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布衣官道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决裂
        凌雪飞冷眼看着一切,她心一点都不慌,她就想看看这个匡梅。了不得的黄姐究竟有多少的本事,她故意“不识抬举”就是这个意思,当然,也不排除她对黄权的厌恶,几年前她回蓉城开演唱会的时候,就是这个黄权龌龊搞鬼,搞得当时演唱会差点流产,而凌雪飞也受到了方方面面的威胁。

        后来还是公司实力强,找到了江南的能人才把这事摆平,没想到这事还远远没结束,那个所谓的能人也不可靠,人家是收人钱财,替人消宪现在那个能人一倒台,事情的xìng质就复杂了,本来是一件有人出幺蛾子的事情,现在内面牵扯到了**问题,马上问题就出来了。

        其实说到税金问题,凌雪飞以及演唱会的主办方都是按照常规纳税,但是〖〗国的事情谁能够说事事精确?黄权当时龌龊的目的没有达到,竟然动用了手的能量,惊动了蓉城市委督查室来查。

        人家打着灯笼火把来找问题,肯定能够查出问题来,谁能够经得住gcd的较真?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说,当时演唱会的主办方出钱消灾的举动也是无奈,当时也可能没有谁会料到这事会有隐患。

        现在隐患一出来,黄权的地位更是今非昔比,手面更是通天了,他自然不会忘记那次宿怨,所以一开始,凌雪飞面临的局面就很被动,蓉城各部门没有丝毫照顾凌雪飞是江南的艺人的觉悟,都是公事公办,甚至不乏有把凌雪飞搞臭的意图。

        黄敏霞真正决心撕破脸厚,做事是丝毫不拖泥带水,进门以后,这样的气氛吃吃喝喝是不合适了,她也不客气”直接道:“黄局长,今天我们吃饭”除了和您就我现在手头运作的一档节目交换意见外,还有一件事找你。”她指了指凌雪飞,道:“凌雪飞小姐是我的朋友,不知道她有什么得罪您的地方,如果真有,我代她向您道歉,希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把这茬揭过去”怎么样?”

        黄敏霞这个女人端真天生就是一个权谋人物,她客气起来巧笑倩兮”温婉mí人,让男人骨头能sū掉。但是现在她这一正经起来,却是雌威凛然,俨然是女王的架势。她说话也是不客气,早没有了那种虚与委蛇的感觉,上来就是和黄权摊牌。

        黄权愣了一下,有些乐了,道:“黄小姐,我说你搞错对象了吧!我和这位凌小姐素不相识,哪有恩怨可言?演艺圈的事儿是非多,这一点你黄小姐是最清楚的,所以这个圈子里面的话,你可万万不能当真。人云亦云是要不得的,那些外面的无稽之谈你也信?”

        黄权泥鳅一样jian猾,直接把所有的事情推了出去,黄敏霞格格一笑”道:“这样更好!谁都知道你黄局长在蓉城手眼通天,我今天就请求你能够帮我这个本家妹妹一把,把我朋友的这点小麻烦给摆平了,这应该没有问题吧!”

        黄敏霞脸上挂着笑,说的话却是咄咄逼人”让黄权差点呛到了,她这话一出口,等于就是把事情赖在黄权身上了”简直强势到了极点。

        兴许是黄敏霞的话太强烈了,黄权反而沉吟了起来”一双眼睛瞅了瞅凌雪飞,又看了看黄敏霞。他和黄敏霞不陌生,知道这个女人可不是那种ua瓶人物,最毒fù人心,这个黄敏霞就是一条典型的毒蝎子,也是一头胭脂虎。

        “黄姐,有些事情不可以强人所难!我凌雪飞遵纪守法,政府要查我,我全力配合。

        黄局长虽然位高权重,但是毕竟他只是司法这一块的领导,税务、化这一块的事硬让他出面有些强人所难了。”自始至终没有说话的凌雪飞,冷不丁的说了一句话。

        这句话很平常,但是听在黄敏霞和黄权的耳却成了另外一番味道。在黄敏霞看来,凌雪飞这话却是对她的能力很质疑了,而在黄权看来,凌雪飞这话分明是在和黄敏霞配合来讥讽他。

        “黄局,多的话我就不说了,事情的因果究竟是如何,这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事到此为止吧!算是我黄敏霞这个本家妹妹让你卖个人情。

        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忠告!言尽于此!”黄敏霞道,也不管凌雪飞的意愿,直接对她道:“凌小姐,我们换个地方吧!香榭丽宫酒店最不好的地方是菜的味精太浓,吃起来失去了本来的滋味,难以下咽啊!”黄敏霞道。

        凌雪飞淡淡的笑笑,脸上的笑容莫测高深,也不和黄敏霞一起。对匡梅招招手,道:我们走吧!”她几乎是拽着一脸苍白的匡梅就这样径直的离开了。

        黄敏霞跟在她的后面,脸sè有些烫,心暗骂凌雪飞这个姑奶奶太难伺候,今天她是豁出去了。但是结果现在说还为时过早,局面如此,不是黄敏霞能够掌控的了,他得第一时间把事情告诉周国立,让周国立来想办法!

