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位面之狩猎万界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 暴打李莫愁
        @终极帝皇侠lhx,主角要出山了,兄弟你要个什么角色?是正是邪,是酷一点还是搞笑一点,是男是女还是不男不女,在章平留言告诉我。

        ==========

        李莫愁的武功不弱,在原著之中,柯镇恶就曾在心里评价过,其武功不亚于当年的铁尸梅超风,绝对属于江湖一流好手的范畴。

        若是两人正常交手,黄少宏想要拿下李莫愁,少不得要走个十几二十招,可这货凭借自己力量,出其不意之下,硬是将这位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女魔头‘赤练仙子’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让其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被他拉了过来,单臂圈在怀里。

        李莫愁也是倒霉,犯了轻敌的错误,她见抓住自己拂尘的这个‘和尚’年纪轻轻,并没有将他当作一回事,正要发力将自己拂尘夺回的时候,便觉从拂尘上猛然传来一股大力。

        这股力量,如排山倒海,不但又快又急,还无可抵挡,她便是松手都来不及,身体已经被带着失去了重心,倒在了一个强壮且温暖的怀抱里。

        但觉胁下忽然多了一只手臂,李莫愁心中一凛,感受到这温暖的胸膛,强壮的手臂,不知怎的,忽然心头发酥,全身发软。

        李莫愁自十岁以后,只在前几年于江南时,被当时还是孩童的杨过抱了一下,除此之外从未与男子肌肤相接。

        活了三十岁,仍是处女之身,便是当初与她与陆展元山盟海誓的时候,也连拉手都不曾有过。

        如今黄少宏那坚实的肌肉,强壮的臂弯,还有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瞬间就让李莫愁,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滋味。

        这位心狠手辣的女魔头,竟然没有立刻出手,只是整个人都呆住了,俏脸上升起一抹绯红。

        黄少宏一看李莫愁脑袋都要靠在自己肩膀上了,心说这是弄啥嘞,咱也不是这样人啊。

        他正直的心灵哪里能容了这个,心中更是不由得升起一股抗拒感,下意识的就把揽住赤练仙子的手臂又紧了紧,嗯,这身段......真软!

        眼前的场景让洪凌波和杨过都看呆了,这还是李莫愁?这还是那个一言不合就灭人满门,想要杀尽天下负心汉的那个李莫愁?

        妳就这样靠在那猥琐的胖秃子怀里了?

        你俩还要点逼脸不!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就连那两个熊猫都不敢在此多做逗留,你们俩这是想咋滴?

        下一刻一个突兀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回过神来,便在黄少宏身后的古墓之中,一个颤抖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姑娘......莫愁,你回来了?”

        苍老的声音中,透着些许激动和难以置信,却是孙婆婆、小龙女和净成小道士周睿三人听到外面的动静出来查看。

        而那声音正是孙婆婆见到李莫愁时所发,声音中带着意外与惊喜。

        孙婆婆的声音让李莫愁瞬间清醒过来,同时也让她意识到,自己竟然当着这许多人的面前,靠在了一个长相猥琐的胖子怀里,这让自认冰清玉洁,痴心情伤的她,情何以堪啊!

        这一刻,‘赤练仙子’李莫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睁开眉下眼,咬碎口中牙,她眼中怒火升腾,心中做了一个决定,咬牙切齿的说道:

        “都死了吧!”

        她自认毕生从未受过如此大辱,狂怒之下,便无所顾忌,松开被扯住的拂尘,催动内力在黄少宏臂弯之中,使出一个类似‘老龙抖甲’亦或叫做‘鲤鱼炸鳞’的招数。

        这一招就是用周身弹抖的力量,将身上的束缚挣脱开来。

        李莫愁想的是挣脱束缚之后,就大开杀戒,但她还是忽略了黄少宏的力量与两人现在的姿势。

        两人之间可谓紧紧相贴,连张纸都塞不进去,她这一发力弹抖,肩膀抖动的同时,扭腰摆胯,这对两年不知肉滋味的黄少宏来说,刺激可不是一般的大。

        他立刻就感觉到自己竟然不受控制的对李莫愁的这种伤敌一千,自损一万的招数敬礼致意了,心中暗赞:“好厉害啊!”

