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收集末日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 领主和计划
        我叫阿卡托什,

        到底是要打还是要和?

        ——4E,201年,炉火之月,26日,16:49——

        佛克瑞斯,死人之酒旅店。

        这座以大墓地闻名的偏僻小城平时就没什么外来游客,而此刻城内到处都是神情严肃的锐眼鹰精锐,就更不会有人闲的出来逛街并且逛进酒店了。

        “那么~西德盖尔领主。”

        “是,是的,大统领阁下。”

        穿着绛紫盔甲的图卡·雅格米正坐在主位上翻阅城镇积年的文件,而真正的领主西德盖尔立在一旁噤若寒蝉。

        “请你解释一下,大墓地的尸体频繁遭窃,外来狼人在伤人后莫名从监狱逃脱,以及有官员暗中和强盗勾结的传闻是怎么回事?”

        虽然锐眼鹰只是皇家卫队,而它的大统领也没有实质的权利,但如果雅格米直接动手把西德盖尔砍了,回去之后再上报一些他“反叛帝国”的证据,就不会受到任何处罚,甚至完全不解释都不一定会有惩罚。

        “这个……”西德盖尔擦着汗,“尸体的话,可能是野外的尸鬼做的,而狼人本来就有各种奇怪的能力,从关押普通犯人的牢笼中逃走也很有可能,至于勾结强盗——绝无此事!”

        他对松木哨塔拦路强盗的事情了如指掌,那批自称“圆桌骑士”的冒险者根本连灰烬都没给他留下,更不用提证据了,于是抵死不认。

        “哦,不知道,”似乎雅格米对这些事也不太感兴趣,随便问了问就抛到一边,“那么,关于长久以来一直盘踞在佛克瑞斯附近的暗杀组织,你知道多少?”

        “不——”条件反射要否认之前,西德盖尔硬生生改口:“——不是很多。”

        开玩笑,之前的小问题只是试探,这才是真正严重的问题,如果他真的敢回答不知道,那个女人怕也真的敢拔剑砍了他。

        结合不久前公主被绑走的消息……不会正好是那群家伙做的吧。

        “他们自称‘黑暗兄弟会’,核心成员超过10人,虽然不清楚具体外貌和身份,但似乎有亚人甚至精灵种族存在,”他在雅格米示意继续的目光中开口:“他们没有固定的联络人,想要达成委托需要举行一种名为‘黑暗仪式’的古怪仪式,他们会派人前来接洽——从一些记录来看,他们对秘密举行的仪式没有反应,所以初步推断那个仪式只是个幌子,这个黑暗兄弟会是依靠其强大的情报能力来寻找委托人的。”

        “唔。”雅格米没有做出回应,而是继续翻动那些文件。

        “大,大统领。”在西德盖尔紧张到快要晕倒时,一名锐眼鹰斥候推门而入,俯身在雅格米耳旁低声耳语。

        以西德盖尔的耳力,只听出了“搜寻”“未发现”“追击”“失败”的等关键词,在黑暗兄弟会窝点搜寻公主但未发现?追击逃走的成员但失败了?他胡乱猜测。

        “感谢你的配合,”雅格米收起那些文件起身向领主长屋外走去,并在路过西德盖尔身边时说了一句:“请做好卸任并移交给丹格尔先生的准备,命令应该很快就到。”

        什么?那个倾向风暴斗篷的叔叔,前领主?

        西德盖尔觉得自己一定已经疯了。

        ——17:28——

        晨星城,领主长屋“白厅”。

        作为一个矿业城市的老领主,斯卡德·菲尔格斯其实没有太多的事可做,矿井所有的采掘、运输和出售环节都有约定俗成的规范和标准,虽然在某些环节上有明显的损耗和浪费,但如果他胡乱指挥试图减小它,很可能造成货物积压、运输中断等意料之外的情况。

        他需要考虑的事情一般来说只有一件,就是供货给帝国军团以及风暴斗篷时的矿物比例,至于其他巨龙袭击车队,挖出古代遗迹,出现兽人或者吸血鬼,以及城内那对欢喜冤家互相指责对方试图杀害自己等小事,完全没有操心的必要。

        “皇帝驾临天际,风暴斗篷只会像路面上的矿渣一样被一扫而光,而晨星作为距离独孤城最近的港口城市,一定会优先受到攻击,所以我要求把接下来生产矿物供给帝国的比例提高到八成,届时军团才不会把这里当做优先攻击的目标。”

        “你大概是在做梦,皇帝确实御驾亲征,但并没有带来军队,那些基本不会离开他身边的护卫军团有什么用?而帝国军团那群弱鸡的实力也不会因此加强,我们也不需要领主为难,只要向我们提供七成就行,毕竟这里还是风暴斗篷的领地。”

        “弱鸡说谁?”

        “弱鸡说你!”

        菲尔格斯抬了抬眼皮,又重新耷拉了下去,矿物分配四六比是自内战以来多次修改并确定下来的最合适比例,但双方都对此颇为不满。

        对峙的双方分别是来自帝国军团的布琳娜·西莉莉丝和来自风暴斗篷的“裂帜者”洛克玛尔,全都是喜欢动口甚于动手的女性,这或许是由于晨星地理位置和产物的敏感性,双方都不敢派出一言不合就抄家伙打起来的大老爷们。

        不过,私下里,她们各自的护卫乔德和霍利克·半手可互相斗殴了不止一次。

        这种时候,只要安静的听,但不作出任何表态就行,展望未来谁都会,但如果没有真切地抓住未来,他是绝对不会行动的。

        咚——门外传来重物坠地以及女性讲话的声音。

        “东西我带来了,可以去见领主了吗?”