        上好的景德镇瓷器杯,杯子如凝脂般洁白,杯子的四周,两珠墨兰栩栩如生,端真是意境高远。

        黄权不是一个高雅的人,但是把玩瓷器却是他仅有的高雅的爱好。把玩瓷器讲的心境,黄权和其他的人不同,他在心情极其糟糕的时候,手上玩瓷器最能上境界,就像现在这般,黄权用手抚mo着洁白的瓷器,神情专注,就像是在抚mo情人的脸颊。

        这几天黄权心情非常糟糕,他实在没料到,他堂堂的一大局长,竟然被两个女人大肆的冷嘲热讽,最后连嘴都不敢回,这真是荒谬之极。

        不得不承认,黄权当时有点懵,没能够保留正常的状态,究其原因,只是因为这两个女人太不按尊规出牌,尤其是黄敏霞,强硬得让人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黄权有足够的把握,即使是周国立在他面前都是不敢如此态度的,尽管周国立是副省长、公安厅长!可是周国立的一个姘fù和一个演艺圈的小明星,竟然敢比周国立还嚣张,这实在是太滑稽、太不可思议!

        黄权还真就是一个犟脾气,他就还真想看看这两个女人究竟有多少本事,不管怎么说,黄权握了主动,就等于是占了一个“理”字,有理走遍天下,她凌雪飞涉嫌偷税、受贿,证据确凿,即使是省委〖书〗记汤运国横插一杠子,那也是站不稳脚跟的。

        黄权地头蛇这个事情都把握不了,他以后还有什么威信可言?黄敏霞的背后是周国立,黄权和周国立不和是陈年旧事了。他不惧周国立,他这次还真就要碰碰周国立这尊公安厅的新掌门人。

        ,““丁,叮!”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个不停,黄权皱皱眉头一动不动,他最讨厌的就是把玩瓷器的时候被打断,这样的感觉就好像是熟睡被人猛然叫醒一般,让人心**别的不爽。

        电话声没有因为他的不爽而停下来,反倒是更加jī烈频繁,黄权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拿起桌上的电话用力一带,电话线应声而断,这下世界全静下来了。

        “梅兰竹菊”四君子,黄权唯独喜欢兰,国画的兰ua可以画出独特的韵味来,让人沉醉、陶醉。此时黄权看的就是瓷器上的兰ua,幽兰多多,似乎能够嗅到馨香阵阵。

        “咚,咚!”有人敲门,黄权眉头一皱,门被人推开,进来的是秘书小廖。

        “局……局长,那个……这个…………有个事,那……”小廖语无伦次,呼吸急促,组织语言很困难。

        “恩?”黄权哼了一声,心头不快却淡了,他了解自己的秘书,他知道,小廖这个身体肯定是生了什么事情了。他道:“有事慢慢说,不用急!”

        “那个……凌……就是那个明星,刚才在机场出现,机场的弟兄们有人看见了,问您的意思呢!”小廖结结巴巴,终于把意思说清楚了。

        “你说啥?”黄权脸sè一变,手下意识的一松,手上的杯子咣当一声掉在地摊上,很不幸,地毯虽然柔软,但是杯子依旧四分五裂了。

        黄权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地面,心一阵揪痛,这套瓷器他珍藏把玩了数十年,今天毁掉了!

        “是谁觉得其可以离境的?你查了吗?我倒想看看,是谁不给我黄老秃的面子,我呸!我……”我……”黄权恼羞成怒,兴许是震惊于凌雪飞的离开,也兴许是刚刚损毁了心爱之物而暴怒,但是不管怎样,气场吓人!

        小廖吓得脸sè煞白,道:“我……我都了解情况了,情况弄清楚了,好像偷税的事情和凌耍飞无关,已经查到了问题所在了!税务局、化局那边在跟进!”

        “狗屁!”黄权一拍桌子,气焰惊人,“我倒要看看是哪个王八羔子在拆老子的台,老子要整的人,就从来没有出过问题。”

        他边说边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脸sèyīn沉到了极点,让人瞅一眼就觉得不寒而栗!

        
    小说阅读网早餐英语拼读文小说是什么人云深不知处txt父女2020免费听书神器为什么小说叫小说小说的发展第二百七十九节 杀人不简单握(限)邓小小女主掉进全是男人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