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布衣官道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风声来了
        黄城市西卑体育馆,今夜是凌雪飞的演唱会。张青云驾域。爪却怎么也找不到地方停车。

        体育场内内外外全是狂热的歌迷,艾嘉坐在车上也是激动万分,她和卞华两人一人准备了一套道具,看来两口子都是凌雪飞的级粉丝。

        绕体育馆转了一周,所有的停车场都开了红灯,张青云没办法,只好道:“你们俩下车吧!不是我不去,没地方停车没办法!”

        “这,,这有些不好吧!”艾嘉道。

        “有什么不好的?想听歌唱片不是一样吗?非要这么多人凑热闹。”张青云道。

        艾嘉吐吐舌头不再说话。张青云找了一个地方将车停下,两人下车瞬间没人潮淹没。

        张青云摇摇头,现在的歌迷太狂热了,难怪那么多人挤破头都想当歌星。唱得不行,就闹绯闻。性、吸毒、撞车、斗殴,什么狠就整什么,整过以后名气一涨立马身价倍增,共和国的追星族真是悲哀啊!

        开车回来的路上,张青云网下体育馆路里面便碰上几辆警车簇拥着两辆加长宾利里面驶来,张青云脸色微微一变,他知道定是凌雪飞的车队。金城公司运作得有点过火了,怎么会请到警车开路?

        张青云靠边,车队缓缓从旁边驶过,最后一辆警车却停了下来,窗子摇下,那不是韦强是谁?

        “哎!青云,你怎么在这儿呢?不去听的演唱会吗?”韦强车缓缓靠近,笑道。

        “你们怎么回事?竟然动用警车开道,省公安厅不是专门下文严令禁止这种行为吗?”张青云道。

        韦强眼一瞪道:“你不要把我搅和进去,我只是跟在他们后面凑数的,混个停车位和门票而已!文化产业现在受重视啊,省政府专门下文要大力加强江南省传媒文化产业展,凌雪飞这样的巨星来蓉城,公安局安排几个人护送一下有什么奇怪的呢?对了,你说话这么冲,不会跟闹什么别扭了吧?”

        “去。去!我和她本就没什么,哪里来的别扭一说,你还是看你的演唱会吧!我回家了!”张青云怒骂了一句,离合器一松,车往前。

        张青云一路驾车到雍景园才将车停下,一下车韦强的车也到了。车停稳,他便将脑袋伸出来道:“哎!我说你是不是真被那女人甩了,如果是真的,我找几个凯子教一下她,保证整得他服服帖帖的。”

        “你说什么?哪个女人呐?一天就知道瞎胡扯!”张青云笑骂道。

        韦强嘿嘿一笑,道:“我明白了,你只是玩玩而已,我说也是嘛!青云同志

        见韦强越说越离谱,张青云上前一把将他揪住道:“你还是少说两句吧!小心我去你爸那里告状。说你和汪哲一起猥亵未成年少女。”

        “哈韦强干笑两声,“去就去,你就别装了,一肚子男盗女娼,不然你怎么知道猥亵未成年少女的?准是天天脑子里想着这事

        韦强这小子一扯上女人。不怕你嘴皮子利索,终究不是他的对手,张青云摆手服输,道:“好了!不要扯那些没用的了,上去楼上喝几杯吧!我就知道你是有什么事儿跟我说。”

        韦强得意的一笑,像一只得胜而归的公鸡,张青云一把扯上他,两人上楼。

        “那个”青云呐!我爸跟我说最近组织部对你们督察室干部进行了考察,你可能要动哦!”来到楼上,两人坐下后,韦强道。

        张青云心猛然一跳,猛看向韦强,良久脸色渐渐平和道:“胡扯,我怎么可能会动?你认为我有可能成为地市领导班子的一员?我提处级才去年的事,今年吾进一步,亏你还是党的干部,这也想得出来?”

        张青云说完,从橱柜里拿出一瓶干红,倒了两杯酒,给韦强递过去一杯,心想韦强这子八成是在涮人。

        “我也觉愕不太可能。可昨天在家我听爸接电话,隐隐听他说“张青云同志是有能力的,我个人认为他可以胜任这幅担子!,当时我就留了心,我还以为你知道了哩。”韦强道。

        张青云一呆,细细看韦强。现他神色不似作伪,而且他也没有必要撒这个谎。不过这事听起来又有些匪夷所思,韦忠国接电话说那样的话,只有可能省常委会领导在私下里通气,是谁给韦忠国打的电话??

