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位面之狩猎万界 >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一章 夺魂
        法海提出自己的条件,让白素贞左右为难,一面自己的妹妹小青被对方收入钵盂之中,另一面是她‘托付’终身、灵魂相连之人。

        左右为难之下,白素贞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黄少宏倒是没什么所谓,虽然他知道法海请他做客,必然另有算计,但这货自信凭借自己实力,他若想走,对方也留他不得。

        说起来他也正有一些问题,要请教佛门高人,当即便要点头答应下来。

        可这时候,正与黄少宏撕逼在一起的仙鹤,听到两边是要说和的样子,想起两脚之间的屈辱与疼痛,顿时心有不甘,打算要在说和之前,做掉眼前这卑鄙龌蹉之徒。

        当即就一展钢铁一般的双翼,朝黄少宏身上砸来。

        同时它双翼抖动之间,又有数十根翎羽脱落,化成一根根利箭,朝黄少宏眼睛、咽喉、心窝、裆下、如同暴雨梨花一般,激射而至。

        “找死!”

        黄少宏被仙鹤啄了这么多下脑门,他同样也没有让对方全身而退的打算,此时见仙鹤抢先动手,却是正喝他意。

        两脚在空中一个横叉,撑住仙鹤两只翅膀,然后张口吐出一道白色匹练,却是那柄振金飞剑。

        就见飞剑如臂使指的在他面前,闪电一般画了一个圈子,便听见‘叮叮叮叮叮......’一连串的金铁断裂之声。

        那数十根翎羽尽数被振金飞剑斩落。

        那仙鹤见到自己招数被破,张开长喙,发出尖利的鹤鸣之声,不知道是要用声波攻击,还是要呼唤帮手。

        黄少宏听着刺耳,又见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不利用一下实在可惜。

        当即就用自己见神不坏可以操控身体每一处细胞经脉的本事,刺激肺经逼出一口浓痰来,张口就吐了出去。

        正吐在张开长喙,瞎嚎的仙鹤嘴里。

        那鹤鸣之声戛然而止,仙鹤卡着脖子,不敢置信的看着黄少宏,它觉得眼前人类刚才撩阴腿的攻击手段就够下作了,没想到还有更下作的,身位仙鹤,它现在想死的心都有。

        就在仙鹤一愣神的时候,却忽略了那刚刚斩断它数十翎羽的飞剑。

        在黄少宏念头操控之下,那白剑在空中画了一个圈子,‘嗖’的一下就朝仙鹤那细长的脖颈处飞斩而去。

        他这是要直接斩杀眼前仙鹤,报刚才啄他脑门之仇。

        其实说起来也是黄少宏嘴馋了,见到眼前这仙鹤长的神俊,不知道吃起来味道如何。

        看眼前仙鹤那一尘不染的羽毛,就知道这货平时多么爱干净,定然不会有后世蝙蝠那么多病毒。

        说起来黄少宏在现实世界,无聊的时候用手机浏览小视频的时候,就见过有人吃红烧蝙蝠,喝蝙蝠汤的视频,他想不明白怎么可能会有人吃蝙蝠那么恶心的东西呢?

        这帮玩意是审美有问题,还是心里变tai啊!

        抛开闲篇,且说一旁的法海和白素贞见到刚才还在近身肉搏的一人一鹤,同时动了杀心,都用出了杀招,同时大惊。

        尤其是瞬息之间就分出胜负,黄少宏一柄飞剑要斩杀仙鹤的时候,白素贞惊呼:“不要!”

        而法海则同样,掷出拂尘,口中喝道:“手下留情!”

        可黄少宏与那仙鹤手、爪相连,距离何等之近,而其御剑法门又是广成子留下的仙家法门,速度何等之快。

        眨眼之间就见白光匹练扫过,霎时间血光迸溅,一红色之物,合着血水飞崩飞出去。

        这一刻法海和白素贞心中同时暗道:“完了!”

