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陆少的暖婚新妻 > 正文 第3472章 着了魔
        她犹豫了一会儿,准备挪步上前。

        小泉忽然走到身边:“子吟小姐,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送你回去吧。”

        子吟看了他一眼:“子同哥哥跟你说过了吗,我想搬出程家。”

        小泉点头,“程总希望你继续留在程家,如果你坚持的话,我可以帮你搬家。”

        “你帮我搬吧。”子吟转身离开,“现在就去搬。”

        **

        暴风雨已经停了。

        符媛儿走出浴室,冲洗过后的她换上了程子同的衬衣……对她来说,男士宽大的衬衣完全可以当成连衣裙了。

        程子同坐在沙发上看着她,黑亮的眸子里别有深意……

        嗯,这种连衣裙虽然不露事业线,腿部线条却一览无余。

        符媛儿有点脸红,但她没有去捂腿,她倒是想捂,但既然捂不住,就不要故作姿态了。

        “刚才穿成那样,是特意来找我的?”程子同问。

        她大大方方的走上前,在他身边坐下。

        见他很自然的朝她的衣摆处伸手,她毫不客气,抬手就打,“你想干嘛!”

        她拿起沙发边上的毯子,将自己裹起来。

        休息室的冷气开得有点太足了。

        程子同好笑:“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

        找来过的人又不是他。

        不过他有点好奇,“我差不多也要回去了,你怎么不在家等我?”

        她才不会告诉他,在家等,精心打扮一番难道不奇怪吗!

        “我要不来的话,能听到你质问子吟吗?”她反问他。

        程子同微愣,脸颊掠过一抹可疑的暗红,“你……都听到了……”

        符媛儿挑了挑细眉:“对啊,你忘记把门关好,门口留了一条缝。”

        “不过,我听得不是很清楚,听到你好像要对子吟做什么了,我赶紧冲进去。”

        程子同:……

        他会想对子吟做什么……

        “如果我没有及时冲进去,谁会知道发生什么事?”符媛儿理所当然的轻哼。

        程子同无奈的撇嘴,嘴角满满的宠溺。

        “现在没事了,”他伸手轻抚她的长发,“她不会再对你做什么。”

        她的长发刚吹干,柔顺中还带着吹风机的余热,手感挺好。

        他忍不住多轻抚了几下。

        “其实你早在等这一天是不是?”她忽然问。

        “你早就看出子吟不对劲,所以将计就计,让她犯错,然后趁机将她踢开!”

        就像你身上长了一个脓包,你会等到它长成熟了,一下子将毒素全挤出来。

        程子同不出声,算是默认了。

        原来他并不偏袒子吟,相反,他对子吟的放弃是如此无情和坚决。

        她对他的为人处世没什么可置喙的,但是,“你干嘛拿我当棋子!”

        程子同微愣。

        “你偏袒子吟当众指责我的时候,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我现在知道你是在布局了,可当时我不知道啊,难道我就活该受冤枉气?”

        “你尝过被人冤枉的滋味吗,明明不是我干的,却在每个人眼里成为坏人!”

        说着说着,她不禁红了眼眶。

        程子同有点慌,同时又有点欢喜,他不知该如何反应,一把将她拥入自己怀中。

        “对不起……”他亲吻她的发鬓。

        原来高傲冷酷的程总是会说“对不起”的,但

        这并不够弥补她的委屈。

        “会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她轻哼一声,“连礼物都不敢当面送的家伙,胆小鬼!”

        程子同惊喜的看着她:“你……发现了?”

        “还给你。”她将红宝石戒指塞回他手中,“莫名其妙的戒指,我才不要。”

        “怎么是莫名其妙,”他有点疑惑,“明明是你喜欢的。”

        “我是喜欢没错,但我打算自己抽空去C市买的。”

        “我已经给你买回来了。”

        “我说了,莫名其妙的戒指,我才不收。”

        她这么说,程子同明白了,她是不喜欢戒指到她手上的方式。

        “你想要一个光明正大的方式吗?”

        “我想要一个合我心意的方式。”

        嗯,女人收礼物就这么麻烦了,不但要礼物合心意,还要送礼物的方式合心意。

        不过呢,不是每个男人都有这种被要求的“荣幸”。

        一般来说,女人只会“折磨”自己喜欢的男人,通过他接受“折磨”的程度,来试探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

        这种道理是不用教的,属于天生自带的技能,比如说符媛儿,此时此刻她根本没想这么多。

        单纯的觉得不高兴,要程子同让她高兴。

        程子同想了想,抓起她一只手,然后将戒指放到了她的手心。

        “送给你。”他说。

        “就这样?”她问。

        这样还不够光明正大吗!

        “戒指还是还给……唔!”话没说完,他竟然倾身过来,亲了她的嘴。

        “不准再还给我,否则我继续。”

        他竟然还威胁她。

        “程子同,你跟自己玩去吧。”她抬手便将戒指往他甩去,却被他的大掌将她的整只手都包裹住了。

        他一个用力,她便被压在了沙发上,亲吻如雨点般落下。

        一下一下,火苗渐渐变成燎原大火……

        但当他想要有进一步的动作时,她却及时抓住了他的手,“……今天不太方便。”

        他都快被烈火烤熟了,她告诉他不方便!

