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寒门祸害 > 正文 第657章 无奈的结果
        这一日,虎妞带着小兔等人一起到北城墙头玩耍,正在玩着丢石子比赛游戏,突然看到浩浩荡荡的一支队伍进城来。

        而后,一则喜庆的消息迅速传遍整个雷州城,众书生翘首以待的大宗师终于来了,今年的雷州府院试即将拉开序幕。

        新上任的广东提学御史叫黎光祖,是一位近过五旬的官员,虽然须发花白,但精气神很足,明显拥有着一种往上走的野望。

        在大明的官场,自然是翰林官的潜力最大,但升迁速度则属于监察百官的言官。

        大明的言官有着严格的选取标准,除了对口才和心性有着衡量,还极讲究出身。像林晧然这种家庭出身的进士可以入选,而像江月白那种富商出身的进士则注定无缘,更是将士族子弟排除于外。

        只是一旦成为言官,地位则骤然拔高。不要说是朝廷重君,就算是圣上亦能当面痛责,而且还能谈论政事,发表自己的主张。

        另外,言官还被太祖赋予了“封驳权”,“封还”皇帝失宜诏令,“驳正”臣下奏章违误,名言上拥有极高的权力。

        最为重要的是,一旦给事中、御史这类官员任满或转迁,主要是三个去向:留在监察院任佥都御史、在京为京卿或外调地方任参政。

        不管是哪一条升迁路径,都能从正七品上升到正四品以上,是货真价实的一次大跳跃。像外调地方担任参政,则是从正七品升至从三品,正谓是“官升七级”。

        只是凡事都要进行比较,对于这些言官而言,这“官升七级”对应的却是“势减万分”。一省的布政使都可能是个摆设,又何况是一个副手呢?

        亦是如此,很多言官都不希望外调担任从三品的参政,而是想要“官升六级”。哪怕不能留在监察院任正四品的佥都御史,亦希望能留京为京卿。

        黎光祖无疑是幸运的,虽然四十六岁才中得举人,而后赴京才中得进士,但在官途却极为顺畅。初为知县,后为御史,今钦点广东提学御史。

        从御史到提学御史说不上好与坏,毕竟是一次广收门生的机会。虽然经他亲点的这批生员中,恐怕最后没几个进士,但亦算是一份资源。

        黎光祖上任之初,内心便有了一个想法。虽然不指望广东能出一位像林晧然那种文魁君,但若能够诞生一个会元或状元,亦能让他在任满升迁多一份资本。

        另外,他曾经一度在生员的门槛上,蹉跎了足足二十年,直到四十三岁才取得生员的功名,亦希望有真才实材的童生少经一些波折。

        不管是为了他己身的利益,还是为着如他这般怀才不遇之人,都让他有责任选取真正有才华之人,而不是那些所谓的关系户。

        跟着以往的大宗师不同,黎光祖的第一站放到了粤西,在高州府举行第一场,廉州府举行第二场,而到了雷州府则是第三场了。

        林晧然作为雷州知府,自然要出面接待黎光祖。

        黎光祖若是面对一般的知府,自然是有端些架子的资格,摆出一省提学的高姿态。只是在林晧然面前,那点底气亦是坦然无存了。

        三年后,不说他极可能外放到地方任参政,哪怕他能够留京任京卿,但那时林晧然早已经任满一届知府,都不知在哪高就了。

        最为重要的是,不说林晧然翰林院出身就比他监察院出身要高上一档,单是二人间的年纪,当真是夕阳和朝阳的差别。

        双方分主宾而坐,相谈甚欢。

        到了院试之日,行香挂牌,一切有序地进行着。

        黎光祖端坐在堂上,规规矩矩地进行着院试。他那双锐利的眼睛巡视着考场的每一个角落,防止那些作弊之徒混迹其中,进而从自己手中骗去功名。

        到了末时三刻,陆续有人上来交卷,领归号离开。

        一个面黄肌瘦、须发花白,身穿着破烂麻布的老童年上来交卷。

        黎光祖早就注意到了这位年老且贫困的童生,仿佛是看到了昔日的自己,眼睛都不经觉间温和起来,扫了一下试卷,然后询问道:“你是康晚荣?”

        “童生正是!”康晚荣急忙回礼道。

        黎光祖又道:“你今年多少年纪了?”

        “童生实年四十七!”康晚荣羞愧地说道。

        黎光祖眉头微蹙,又是问道:“考多少回了?”

        “童生第一次参加院试!”康晚荣更加羞愧地说道。

        黎光祖讶然地抬起头,有些难以置信地打量他,愣了半响才道:“你且出去吧!你的卷子,本提学会细细来审看!”

        康晚荣谢过黎光祖,然后规规矩矩地转身离开。

        黎光祖无疑是同情康晚荣,仿佛看到了昔日的自己一般,便是有些着急地翻开试卷,细细地品读。只是才读到一半,他就已经有直接打落的冲动了。

        这时又有童生来交卷,却是衣着得体的年轻童生陈智孝。

        对于这名童生,他却是知晓的。乃是雷州府赫赫有名的陈家子弟,前年恩科举人陈开平的儿子,据说跟着知府走得较近。

        陈智孝齿白唇红,显得从容不迫地施礼道:“学生陈智孝已经答题完毕,请大宗师面试!”

        黎光祖心里当即不喜,并不喜欢这种士族子弟的持才傲物,只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现,淡淡地拒绝道:“文章好坏,本官自会认真审阅,你且出去吧!”

        陈智孝灵机一动,又是自信地拱手道:“学生擅于诗词,大宗师可出题,学生定能当场作答!”

        “放肆!”黎光祖骤然变色,抬头怒目喝斥道:“大明取士重文章,足下却要推汉唐!尔贵为童生,当潜心做文章,耍那杂学是要沉迷才名何如?今番小小年纪,竟不知专于正务,汝等学子要不得!左右的,赶了出去!”

        却不愧是言官,说话都不带喘气的,有理有据地将人轰了出去。

        陈智孝确实是有卖弄才华的念头,想要凭此加点分,但万万没有想到,却是弄巧成拙了。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已经被两个高大的官差架着胳膊带出了外面,然后重重地被丢在地上,这无疑会成为雷州府百姓的一个谈资。

        黎光祖虽然将陈智孝赶了出去后,气却是慢慢消了下来,知道这事办得冲动了。在一番挣扎后,还是取来了陈智孝的试卷,粗略看完却是黯然一叹,这份试卷比康晚荣好太多了。

        似乎是不甘心,黎光祖又细读了一遍康晚荣的那份试卷,最终却是黯然一叹。

        到放榜日,果然不见康晚荣,而陈智孝却高居前三。

        
    很甜又很污的现代言情 小说捞月亮的人h全文阅读小说肉糜np小说言情甜宠有肉肉多高质量甜宠评分9.5以上的小说污文啊别顶污污污独家婚宠:老公,别玩火言情小说姐弟恋锦衣之下原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