        在人家南极仙翁的道场,杀人家仙鹤,这把人家仙翁得罪死死的啊,几乎是不死不休的仇怨了。

        可接下来一声凄厉的鹤鸣,却让法海和白素贞精神一震。

        看清状况的时候,也不知此刻是喜是忧。

        原来那仙鹤也是仙家灵物,生死关头,反应极快,猛地缩脖低头,想要将飞剑闪避开去,可终究慢了一步,让那飞剑从其头顶削过。

        那飞出去的红色物事,就是仙鹤头顶的鹤顶红!

        黄少宏见一下没弄死这仙鹤,双手紧紧抓住鹤爪不放,心念操控之下,那飞剑调转回来,再次朝仙鹤斩落!

        “施主住手!”

        法海将手朝那被他扔出去拂尘一指:“大威天龙......”

        那拂尘忽然化身一条白龙,探出龙爪一把抓在剑锋之上。

        出人意料的是,那无坚不摧的振金飞剑,却只割破了龙爪上的一层角质,就被龙身升起的一道佛光阻住。

        法海操控白龙抓住飞剑之后,法海连忙飞到黄少宏与仙鹤身边,好言相劝道:

        “施主,还请看贫僧薄面,放开这鹤儿吧!”

        黄少宏看法海说的虽然客气,但眼神坚定,估计自己要是再次攻击,对方定然会出手阻止,少不得做过一场。

        他心中思量,为了一锅炖仙鹤,就此开片,殊为不智,当即哈哈一笑,便道:“那本天师就给禅师这个面子,记得你欠我一个人情啊!”

        说完就双手一松,将那已经毫无战力,双眼迷茫哀伤,甚至流出眼泪的仙鹤放了开来。

        那仙鹤被他松开,忽然摇身一变,化做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哭着扑在法海身上:

        “法海叔叔!”

        这少女长相极为精致秀美,本来应该是个绝美佳人的坯子,结果现在自发际线以上,被一刀切去,鲜血淋漓。

        加上周边没有被去掉的青丝,让其看上去,倒像是谢顶,或是佛家的头陀仿佛。

        黄少宏瞬间就怔住了,想起刚刚自己对着可人少女都干了什么?

        撩阴腿了吧?吐痰了吧?

        最后还来个剃度!

        尤其是想把人家炖来吃了!

        如今看着少女这形象,黄少宏想想刚才所为,都觉得自己是在犯罪!

        愣了半晌,才惊异的道:

        “白鹤童子不是男的吗?”

        法海拉住少女安慰了两句,这才没好气的道:

        “谁告诉你守在这里的是白鹤童子了?白鹤师兄得元始圣人看中,常年在玉虚宫里伺候,如今跟随在仙翁身边的,乃是这位鹤仙子小蝶姑娘!”

        听法海一说,那小蝶姑娘转过头来委屈的想要控诉什么,黄少宏抢先一步说道:

        “行了,什么都不用说了,好男不跟女斗,看在你是个娘们的份上,我原谅你了!”

        小蝶顿时一脸懵逼。

        白素贞:“......”

        法海:“......”

        几人都对黄少宏的神奇操作,又加深的几分认识!

        最后法海取出灵药,给小蝶外用内服一顿忙活,并且保证,说处理完眼前的事情,过几天就会亲自前往仙翁面前,当面说明情况。

        然后又送了几颗能增加灵性法力的丹丸,这才把人姑娘哄的暂时放弃了追究,化成秃顶仙鹤,腾空飞起,回道场向南极仙翁禀告前因后果去了。

        黄少宏这货刚才不吱声,人家飞走的时候,才和人家招手道:“不要自卑,要相信自己,头发啥的还会长出来的,就算长不出来也不要紧,你看你法海叔叔秃头多帅啊!”

        那仙鹤一个膀子一歪,差点一头从空中栽下来。

        法海无奈摇头:“你损不损啊!”

        黄少宏眼睛一瞪:“怎么说话呢?她头发要长不出来,不等于在道门之中为你佛门打广告了吗?广告就是宣传的意思,到时候你还得感谢我呢!”

