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布衣官道 >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守户之犬耳!
        办公室里面林则姚和陈晓两人均沉默,林则姚进门陈晓便给他脸子看,由这一点可以看出,陈晓还是属于那种比较强势的领导,至少,他从城府上说,他还不算太深,远远没有到喜怒不形于sè的程度。

        这次张青云主持召开政府党委会议能有这么大的影响,这和江南的媒体是有莫大关系的,一次政府内部会议,江南电视台晚间新闻竟然破例的加时来播报,这背后没有政治干预的影子是不可能的。

        更了不得的是江南电视台不仅只是报道一天,而是在一段时间里面天天都有围绕着这次会议的专题新闻,有些报道内容与其说是宣传这次会议,还不如说是在拍张青云的马屁。

        尤其是新闻主播挑选友评论公开朗读解说的那种播报,在陈晓看来,内面有些恭维张青云的话简直是让人起鸡皮疙瘩。张青云初来江南,寸功未有,就有如此恬不知耻的恭维出现,一旦其干出一点成绩,那还了得?

        陈晓心清楚,这次媒体报道能到这样的程度,林则姚肯定在背后有推力的,身为宣传部长,林则姚用心的去工作,宣传省重要会议精神和重要领导本是他职责范围内的事,但是他用心宣传的对象是张青云则情况就不一样了。

        陈晓是副〖书〗记,宣传工作也是他管辖的范围之内,可是林则姚根本就没有请示过他就sī自做决定做指示,硬是把一次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会议,给炒火热了起来,这不是没把他这个副〖书〗记放在眼又是什么?

        另外,陈晓对张青云忌惮,这一点林则姚心是非常清楚的,他既然清楚这一点,还不顾陈晓的感受来全力支持张青云的工作”这更让陈晓觉得难以忍受。

        陈晓忍无可忍才将林则姚叫过来,要知道”在江南陈晓的分量不是林则姚可以比的,陈晓真要给林则姚一点颜sè看看那也是分分秒秒的事情,他倒想看看,林则姚是谁给的胆子,这家伙竟然胆大包天的敢跟他作对。

        陈晓不说话,他是等林则姚主动来说,而林则姚一时还真不知道从何说起,所以才有了这一屋子的尴尬。

        作为林则姚来说”他有他的苦衷,作为汪系的官员”他必须要受些约束。在张青云来江南之前,林则姚就请示过和张青云的相处之道。

        当时他得到的指示是八个字:“不可得罪,不可为敌!”出乎林则姚的预料,汪系对张青云来江南是非常的关注,是乎形常的关注,为了让林则姚不犯错误,严格按照此执行,分别有三位重量级人物亲自和他通话交换了意见。

        而这其,甚至有当年在华东吃了张青云大亏的汪森”在林则姚看来,汪森和他沟通,这怎么看都像是一种很严厉的警告,让他不要对张青云有非分之想。

        林则姚就心里就纳闷了,张青云他娘的有三头六臂不成?怎么就有这么大的能量呢?怎么连汪系高层都如此紧张,畏其如虎呢?

        还是汪峰比较了解林则姚的脾气”他和林则姚交心隐晦的表示,和张青云正面交锋不是明智之举。相比于江南其他势力的盘根错节,汪系相对简单,没有必要当这个出头鸟和张青云硬碰。

        对汪峰的这个暗示,林则姚深以为然”所以,他从来就没有想过和张青云站在对立面。当然,他也不会想和张青云走近”要想获渔翁之利,就不能够有明显的站队倾向。

        但是最近”就在半个月以前,林则姚突然接到汪系上面的电话,电话指示他,让他要全力支持张青云的工作。张青云初来江南,需要仰仗宣传部的时候多,汪峰让林则姚要无条件的支持张青云。

        这个要求给了林则姚一个措手不及,但是他也不敢违背这个意思,只是提出了自己的困难。他最大的困难自然是陈晓,他知道陈晓是怎样一个人,他更知道在陈晓的眼,其是怎样看张青云的。

        林则姚便将这些种种情况向上做了汇报,得到的反馈是让不要管这些事情,意思就是让他宁愿得罪陈晓也要支持张青云。

        林则姚对此表示很有顾虑,但是没多久他就知道了衡南的事情,接着他又知道了张青云和高谦似乎有了妥协。他很快就清楚,肯定是在汪系的高层对江南的局面有了全新的判断。

        另外,衡南的事情如果真牵扯到了江南火电集团的话,汪系也是脱不了干系的。这间是不是还有很多为林则姚不知道的内幕?

