佑宁才明白穆司爵为什么这么好死——他知道她一己之力下不了床。

        可是她刚才喝了很多水,必须要去洗手间!

        许佑宁后悔把护工阿姨叫回家了,她不可能憋到明天啊啊啊啊!

        穆司爵?呸,她才不会求助他!

        看着许佑宁着急又纠结的表情,穆司爵最终是发了善心,把她从床上抱起来。

        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许佑宁愣了愣,她瞪圆眼睛看着穆司爵轮廓分明的下巴,宁愿相信他鬼附身了,也不信他有这么好心。

        穆司爵全程冰山脸,把许佑宁放在马桶旁边:“好了叫我。”

        许佑宁全程不可置信,末了要喊穆司爵的时候,突然看见脏衣篮里放着一件她的上衣。

        晚上她洗过澡后,护工已经把她换下来的衣服洗掉了,脏衣篮里汗淋淋的那件,应该是刚刚从她身上换下来的。

        可是,她不记得自己有换衣服啊……

        仔细回想痛得半死不活的时候,恍恍惚惚中,似乎真的有人把她扶起来,粗砺的指尖时不时会碰到她的肩背,替她换上了一件干爽的衣服。

        那样的触感,不可能是护士。

        许佑宁下意识的看向洗手间的大门——玻璃上隐隐约约透着穆司爵的身影。

        “啊——!”

        猛然爆发的尖叫,几乎要穿透整栋楼。
    小说原著通房1v1熬夜不辜负月亮小说txt下载十大完结巅峰玄幻小说书旗小说喜马拉雅免费听小说第三书包辣肉网文小说网下载小说网站网络小说网站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