        以法海坚毅的性格,都忍不住要揍他一顿。

        不过想想还是罢了,开口道:“既然施主答应了贫僧的邀请,这就随贫僧去吧!”

        黄少宏连忙摆手道:“不忙,先把灵芝仙草拿出来,把我朋友救回来再说!”

        法海也不多言,直接拿出灵芝仙草交给黄少宏。

        之前看到灵芝仙草,黄少宏就觉得不凡,此时拿在手里,他才体会到这等仙灵宝物的妙处。

        此时他感觉一股比天地灵气还要高一等的能量,从那灵芝仙草之中散发出来,顺着他手臂进入体内,沿着经脉如同周天一般自行运转起来,周天之后又重新返回灵芝仙草之中。

        如此循环往复,不休不止。

        那灵气没在黄少宏体内运转一周,他身体的气血便再次强大一丝,血液、骨髓、真元法力,更加精纯一丝。

        这‘一丝’的变化,虽然细小,但日久天长下来,那也是极为难得宝贵的。

        要知道黄少宏此时的气血、真元,都被他淬炼到了极致,再要淬炼,怕已经是非他现在的能力可为了。

        法海见他拿着灵芝仙草呆住不动,便在一旁提醒道:“黄施主,咱们快去救人吧!”

        “哦,好!”

        黄少宏当即招呼白素贞与法海,三个人各自施展神通法术,腾空而起直飞钱塘。

        白素贞记得黄少宏之前说过的话,留心细看法海是如何飞行的,登时眼中生出震惊之色。

        她通过灵魂链接,告诉黄少宏知晓:“公子,那法海用的的确是天赋神通,那是血脉之中与生俱来的本事,这法海绝非人类,亦或者他前世非人,乃是有天赋神通的神兽异兽!”

        黄少宏暗自点头,告诉白素贞不比惊讶,留心即可。

        三人返回许仙家中,许娇容一脸期盼与难过之色守在许仙身边,李公甫则在当院来回踱步,不时朝天上张望,一脸的心焦之色。

        可他肉眼凡胎,怎么能看见用障眼法,遮住身形的黄少宏几人呢。

        所以当黄少宏、白素贞、法海三人,落在院子里,撤去障眼法的时候,把李捕头着实吓了一跳,但继而大喜,上前问道:

        “黄公子,怎么样了?我家汉文可有救吗?”

        黄少宏还未说话,法海就点头道:“放心吧,灵芝仙草已经取得,让许施主还魂复生,不过小事而!”

        李公甫惊喜莫名,转身朝厢房里奔去,边走边喊:

        “娇容,太好了,黄公子他们回来了,找到了仙药,还请来了一位大师,汉文他有救了!”

        黄少宏瞪了法海一眼:“你咋那么欠呢?人家问你话了吗?你就说!要不你来治?”

        法海被他喷的莫名其妙,指着黄少宏那宽大的衣袖;“那灵智仙草在你那里,贫僧又如何能治?”

        “那你就闭嘴看着好了!”

        黄少宏说完拉着白素贞走进厢房之中。

        法海摇头苦笑,也迈步跟了进去。

        厢房里,许仙的病榻前,黄少宏看了看周围之人,‘轻咳’一声:

        “其实我觉得,不用仙药也能治好汉文!”

        法海也开口道:“黄施主,别开玩笑了,取药救人了!”

        许娇容一脸期盼的道:“是啊少宏,你和汉文可是从小玩到大的,你快把那什么灵芝仙草取出来,把汉文救活吧!”

        李公甫也一脸希冀,连连伸手示意他快点取药。

        白素贞也纳闷,不知道黄少宏还磨叽个什么。

        黄少宏见这帮人都不给自己开口的机会,便硬着头皮点点头:“好吧,众位上眼,灵~~芝~~仙~~草......”

        他拉着长音,极为郑重的从袍袖里取出一根,一尺多长,同体白净,顶头还带着绿叶的植物!

