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寒门祸害 > 正文 第1191章 扶乩之言
        头顶紫阳巾、身穿宽大蓝色道袍的蓝道行很快被请到万寿宫,由于成为当今圣上所依重之人,地位自然是水涨船高,整个人隐隐多了一股超凡的气度。

        “贫道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他先是朝着皇上规规矩矩地施礼,接着让随行的一个小道士得两名小太监张罗着道具,准备接下来为圣上进行扶乩。

        一方小小的黄色纸张平铺在桌面上,黄锦将墨研磨好,那方精致的端州墨砚仿佛盛着一潭熠熠生辉的墨池。

        身穿素色道袍的嘉靖恢复了平日的神采,轻步来到桌前,却是抬手轻轻一挥。

        黄锦如同嘉靖肚子里的蛔虫,深知此次要询问的事情非同小可,当即领着其他人退出几步,并规规矩矩地跪了下来。

        蓝道行看到这个场景,心里当即微微一动,却是朝着一名胖太监望了过去。

        嘉靖从笔架取下一支毛笔,笔头轻轻地在墨砚一沾,却是犯难地蹙起眉头。正欲下笔之时,一颗墨汁从笔尖滴落到黄色纸张的边沿处,将那张黄纸边角处染上了一个印记。

        如果是在寻常时候,他恐怕要换让黄锦重样换上一张新黄纸,但今日明显心神不宁,却是屏息凝神地在纸上沙沙地写下:“大道无期,朕何错之有?”

        数十年的修道却换来身体欠恙,令到这位性情执拗的帝王的道心已经动摇。现在他想要询问于上苍,他究竟哪里做错了,为何他还是看不到大道之日。

        黄色纸张的吸水性很好,字迹清晰地印在上面。并没有给任何人瞧见,嘉靖将笔搁下后,伸手将黄色的纸张对折起来。

        黄锦听到笔落到桌面上的响动,当即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将那张黄纸继续对折成型,接着平举着给蓝道行送了过去。

        蓝道行接过那张已经叠成规定形状的纸张,嘴里显得念念有词,而他的食指和中指夹着那张叠好的黄色纸张,将那黄色纸张高高地举起。

        嘉靖盯着那叠成规定形状的黄色纸块,眼睛却是一凌,但很快就一闪而过。包括时时服侍嘉靖的黄锦在内,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嘉靖的情绪变化。

        呼!

        神奇的一幕发生,并没有引火,那黄色纸张突然就窜起一团火苗,眨眼间便将那黄色纸张烧成灰烬。

        黄锦等人看着这一手生火术,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但仍然深深地感到神奇,而这位身材削瘦的道士更显几分高深莫测。

        “子胥不在,曹夫亦去,小姑可出!”身穿宽大道袍的蓝道行将仅剩的残纸和灰烬掷于碗中,嘴里大声地念咒道。

        仅是一会,他宛如神灵附体了一般,竟然在那里跳起大神,嘴里仍然是低咕不停,整个人的举止明显有异于常人。

        黄锦等人知道紫姑已经附体在这位道士身上,便不敢再发出任何的声响,生怕打扰到这位“紫姑”,从而致使圣上得不到“天机”。

        嘉靖似乎少了以往的恭谨,眼睛却是盯着被紫杂附体的蓝道行,似乎是有思考着什么一般。不过有些事太快,致使他亦不能百分百确定。

        蓝道行弯腰于扶乩前,身体似乎缩进那件宽大的八卦袍子里面,两手持住扶乩的推柄,那个悬锥便在沙盘上游走。

        却见沙盘慢慢地出现一行小字:“小人当道,严中有严!”

        黄锦看到这一个神仙之言,脸上顿时大骇,同时扭头望向了嘉靖帝。

        这小人早自然不需多言,在先前的一次扶乩之中,已经是给出了一个精准的答案。不过后面这“严中有严”,似乎是另有所指。

        扑通!

        蓝道行双手离开了扶乩的木把子,身体宛如被抽空了一般,整个人软弱无力地跌到地上软软地躺下,已然是昏厥过去。

        “小人当道,严中有严?”

        嘉靖负手站在沙盘前面,看着沙盘的龙飞凤舞的八个字,嘴里跟着喃喃地道。只是他却想得更远,现在上苍已然是给出了一道“明示”,他错就错在错信了小人,而这个小人似乎藏得更深。

        “皇上,这……恐怕指小阁老!”一名胖太监瞧了一眼沙盘,显得小心翼翼地说道。

        嘉靖的脸当即一沉,显得一本正经地训斥道:“我大明朝只有严阁老、徐阁老和袁阁老,可不曾出现什么小阁老!”

        “是小的说错话,小的该死!”那名胖太监当即跪在地上叩头道。

        嘉靖看着他的认错态度良好,便是严厉地进行警告道:“从今往后,谁若是再胆敢提什么小阁老,休要怪朕无情!”

        这话不仅是对那个胖太监说的,更是对在场的所有人说的,包括黄锦在内都感到了一股压力。若是真惹恼当今圣上,轻则被发配去守陵,重则要被杖毙。

        “是!”那名太监如蒙大赫,当即坚定地回答道。

        虽然这一次闹得皇上不喜,但此次冒险无疑是值得的,他的意思无疑算是传到了,这“严中有严”指的便是严世蕃。

        黄锦小心翼翼地望了嘉靖一眼,只是看着那张阴沉不定的脸,心里却难免有所顾虑。

        现在有着蓝道行的扶乩之言在前,又有胖太监添了眼药,当下无疑是攻击严世蕃的最好时机。但皇上明显正处在气头上,若是现在冒然“挑事的话”,却又难保引火自焚。

        正当他为难之致,黄锦的身后却是有了动静。

        陈洪一直站在黄锦身旁,这时突然间开口道:“启禀皇上,近来京城有流言,正是关乎严世蕃,奴才却不知该不该说!”

        跟着常年呆在皇上身边的黄锦不同,陈洪却是经常往宫外跑,甚至时常在宫外留宿,这带回一些消息自然是再正常不过之事。

        嘉靖的脸一沉,当即板着脸询问道:“什么流言!”

        黄锦听到这个动静,却是忍不住偷偷地瞟了陈洪一眼,心里当即犯起了嘀咕。却不知素来跟两头都不感冒的陈洪为何突然插这一脚,莫不是他亦是收了徐阶那边的好处不成?

        
    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笔趣阁下待办事项(1v1)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性欲小说书荒了求高质量小说龙枪不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