        李莫愁这一招不但没有挣脱束缚,还感觉到某种异样的感觉,她虽然是黄花老姑娘,但这许多年来杀了那么多负心汉,有时候还是在苟且现场动的手,这种事情她如何能不明白。

        立时间就如同触电一样,身体再次软了下来,同时眼泪再也止不住,‘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她觉得自己这辈子也没受过这样的委屈、这样的羞辱。

        谁都没料到,鼎鼎大名的女魔头李莫愁竟然哭了!

        孙婆婆从小看着李莫愁和小龙女长大,当这两位姑娘都如同自己的子侄,见大姑娘受委屈,连忙上前劝道:“恩公,男女授受不亲,还请你放开我家大姑娘可好!”

        “哦......好......好......”黄少宏也尴尬了,哥就是想制服你,谁让你拿哥当钢管,跳上钢管舞了,你说这事儿怨谁吧!

        他连忙松开李莫愁,并把对方的拂尘递还回去,抱歉道:“那个......李姑娘,我......我也不是有意的......”

        李莫愁被他松开,接过拂尘,眼神闪过一丝狠厉之色:“不用道歉,你们都得死!”

        突然间只见黄影晃动,一瞬间黄少宏身前上下左右全都是拂尘的影子。

        这是李莫愁自创武学,《三无三不手》中的一招,名字唤作“无孔不入”,乃是向敌人周身百骸进攻,虽是一招,其实千头万绪,一招之中包含了数十招,竟是同时打向他全身各处大穴。

        黄少宏觉得占了人家便宜,心中有亏,想着自己刀枪不入就让对方打几下占点便宜,解解气也就算了,便不躲不闪,任凭李莫愁的拂尘击打在自己周身穴道之上。

        李莫愁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可下一刻瞬间转变为震惊,只听见那拂尘击打在对方身上之后,竟然如中铁石,发出金铁之声。

        黄少宏如今的硬功修为,根本就不用催动内力,受到外力击打时,内力自生,真气自行护体,若是以手轻触,他肌肤便如通常人一般,绵软光华,可要是遭受猛力攻击,瞬间便坚如生铁,刀枪难伤。

        “金钟罩?我就不信你小小年纪,能一点破绽都没有?”

        李莫愁拂尘再动,又带出一片虚影,这一招是《三无三不手》之中的第二招‘无所不至”,乃是攻击周身诸处偏门穴道。

        结果打完之后,黄少宏还觉得挺舒服的。

        李莫愁二招无功,立刻又用出《三无三不手》的最后一招‘无所不为’,这一招不再打穴,而是专打眼睛、咽喉、小腹、下阴等人身诸般柔软之处,是以叫作“无所不为”。

        这一招阴狠毒辣,可说已有些无赖意味。

        黄少宏让了一招,让了二招,一是心中有亏,二是也不疼,就当美女给自己按摩了。

        可这第三招虽说他硬抗也不怕,但攻击下三路,他就有些接受不了啦,哥也没点大宝剑,你这是要干嘛啊!

        低吼一声,左手虎形抓拿,张开五指直接朝李莫愁脸上抓去。

        他手指离对方脸上还有半尺远,李莫愁就觉得劲风扑面,皮肤上隐隐有刺痛的感觉,她瞬间大惊失色。

        对方这一抓,只手上劲风就如此凌厉,可想而知这一招的威力是何等巨大。

        李莫愁知道,自己如果继续攻击,怕是脑袋都要被这小胖和尚一把抓碎。

        她连忙飘身后撤,同时素手一挥,便有十几根‘冰魄银针’疾射而出,将黄少宏、孙婆婆、小龙女、周睿,甚至一旁变成猪头的杨过全都笼罩在攻击范围之内。

        她出了这么大的丑,让人占了这么大的便宜,但凡见到这件事情的人,都不能活!