        “这这……请,您请……”

        菲尔格斯抬眼望向大门,看守在那里的是他的多年老仆布尔弗雷克,由于这两位代表女士争吵期间丑态毕露,他一般都会在门口阻止其他访客,如果有人一定要见,他就会给出一些非常夸张的进入条件,比如从港口的海底捡一块特定的石头什么的。

        大门打开之后,领主颇为无语地看到门外有个巨人脑袋,他只不过前几天抱怨了一句商路附近的巨人开始不安分,这边他就把其当做条件说出去了。

        至于带回那个脑袋的人,倒是不用怀疑她的实力,唯一需要顾虑的是她的来意。

        暗色铠甲,剑盾组合,容姿秀丽,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头耀眼的金发。

        正在争吵的两位女代表看到来人之后直接闭嘴,布琳娜还特意朝墙角缩了缩。

        “咳,”菲尔格斯站起身:“欢迎,金发女子会会长,弗丽嘉·碎盾女士,不知远道而来,有什么特殊的指示?”

        作为在风暴斗篷中,掌握的权力能够和乌弗瑞克分庭抗礼的碎盾家长女,即使是帝国方面的敌人也不能忽视她的存在。

        弗丽嘉·碎盾撩了下飘到身前的发丝,展颜一笑:“事情不是很大,但如果我不亲自来一趟,怕您会多想——风暴斗篷准备放弃晨星城,您是否愿意跟我回风盔?”

        长屋中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用一种“我听错了?”的迷茫神情看着弗丽嘉。

        “咳,”最后还是菲尔格斯打破了寂静:“不管你们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但老头子我不打算走啦,就留在这里看着晨星会怎么样吧。”

        ——18:23——

        雪漫,龙霄宫。

        “抱歉,公主殿下,能请您重复一遍吗?”

        “伟岸者”巴尔古夫感到自己最近连着不停地被惊吓,先是被告知地底有一个庞大的雪精灵王国,但已经被解决了,接着帝国军团又和风暴斗篷在边境打了起来,此刻仍然剑拔弩张,然后被掳走的公主在裂谷车队中被发现,现在她却莫名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所以说那个快要到洛里斯泰德的公主其实是假的——不过这一切都不比她刚刚出口的话语更让他感到震惊。

        “……我说,请你就任天际的【至高王】。”艾米莉亚公主又重复了一遍。

        “……”巴尔古夫稍稍沉默了一会,重新开口说道:“恕我直言,即使您是公主,这件事在法律上仍然不成立。”

        如果几个月前乌弗瑞克袭击托伊格的时候将他击杀,那么按照帝国法律,天际所有领主都有权成为至高王,只要获得超过半数领主的同意,但此时真正的至高王托伊格还很健康,虽然似乎正是公主殿下将他救下的,可即使这样这个认命也不存在法律上的正当性。

        “这个任命是合法的,巴尔古夫阁下,”公主的护卫帕拉索斯开口:“在受到风暴斗篷攻击时,至高王托伊格受到重创无法理事,因此至高王的权利会自动转交给位于身在独孤城,除了乌佛瑞克之外身份最高者,即公主殿下,而托伊格在恢复之后公主并未将权利移交,所托伊格大人此刻进行的工作是‘自愿’且‘没有报酬’的,他动用独孤城财物的所有举动严格来说都是贪污……噗。”

        那个蠢护卫是偷笑了吧!巴尔古夫异常努力才让自己没有露出古怪的表情。

        “好吧,那么为什么是我?直接交还给托伊格那小子岂不正好?”巴尔古夫问道。

        “……他太弱。”公主丝毫不给面子地说道:“即使你正面被龙吼击中也不会死。”

        这个理由——十分有说服力。

        作为古诺德人最常用的龙吼,就算是坟墓里的尸鬼都会嘣出一句“伏斯洛哒”,而至高王托伊格只是被擦了个边,就卧床近一个月才恢复过来,简直弱过头了。

        “……托伊格适合当一名领主,但不适合作为天际的‘至高王’,”艾米莉亚继续说道:“如果是你的话,父皇不会反对。”

        啊,虽然听说这位公主是来平定天际省叛乱的,但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作为而不太重视,所以说,她最终认为平息叛乱的办法就是由自己,“伟岸者”巴尔古夫来担任至高王吗?

        至于法律问题,在帝国皇帝御驾亲征的情况下,真的重要吗?

        “那么,这是我的荣幸,公主殿下。”巴尔古夫微微躬身。

        “……我去见父皇。”艾米莉亚公主留下这么一句话,直接消失,而帕拉索斯歉意地朝巴尔古夫行了个礼,也跟着潜行离开。

        “我认为,其他领主是不会认同的。”一直充当壁画的伊莱瑞斯上前一步说道。

        “我知道,”巴尔古夫此时的神色较之宣布中立并收缩时,似乎变得刚毅了不少:“如果他们想要战争,那就给他们战争。”
    小说排行榜2020前十名往下边塞东西上班短文请问可以吃掉你吗txt九真九阳从红月开始 黑山老鬼港综世界大枭雄 萌俊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十大完结巅峰都市小说总裁大人放肆爱好看小说排行榜前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