        全场皆静!

        半晌,李公甫一脸不解的问道:“黄公子,你取灵智仙草啊,你取个白萝卜出来干什么?”

        黄少宏一脸严肃的道:“李捕头,你肉眼凡胎,怎识得仙家事物,这~!就是灵芝仙草了!”

        听他睁眼说瞎话,白素贞和法海眼角直抽。

        法海直接用法力传音道:“施主你在搞什么花样,赶紧救人,然后好随贫僧走啊!”

        黄少宏同样传音过去:“一边呆着去,看本公子怎么治病救人!”

        说完给了白素贞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这才对许娇容道:“许大姐,请取一个空碗来!”

        许娇容虽然也不怎么相信那白萝卜是灵芝,但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取来一个海碗。

        黄少宏将萝卜缨子扯下来一个,扔在海碗之中,这才将白萝卜收了回去。

        李公甫顿时不干了:“我说黄公子啊,你咋这么扣呢,哪出根萝卜说是灵芝也就算了,反正我们也不懂,可你就放点萝卜缨子,你倒是切两片萝卜放进去啊!”

        黄少宏一口咬定道:“什么萝卜,这就是灵芝,这乃是仙药,要放的多了,汉文肉体凡胎,岂能承受得住,就这两片灵芝叶子也就足够了!”

        他说完又取出一瓶大红,咬开瓶塞,将里面的药水直接倒在碗里。

        几秒钟之后,便道:“好了,这药泡好了,把这药水给汉文灌下去,药到病除!”

        他说话的时候手上一番,一张符篆已经贴在许仙额头。

        法海和白素贞见到这张符篆,都是眼神一缩,后者更是脸现惊喜之色。

        原来这张符篆也有讲究,并不属于人间道门,乃是阴司城隍掌握的一种符篆,名为‘还阳符’!

        一般生人去世,只要不是横死,都要被鬼差引到当地城隍庙中报道。

        由城隍根据生死簿上记载亡魂生前功过,进行审判,有生前大功德者、或是难得的善人、亦或者家中有老母无人照料的大孝子等等,都可以给予增加寿命的奖励。

        而让他们还阳的手段,就是许仙额头上贴的这张‘还阳符’了!

        由于让亡者还阳,乃是逆天而行,所以每一张‘还阳符’如何使用,都要在地府阴司报备记录,以供更上一级的阴司神灵,进行查阅核实。

        是以非常难得,就算是城隍都要小心使用。

        却没想到黄少宏随手就拿出一张来!

        当然这还阳符还有个限制,就是还阳之人,身体要完好无损,比如那被砍头之人,却是无法还阳的,城隍要奖励的话,顶多是借尸还魂。

        黄少宏让白素贞将治疗药水给许仙灌下去,用法力化开令其肉体吸收,就是为了治疗许仙那被吓破的苦胆。

        身体完好无缺之后,黄少宏手掐印决,空中念出一连串的古怪音节,正是城隍法咒!

        瞬间室内荡起一阵阴风,许仙的眼皮也随之动了动。

        可接下来,那阴风戛然而止,许仙也再没有其他动作。

        黄少宏、法海、白素贞互相看了看,都觉事有蹊跷,因为刚才明显是被人破了法咒,才会如此。

        许娇容见三人表情有异,连忙寻问。

        黄少宏正不知如何作答呢,室内再次生出一股阴风,白福半透明的身体从地面下钻了出来。

        法海刚想动手,白素贞伸手一栏;“自己人!”

        白福出来之后大哭道:“公子,娘娘,不好了,菊园被人抄了,兄弟们全都被灭了,以清、以宁两个小兄弟也被人抓走了,许公子的灵魂也被那人锁拿了!”
    农家小福女 郁雨竹趣阅读小说网手机版人间绝色by随侯珠笔趣阁小说大全有哪些小说网站推荐顶点小说免费阅读小说网《深不可测》双a拔萝卜全文阅读免费纵横中文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