        想到这些种种,林则姚便彻底的放下了顾虑,开始一门心思的想办法向张青云靠拢。而这次张青云主持召开江南政府内部第一次大会则是黄金的机会,林则姚亲自部署加大宣传力度,这才有了这么大的局面。

        “陈〖书〗记,政府这次召开党委会议是为省委常委会作铺垫的,这次会议政府作出了一系列的重要决策,这其有很多决策是需要省委支持的。”林则姚终于开口说话了,他说了一句听起来好像有些莫名其妙的鼻。

        但是这话听在陈晓的耳则又是另外的味道,张青云在政府内部开会是统一政府内部意见,马上张青云就要剑指常委会,在常委会上,张青云要干些什么事情,他会有什么动作?

        还有,张青云如果想在常委会上有作为,他需要哪些必要条件?要知道,张青云虽然曾今是江南的老干部,但是现在其毕竟是新上任,他以省长这个身份要在常委会上有话语权还需要时间的积累。

        当然,如果他想迅的达到自己的目的也不是不可以,他唯一的一条路就是得到〖书〗记汤运国的支持。

        这些念头在陈晓的脑转过几乎没有耗时间,他一下就明白了林则姚的意思,林则姚是在提醒他,张青云说不安和汤运国〖书〗记已经有默契了,如果是这样,陈晓还飚个什么劲儿?

        至于林则姚的工作,他身为宣传部长,自然是在剩已的领导下工作,但是相比陈晓这个副〖书〗记,汤运国才是一把手,林则姚自然要支持一把手。

        陈晓脸sè连连变化,动了几次都没有出声音来,他被林则姚这一句话呛得不轻,但是他也意识到,他还真没有和汤运国交换过意见,难不成汤运国真就会支持张青云?

        陈晓和汤运国搭档多年,他自然走了解汤〖,汤书记现在正处在一个非常矛盾的当口,一方面,汤运国对张青云其实并不很喜欢,汤运国是个四平八稳的人,而纵观张青云的政治生涯,这人显然是个冒险派,这样的干部是得不到汤运国赏识的。

        但是另一方面,汤运国的〖书〗记任上都换了几任省长了,张青云是第三个省长,汤运国现在面临极大的压力,如果这次张青云还不能够把江南的局面扭转过来,他汤运国就是再“不倒翁”这次也要下了,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

        这样两方面也就导致了汤运国在处理和张青云关系的时候可能会出现矛盾的问题,汤运国可能是既要压制张青云,又不得不支持张青云。

        “难不成这一次汤〖书〗记会大力支持张青云吗?”陈晓心不断的想着各种可能xìng,他越想心越没有底,终于忍不住抓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你好,是凡刚主任吧!我陈晓,〖书〗记现在在忙吗?”电话接通,陈晓开门见山的道。

        “对!陈〖书〗记,现在电话可能不方便转进去,要不你等一个小时再打过来,怎么样?”接电话的是汤运国的秘书凡刚,他直接歉意的把话给封死了。

        陈晓一愣,下意识的道:“怎么?〖书〗记会见什么重要客人吗?怎么电话都不能转?”

        “这……,呃,是省长正在和〖书〗记会谈,〖书〗记叮嘱了,任何人不得打扰!”凡刚道。

        陈晓脸一下变了,道:“哦,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陈晓觉得浑身痒得难受,想用手去挠,又不知道将手伸到哪个位置合适,他人已经站起身来开始在房间里面踱步。林则姚一语成谶,张青云还真去见〖书〗记了,他们之间的会谈涉及到的是那些内容?

        张青云会直接向〖书〗记要人事权吗?〖书〗记会全力支持张青云的工作吗?”

        各种纷繁芜杂的问题迅充斥了陈晓的脑海,一时让他心神有些乱。看陈晓的那副模样,先前心情还有些忐忑的林则姚心也有些底了。

        同时,林则姚心对江南的局面也有了一个判断。他忽地想到了自己在上看到的某个评论,这条评论是一个友将张青云和其他江南主要领导比较的。

        评论陈晓被说成是“守户之犬”林则姚第一眼看到这个评语感到好笑,但是现在他却觉得好像这个评论不无道理。

        相比张青云来说,陈晓无论是视野还是气量都狭窄很多,张青云是放眼江南,陈晓则是关心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是“守户之犬”又是什么?

        
    今年冬天下雪吗h段戏里戏外(现场)_一叶孤舟完结的巅峰小说排行榜竹马弄青梅全文未删减哪些值得你熬夜看完的肉完本免费小说继兄高high多肉小说排行榜前10名懒人听书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