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陆少的暖婚新妻 > 正文 第2459章 一眼便爱上
        等穆司爵和陆薄言回到酒店时,便见到苏简安和许佑宁正在酒店休息区喝咖啡。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便朝她们二人走去。

        苏简安和许佑宁也看到了自己的老公,她们喝着咖啡,对着自己的男人微微一笑。

        陆薄言走过来,俯下身给了苏简安一个甜甜的吻。

        而穆司爵走过来,双手捧着许佑宁的脸蛋,在她的脸颊上深深亲了一口。

        苏简安和许佑宁有些愣神,他们二位这是?

        随后两个男人各自落座,坐在自己女人身边。

        “怎么回来这么早?”陆薄言一副没事人的模样,问着苏简安。

        天知道他心里多担心苏简安,但是担心归担心,他不说。

        苏简安将一个文件袋递给陆薄言。

        苏简安说道,“时间太早了,先回来歇歇。”

        这时,陆薄言就打开了纸袋子。

        “哎?”苏简安还想阻拦,但是她来不及了。

        陆薄言一打开便是几张照片,他看了一眼,愣住了,随即稳住情绪又将文件装好。

        穆司爵见状,看着陆薄言的表情他有些疑惑,他顺手就将文件袋拿了过来。

        “司爵?”

        “嗯?”

        许佑宁本来是打算制止他的,但是这会儿穆司爵已经手快的打开了文件,随后他和陆薄言一样,急忙将文件收回,又放回到了桌子上。

        只见两个男人同色号的绷着一张脸,眼观鼻鼻观心,谁也不说话。

        苏简安和许佑宁被他们二人这模样逗笑了。

        许佑宁一开始看得时候说实话,挺有视角冲击的,毕竟她是第一次看尸检报告。而陆薄言和穆司爵,完全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

        两个人饶是大佬人物,直愣愣的看到剖开的尸体和器官,也是有些抗不住。

        苏简安端起咖啡杯慢悠悠的喝着咖啡,“你们要喝点什么?”

        “白水。”

        “白水。”

        “要求还都一样。”许佑宁戏谑的看着他们二位。

        陆薄言和穆司爵绷着个脸,也不说话。

        许佑宁站起身去给他们端了两杯白水过来。

        苏简安严肃了起来,“你们刚才看的是吴奶奶的尸检报告,吴奶奶是窒息而死,而目前最大的嫌疑人就是吴新月。”

        陆薄言微微眯起眸子,“这个女人还是个杀人犯?”

        “你不要小看了她,这么一个莫名其妙就敢给你下药的女人,她肯定有异于常人的地方。”

        “你是指脑子?”陆薄言冷冷的说了一句,“我看她脑子不正常。”

        换哪个正常人都会想,吴新月就算在陆薄言这里得逞了,第二天陆薄言清醒过来也不会放过她的。

        但是她想得却是,第二天她就是陆薄言的人了,她就要取代苏简安成为陆太太了。

        以后的日子,她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她有享不尽的荣华和富贵。

        瞧瞧,这是正常人有的脑子吗?

        看来陆薄言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居然还会嘲讽人了。

        苏简安笑了笑,她主动伸过手来握住陆薄言的手。

        穆司爵见状,问道,“你们住在哪间酒店?”

        “枫叶酒店。”

        “我和佑宁先在这家酒店休息一下,晚上再过去。”

        “好。”

        说完,穆司爵和许佑宁站起了身,临走时,穆司爵还问了一句,“你身体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下?”

        “……”

        “不用。”

        “那就行。”

        说罢,穆司爵搂着许佑宁便离开了。

        这时,苏简安拉过他的大手,“薄言,我们去医院查一下吧,不要有什么后遗症。”

        “确实有后遗症。”

        “啊?”苏简安愣了一下。

        “需要你才能解,其他女人都不行。”陆薄言一本正经的说着情话。

        苏简安愣了一下,随后害羞的笑了起来,她轻轻拍了拍陆薄言的手,“你别闹。”

        陆薄言反手握住苏简安的手腕,他靠近她,“简安,你觉得我在闹吗?昨晚你还没有感受到吗?”

        陆薄言刻意压低了声音,低沉性感犹如大提琴一般的声音,传到耳里惹得人心里痒痒。

        “薄言,你别闹了。”

        论流氓,陆薄言这一本正经的耍流氓,苏简安是抗不住的。

        苏简安低着头,一张脸蛋儿羞得粉红。

        陆薄言的大手捏在她的下巴处,抬起她的脸蛋儿,“简安,你身体还行吗?”

        苏简安顿时愣了一下,她立马一把反握住陆薄言的大手,“你可别乱来。”

        陆薄言看着紧张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起来,他的一只大手虚握成拳放在嘴边,低低的笑了起来。

        苏简安这才意识道,这个男人居然在逗她。

        “喂,陆薄言!”苏简安一张小红气得圆鼓鼓的,都什么时候了,还拿她寻开心?

        陆薄言的大手宠溺的揉了揉苏简安的发顶,“好了,不闹了,我们该回去了,西遇和相宜还跟着芸芸呢。”

        “嗯。”

        西遇,相宜:“爸爸妈妈,你们终于想起我们了呢。”

        **

        叶东城回到酒店时,纪思妤正好拉着行李箱走出来。

        叶东城大步走上前去,声音不悦的问道,“你干什么去?”

        纪思妤看到他,稍稍愣了一下,似是有几分诧异,“回A市。”

        一听她说要回A市,叶东城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你还没有报复我,你就要走?”