        谁都没想到李莫愁会突然对其他人动手,加之她出手如电,一时间立刻有人中了暗算。

        黄少宏挥掌拍落袭向自己的银针,小龙女危急之时,打出三根玉蜂针将袭向自己的冰魄银针击落。

        而武功稍差一些的孙婆婆、杨过与净成小道士周睿三人,各自哎呦一声,全都被李莫愁的冰魄银针射到。

        杨过和周睿都是微微侧身避过要害,一人被射中肩头,一人被射中大腿。

        只有孙婆婆对李莫愁毫无防备,正一脸关切的看着这个自己带大的姑娘,却不了对方突施暗算,一根冰魄银针正中心口,当即‘呃’的一声,倒了下去,被一旁的小龙女及时扶住。

        黄少宏拍落三根银针之后,便觉掌心麻木,抬手看时,便见到掌心处虽然没有破皮,但刚才被冰魄银针接触的地方,多了三个黑点,并迅速扩大,显然是中毒的表现。

        他一催动体内先天真气,长生真气涌出,瞬间便将毒素压制下去,相信不久就会自动分解或是排出体外。

        转头一望,便见孙婆婆倒在小龙女怀中,脸色已经漆黑,显然是毒气攻心的症状。

        这冰魄银针之毒,竟然猛烈若斯!

        “婆婆!”

        杨过和周睿这两年在古墓都受孙婆婆照顾,情同祖孙,此时见到婆婆受伤都想冲过去查看,可俱都身体一晃,摇摇欲坠。

        却是激动之下,毒素在身体中扩散的更快了。

        两人连忙各自运起内力逼毒,偏生还担心孙婆婆的伤势,一心两用之下竟然纷纷真气行差,各自突出一口鲜血,都软到在地上。

        小龙女飞快的从腰间取出一个瓷瓶,倒出三颗解毒药丸,喂三人服下,然后分别渡入真气进去,为三人延续生机。

        李莫愁见孙婆婆倒下,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继而转过头去,看向黄少宏。

        初时,她见连自己的冰魄银针都奈何不了对方,心中惊惧,一时间迟疑不前。

        但之后见到对方抬手之时,手心三个黑点,显然是中毒的表现,不由得心中大定。

        李莫愁一摸腰间,又取出一根冰魄银针,同时身形一闪,便到了近前,用两根纤纤玉指夹着银针,直接朝黄少宏眼中刺去,同时厉声道:“死来!”

        若是冰魄银针刺入眼睛,瞬间就会剧毒贯脑,到那时,恐怕黄少宏有解毒的净化药剂也来不及取出就会一命呜呼。

        “找死!”

        黄少宏是真怒了,他不是为了李莫愁对他如何,而是因为孙婆婆。

        他知道李莫愁就是孙婆婆一手带大,如今竟然对她下杀手,这得多灭绝人性才能做出来的事情啊。

        黄少宏自己就是孤儿,渴望的就是有长辈关心照顾,可没想到还有人竟然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

        面对李莫愁的攻击,黄少宏左手鹤形一抓,出手快如闪电,一把就握在李莫愁两根纤纤玉指上,猛然一拧,便听‘咔嚓’一声,两根手指同时被他掰断。

        李莫愁惨呼出声,一瞬间疼的脸色苍白,她足下一点,两脚连环来踢黄少宏的裆下。

        黄少宏脸上现出一丝狞笑,抬起右手,照着身处空中的李莫愁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啪’

        无比响亮清脆的把掌声,在空地上回响,李莫愁还没踢到黄少宏就已经横着就飞出去了。

        若不是黄少宏要去看孙婆婆的伤势,松开了她拿两根被折断的手指,估计这两根手指都要离她而去了。

        落地之后一个翻滚,再看之时半张脸已经已经肿的不像样子,脸上的皮肤都是因那一巴掌的巨力被震出细小的裂纹,这也导致她满脸都是鲜血,模样甚是骇人,哪里还有刚才仙子一般的样子。

        她挣扎了两下想要起身,却终究不能,一旁的洪凌波连忙上前搀扶,关心问道:“师父,你没事吧!”