        张青云摇摇头,还是觉的这事邪乎,自己要提拔,在组织部就会直接枪毙,怎么可能会提交常委会讨论?不过韦强既然这样说了,张青云又不能不信,一时心里七上八下。

        “青云,如果你真能进的市领导班子,啧啧,飞岁的副市长或者市委副书记,别说在江南,就是在全国你都要出名了。”韦强抿了一口酒。哈哈笑道。

        张青云眼一眯,道:“你觉得有这种可能吗?做梦吧?”口中虽然这样说,心中却想自己即使要动,十有**也

        什么岗会上常委会呢?张青云实在想不出办公厅除了秘书长和副秘书长人选外,还有什么人事任命要拿到常委会上讨论。办公厅处以下干部调动,基本都是秘书长向组织部通气,组织部和人事处直接搞定了,常委会根本就只是一个流程。

        良久,他心中一动。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常委秘书。莫非有人有意将自己调常委办公室秘书处?那样韦忠国关注一下就正常了,很有可能是他看中自己做他的秘书。

        一念及此,张青云心念电转,常务副省长秘书和自己这个督察室分管主任比基本相差无几。只是领导秘书距离领导近,往上爬的机会。

        不过这种情况主要把书记、省长和党群书记的秘书身上出现得比较多,秘书处其他常丢秘书也不一定。从这方面说常务副省长秘书还不如督察室副主任,毕竟韦忠国在省委的排名已经到第五了。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张青云笑了笑,渐渐平定了心绪。现在想啥也没用,先把手头上工作做好才是正经事。

        接下来张青云便打电话所酒店准备了几个菜,就在家里和韦强小酌胡侃了起来。两人平时都忙,难得有机会这样坐下来正经的聊聊天,一时倒也聊得很投机。

        从党校毕业一年多。张青云是真实的感受到了韦强的变化,说起在金水区公安局的工作情况,他思路很清晰。言辞中透露,金水政法委书记被纪委盯上了,他正在运作如何将金水政法这摊子全部抓在自己手中。

        说起公安局长进常委班子,这也是近几年一个政治改革。其实根本是公安局长高配,韦强的正式官职应该是金水区委常委兼公安局长,而他现在的目标就是耍成为金水区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可别看这个小小的变化,行政级别虽然没动,但是实权大很多,毕竟公安局长进常委,没兼任政法委书记总是经常遭到掣肘。看来韦强现在也知道用心思了。

        两人喝喝侃侃,一直到十一点,韦强才提出回去,张青云送他刚出门,兜里的电话便响起,一看是黄姚,他连忙接听。

        “张主任吗?你现在在什么位置呢?”电话里黄姚轻笑道。

        “真景园!”

        “恩?”你没有听演唱会吗?我现在西城体育馆,以为你也在这里,想找你一起喝上两杯呢”。黄姚道。

        张青云笑笑,道:“喝酒就算了,和你喝酒没一次能讨好,对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谈呐!”

        “有,当然有!我找你谈的事就是我爸这两天想见一下你,你什么时候有空过去一趟吧”。黄姚道。

        张青云长身而起,脸一变,心想黄新权要自己干啥?他连忙道:“我什么时候都可以,就不知道黄书记什么时候有空!”

        “呵呵,不用那么紧张。不一定是找你谈工作。”黄姚道,“我明天跟你打电话吧!记的不要带礼物哦!”

        张青云心里一松,黄姚说得有道理,如果是工作的事,黄新权的秘书联系自己才合适,看来可能和工作关系不大,可是除了工作,还有什么事情呢?

        对黄新权,张青云其实一直觉得有些神秘,原来他以为黄新权是郭系的人,不过从他对郭家的态度,张青云否定了这种可能。但是京城没有听过有姓黄的大领导。也没有黄系一说。

        看得出来,黄新权这个人家底其实很殷实,但是从平日做派看,应该是组织观点很强的官员。这就有些难以解释了。

        一个人想了一会儿。张青云才想起演唱会的事儿,给艾嘉打电话她已经和卞华两人自己打车在回家的路上了小丫头当然免不了要激动一番,直嚷嚷要张青云带她见凌雪飞一面,她想和人家合影。

        被艾嘉吵得一阵头大。张青云不禁暗骂赵佳瑶八卦,如果不是赵佳瑶胡乱瞎说,艾嘉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现在倒好,凌雪毛摊上了这么一全忠实的粉丝,自己以后的麻烦还不知有多少。

        “好了,好了,不要吵!这事没得商量”张青云道,心中突然一动,话锋一转道:“也不是没有商量,我们做个交易好不好?”

        艾嘉网感到一阵沮丧。听到张青云后面的话,兴致马上来了。忙道:“什么交易?说吧。我艾嘉出马就没有什么事情搞不定的!”

        张青云一笑,然后丐上将耿霜的情况跟她说了一遍,称艾嘉如果能有办法将耿霜弄到蓉城呆几天,凌雪飞那边自己就帮她活动,谁知张青云的话还没说我,艾嘉马上便惊喜道:

        “嫂子真在海东吗?我就知道你们关系没有断,快把她联系方式给我,我说哥,你就将心放在肚子里吧!有我艾嘉出马,妓子铁石心肠也要过来蓉城,呵呵”

        张青云叹了一口气,暗道:“但愿如此吧!”随即便将耿霜的手机告诉了艾嘉。

        对自己这个妹妹张青云还走了解的。大大咧咧只是外表,这平犬旧心集满了生意人的小精明,对人的心思尤其吃得诱六”