        闻言,纪思妤蹙起了秀眉,“叶东城,我没有想过要报复你,你不要乱讲话。”

        真是够了,她来之前确实是打了利用叶东城的心思,但是她是想利用叶东城找到吴新月。

        其他的她一概没想,他倒好,一门心思的认为她要报复他。

        烦人!

        “你匆匆来又匆匆走,不是报复我是什么?”

        “你……”

        “思妤,你来你走都牵动着我的心。我知道像我这种粗人不配得到你的爱,我像个傻子一样被吴新月骗了五年,现在吴奶奶死得不明不白。我确实应该得到这样的下场,没人爱没人疼,孤苦无依自己过一辈子。”

        俩人说着话,叶东城突然煽情起来。

        纪思妤漂亮的脸蛋上充满了纠结与心疼,“叶东城,你确实挺傻的,但是你没必要这样说自己。”

        也没必要惹她心疼。

        只见叶东城自嘲的笑了笑,“我没事,我送你走。以后,你擦亮眼睛找个聪明一点儿的男人,不要找像我这样的,除了惹你伤心流泪,什么都做不了。五年前,我没能耐,只能让你陪我在工地受苦。”

        “思妤,你相信有来世吗?如果有来世,换我来追你行吗?我再见到你的时候,一定腰缠万贯。而不再是那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

        “叶东城!”纪思妤红着眼睛叫着他的声音。

        “思妤……”

        “叶东城,你到底想做什么?这么刻意贬低自己有意思吗?你对我都没有感情,

        你又说这些话做什么?我是为你伤过心,流过泪,但是你没必要说这些虚伪的话。”

        “虚伪?我爱你,为什么会是虚伪?”

        “你爱我?”纪思妤忍不住笑了笑,“你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你爱我,你现在说你爱我,你拿我开涮是不是?”

        纪思妤要被叶东城气死了,他成日里逗着她玩有意思吗?就因为她爱他,所以活该她被耍是吗?

        “纪思妤,我如果不爱你,为什么会让你跟在我身边?我如果不爱你,为什么会和你同吃同住?我如果不爱你,为什么娶你?”

        “……”

        纪思妤怔怔的看着叶东城,她的唇瓣缓缓动着,“你……你不是被迫的吗?”

        叶东城被纪思妤气笑了,“你以为你是地主老财,我还被迫的?当初因为我太自卑了,不敢向你表达感情,我只是工地上的包工头,你是高干家庭的大小姐,我根本配不上你。”

        叶东城第一次和纪思妤说了心里话,因为他知道,他如果现在再不说,以后没机会了。

        “你说什么?”纪思妤怔怔的看着他。

        叶东城接过她手中的行李,“这里人多,我们回房间,我仔仔细细和你说清楚。”

        纪思妤似是受了蛊惑一般,她本是要走的,就这样又被叶东城忽悠着上了楼。

        一进了屋里,叶东城将行李箱放到一边,他将纪思妤抵在墙边。

        右手支在墙上,纪思妤想躲,叶东城的左手又支在了墙上,纪思妤躲无可躲。她就这样被困在叶东城和墙之间。

        他们这样,过于暧昧了。

        她抬起头,有些单纯的问道,“你不是想和我说话吗?你现在这是干什么?”

        “我第一次遇见你时,我就想这么做。”

        “啊?”

        他们第一次相遇是在商宴上,纪思妤扭到了脚,多亏叶东城抱住了她,才免了她出丑。

        他当时就想这样?不是的,纪思妤依旧记得,当时的他很绅士,很疏离,即便抱着她,依旧和她保持着距离。

        叶东城俯下头,额头快和她的额头抵在一起了,“我是个男人,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是我也清楚自己的身份。你如荷花一般,出淤泥而不染,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纪思妤怔怔的看着叶东城,他……他现在是在说情话吗?她和叶东城第一起五年了,她第一次听叶东城说这种话。

        那么深情,而又那么自卑。

        “思妤,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自己完了。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我现在就有成就,像那些达官贵人,我可以立马送你回家。但是我……”叶东城自嘲的笑了笑。

        他配不上,所以即便第一眼爱上了,他依旧很好的克制着自己。

        纪思妤从来不知道这些,她以为在他们的爱情中,只有她一个人在主动,曾经那种感觉让她很沮丧。

        “后来,老天爷可能觉得我太苦了,所以他把你带到了我的身边。你娇俏的出现在我身边,你说,‘叶东城你好,我是纪思妤’。”

        回忆起当年,叶东城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低下头凑到她的耳边,口中呼出的热气灼烧着她。

        “思妤,谢谢你来到我身边,谢谢你让我知道,我不是这个世界上那个可怜又孤独的人。”

        叶东城的声音渐渐哑了下来。

        纪思妤的身体放松的靠在墙上,叶东城搭在她肩膀上,有什么东西打湿了她的脸颊。

        纪思妤微微仰起头,眼泪顺着脸颊向下滑了下来。

        原来,动心的不只是她一个人。

        PS,感谢狗妹呀,书友56235816,穆老大死忠粉,月月影的打赏。推荐票请投给《然后和初恋结婚了》,叶总和漓漓需要大家打CALL。

        
    我的小说网经典小说继女小说免费阅读师姐还要吗女总裁的上门女婿伪装学渣52000免费小说阅读网小说网站排名人气小说大全免费阅读她千娇百媚慕吱一言不合就开车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