        黄少宏狠狠瞪了两人一眼,将洪凌波吓得连退两步,脚下一软,竟然坐在地上。

        她这辈子见过最凶的人就是她师父李莫愁,可如今师父这样的狠人都让面前这看似无害的小胖和尚打成血葫芦了,这人得多狠啊,所以被黄少宏一瞪,便吓得手脚都软了。

        黄少宏也不理这师徒两个,反正有他在就跑不了,转身朝小龙女问道:“他们三个怎么样了?”

        小龙女摇摇头:“我给他们服用了解毒的药物,周睿和过儿暂时没事,婆婆毒气攻心,怕是不行了,你问问我师姐有没有冰魄银针的解药,不过婆婆这种伤势,即便有解药恐怕也......”

        言下之意,即便有解药恐怕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黄少宏一翻手取出三瓶‘净化药水’和三瓶‘治疗药水’,分别给孙婆婆、杨过、周睿三人喂了下去。

        果然‘游戏世界’的产物,就是不能以常理度之,孙婆婆服用‘净化药水’的瞬间,脸上的黑气便继消退,服用‘治疗药水’之后,身体中被毒素破坏的细胞也片刻痊愈。

        下一刻孙婆婆便在小龙女怀中悠悠醒来。

        她刚睁开眼睛就见到小龙女的面庞,不由得瞬间就嚎哭出来:“姑娘你也死了吗?莫愁这丫头,怎么能如此狠心对你动手啊......”

        那边被洪凌波扶着半坐而起的李莫愁,眼神中一阵波动,然后又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

        杨过和周睿被为了药水之后也都恢复如常,都跑到孙婆婆身边解释,自己等人都没有事情,是被清笃师兄救了。

        黄少宏这个时候,已经转向李莫愁,神色冰冷的走了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既可悲又可恨的女魔头,冷声道:

        “你想怎么死?”

        李莫愁惨厉一笑:“要杀就杀,哪有这么多好说的,像个娘们一样!”

        “好,那我就让你尝尝爷们的手段!”

        黄少宏脸上嘴角一挑,便将‘鹿鼎记’中杨溢之的下场说出来吓唬她道:

        “我要把你四肢剁掉,挖出你的眼睛,割去你的舌头,将你装进坛子里做成人彘,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死了,你就等着好好享受吧......”

        李莫愁随着他的话声,眼神中渐渐透漏出惊恐之色,猛然间她竖起单掌朝自己额头狠狠拍了下去,她宁可自杀也不要被做成人彘!

        黄少宏一脚踢出去‘呯’的一声将李莫愁踢出一丈多远,这一脚正踢在她肋下穴位上,登时整个身体都酸麻起来,这一回想自杀都难以做到了。

        看着李莫愁眼中生出的绝望之色,黄少宏心中一阵爽快,果然恶人还得恶人磨,自己虽然人长得帅还心善,但恶人的手段还是可以用一用的。

        正要继续吓唬一下这魔头,忽然树林中劲风梭响,三枚铁蒺藜成品字形,朝黄少宏打了过来。

        他微微一让,便闪了开去,下一刻又是三枚铁蒺藜疾射过来。

        黄少宏眉头一皱,这一回也不闪了,出手连抓,直接将三枚铁蒺藜抓在手中,然后朝树林中喝道:“哪里来的鼠辈,躲躲藏藏,暗中偷袭,敢不敢出来一见!”

        他话音一落,边听见树林中有人冷笑道:“嘿嘿,空手接我的铁蒺藜,果然是‘九阴白骨爪’,老瞎子正要出来见一见梅超风的后人!”

        这话说完,树林中便走出一人,却是个撑着铁拐的跛足老者,这老者两鬓如霜,形容枯槁,双眼翻白,竟是个瞎子。

        黄少宏见就这瞎子自己,忽然好奇的问道:“瞎子,你怎么穿过树林的,就没撞树上吗?”

        
    有没有看小说的网站好看的玄幻小说的礼物笔趣阁排行榜前十小说撒野 小说恐怖小说快穿之禁忌攻略全文免费阅读十大巅峰网络小说医冠禽兽梁衍照肉馅小甜饼 txt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