        就说蓉城房子的事。当初卞辉煌是想在穆县购房的,可艾嘉心里像猫爪似的想在市区买房,可这丫头鬼精灵,不直接找公公说,而是给张青云打电话撒娇。

        这才有后来卞辉煌和张青云聊天时,张青云及时给了他建议,最终松了艾嘉的愿。从这件小事就能看出艾嘉的小心眼。

        张青云心里清楚,耿霜心里对和自己保持距离其实是很痛苦的,她是个理性而讲感情的女人,她做的一切都是为自己好,这种情况下张青云不好逼她,也只能寄希望看看艾嘉这个。鬼精灵有没有办法了。

        只要艾嘉能将耿霜赚到蓉城呆上几天,这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渐渐两人心结就会慢慢解开,即使最终不能进入婚姻殿堂,至少两人的交往不会有现在这样多的顾忌了。

        第二天下班的时候。张青云接到的黄姚的电话,说黄新权晚上在家,要张青云晚上8点钟去省委一号院一趟。

        挂了电话,张青云不敢怠慢,就在省委外面的小餐厅吃了一点饭,然后驾车直奔黄姚家而去。

        车开到省委8号楼下,张青云隐隐看到黄新权书房里有灯光射出来,他将车停好,下车深吸了一口气,快步上前按下了门铃。

        “来了,来了!”黄姚的声音从院子里响起,门缓缓打开,张青云一呆,门口站着的竟然是郭雪芳。

        皱了皱眉头,张青云道:“郭小姐,怎么又羡慕江南山水了?忍不住来咱江南逛逛?”

        郭雪芳脸上似笑非笑。盯着张青云看。张青云感觉这个女人几月没见,变化还真不至少眉宇间那种黯然的神色没有了,头剪短成碎,竟然有了几分英气。

        很职业的穿着,上身雪白的衬衫,袖子摞起一截,露出一截洁白的胳膊。一双纤纤玉手环抱在胸前,挤压着得胸脯微微有些变型,让人不敢多看。

        下身是一条黑色的宽筒裤子,浑圆的大腿却凸显得很好,风韵别致,的顶级诱惑。

        “今天是黄叔的生日。你就这样空着两手?”郭雪芳道,声音异常的飘忽。

        张青云神色一滞,眉头皱得更深,这个女人说的也不知是真是假,如果是真,那真就糗大了。黄书记不在意,自己也不好意思啊?

        “哎!你们两个在门口磨叽啥呢?是不是一段时间没见面了,这一见面就两眼泪汪汪啊?”院子里又响起黄姚的声音,取笑的意味很浓。

        张青云嘴唇抽*动了一下。道:“还是先进门吧!这个时候即使知情,返回准备礼物也晚了,不是吗?”

        郭雪芳退后一步,将门打开,鼻子微。享了一声,本以为能将这家伙一军,没想到这家伙脸皮厚得令人吃惊,呆会儿看你如何收场!

        进到院里,张青云才看见黄姚和郭雨在布置院子,还有一个形似佣人的老者帮忙。张青云一眼就看见了生日蛋糕,脸色一变。

        “进来吧!张主任。择日不如撞日,网好我爸生日,请你来捧一下场。”黄姚娇声道。

        张青云脸上一青,才知道郭雪芳根本没有撒谎,可是省党群书记的生日怎么会是这个排场?张青云觉得不可思议,脸上却挂不住,对黄姚道:“你这丫头,怎么不早说?你这不是让我尴尬吗?”

        黄姚不语,讪讪一笑。郭雨则上前拍拍张青云的肩膀道:“黄叔的性子你知道的,如果你今天拿了礼物来,指定又要拿回去。那不是多此一举吗?再说黄叔今天生日也只是自家人才知道,按照档案,他是十二月一日过生呢。”

        张青云和郭雨握了一下手,再没说啥,不过心里总有些不自在,面子还是拉不下来。这时小楼一层客厅的门吱呀开了,刚才那位忙活的佣人过来道:

        “张同志,黄书记在书房,年你马上过去!”

        张青云面色一正,看了一眼郭雨,郭雨笑道:“我陪你一起去

        黄新权书房的门开着。郭雨和张青云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书房门口,站了半晌才听见黄新权的声音:“你们进来坐吧!”

        进门,黄新权正背着手看着墙上,墙上挂着一副地图。上面到处标注了红箭头和蓝箭头,张青云一眼便看出是一副军用地图。

        张青云心里满腹狐疑,黄新权一党群书记,怎么研究起军用地图了?很突兀,很让人难以理解。不过黄新权没有回头,郭雨和张青云也没敢打扰他。

        最后还是郭雨先坐下。朝张青云招招手轻声道:“青云。先坐吧!黄叔可能还要看一会儿,这是他多年的习惯了,每年的今天他都要看一下这幅地图的。”

        “咳!咳!”黄嵩山咳嗽了一声,回头道:“就你多嘴!”随即给了张青云一抹微笑,缓缓的坐了下来。

        
    看书网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的草坪七猫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性欲小说待办事项(1v1)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笔趣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