        “你穿了我的衣服。”这时候他不想相信她。

        “我进去休息室找你之前,先见了你那位敬业的秘书。”

        他的秘书跟个百宝箱似的,什么都有。

        程子同:……

        片刻,他懊恼的低吼一声,整个人塌下来,像一块大石头似的压在了她身上。

        “符媛儿!”他在她耳边咬牙切齿,一定恨不得杀了她吧。

        她能理解,因为她感受到了坚硬和炙热……她似乎也能感受到他的难受。

        “……程子同,你要不要找个其他的地方……”她知道忍着对男人好像不太好。

        闻言,他浑身一僵:“你让我去找其他女人?”

        嗯,她是这个意思,可是让她点头,她竟然感觉有点艰难……

        “我……我不知道,我只是不想你这么难受。”

        “符媛儿,你在意吗?”

        “什么?”

        “你在意我的感受,在意我怎么对你?”

        所以,她会感觉到心痛难受,当他故意偏袒子吟的时候。

        所以,此时此刻,她会给他出主意想办法。

        “我……”符媛儿也愣了,她都没注意到自己做了什么。

        但她做的这一切,不就是说明了她在意吗?

        她会伤心,会心灰意

        冷,会心痛难忍,都是因为她在意。

        她怔然的脸色已说明了一切。

        却见他的眼里浮起一片欣喜,他再次低头,狂热而又激烈的吻,直到她没法呼吸才罢休。

        “符媛儿,你可以帮我解决。”他在她耳边柔声低喃。

        “什么?”

        “这样。”

        他将她抱起来,轻摁她的肩头往下压。

        “……程子同,我不要这样……”

        “乖,为我做一次,好不好。”

        符媛儿觉得自己一定是被他下了咒语,否则自己怎么会做这种事情,还一直坚持到最后……

        最起码三天,她吃不下任何东西了。

        “感觉很不好吗?”

        休息室安静了好久,终于响起程子同的声音。

        “如果不挤在这张沙发上,我会感觉好一点。”符媛儿很无奈。

        刚才的事就算了,她当自己着魔中邪了,现在是什么意思,两个成年人非得挤着躺在一张单人沙发上吗!

        他却将她搂得更紧,两人的身高差,刚好让符媛儿整个儿蜷缩在他的怀中。

        他低头看着她黑白分明的发际线,眼里涌动着一片温柔的海洋,他忍不住低头,在她的发间吻了又吻。

        她感受到了,他的依恋和柔情。

        “程子同,我有那么吸引你吗?”脑海里的疑问不自觉的脱口而出。

        程子同微怔,神色间闪过一丝慌乱。

        她已经发现什么了?

        “我长得也不是很漂亮,”却听她接着说道,“身材只能算还行,要说皮肤有点白吧,那比我漂亮的女孩多得是了。”

        就说那个于翎飞,客观的说,的确是美貌与智慧并存。而且家世也很好。

        他怎么不逼着人家嫁给她。

        程子同这才明白她说的原来是这个。

        他不禁哑然失笑:“是啊,美女那么多,你也不算最漂亮的那一个……”

        “嫌我不漂亮,你找别人去。”他的话还没说完,怀里的人就开始炸毛要起来了。

        程子同:……

        这话不是她自己说的吗,就在十秒钟之前……

        “有些话我说可以,你说不可以!”非得她说得这样明白吗!

        她自己说是谦虚,他说就是埋汰,是嫌弃!

        程子同:……

        “你快放开我,没看出来我生气了?”她抬起美目瞪他。

        “放开你没问题,”程子同挑眉,“你先回答我两个问题。”

        “你刚才为什么要冲进会客室,打断我和子吟说话?”

        “先说第二个问题。”

        “你不准我说你不漂亮,是不是代表,我还是可以被你吸引?”

        他这什么问题啊。

        符媛儿只觉脑袋里“轰”的一声,俏脸都红透了。

        “符媛儿,我做事的手段,只求达成目标,”他接着说,“有时候不会想得太全面,但我现在知道你会在意,我以后会改。”

        “这个当做我的道歉,可不可以?”他拿出了那枚红宝石戒指。

        符媛儿不禁愣了,他这个道歉来得太突然了,她没有一点点的心理准备。

        可是,为什么她的眼角湿润了。

        他没有等她回答,便托起了她的手,将戒指戴到了她的手指上。

        她的手指纤长细白,配上血红的红宝石戒指,相得益彰,熠熠生辉。

        
    哥,你是我的了 全文免费阅读师叔个个不斯文含苞待宠2021玄幻小说排行榜公主,微臣馋了夹缝生存 空空创世中文小说网女主经常把男主撩硬的年代文入骨缠舅舅免费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