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医道官途 >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佛曰:不可说】(上)
        申请是蒋洪刚递上去的,可是第一个将好消息通知张扬的人却是陈岗,在这件事上陈岗并没有出多少力,但是他不会放弃这个向张扬示好的机会,想想自己兄弟俩的把柄都被张扬牢牢握在手中,陈岗对自己的这种献媚行为就觉得理所当然起来,他认为自己这是形势所迫,被逼无奈,有句话怎么说,叫识时务者为俊杰,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在眼前的形势下暂时低头未必是什么坏事。

        北港政坛中萌生退意的人不仅仅是项诚一个,陈岗自从被张扬抓了个现形之后,就有了尽早退出的打算,而且他的退出肯定要比项诚更坚决更彻底,但是现在时机未到,趁着自己对张扬还有些利用价值,必须要积极准备,一旦时机成熟,马上功成身退。多年的从政经验告诉陈岗,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表现出远离张扬的意思,只有靠得越近,才能让他放松对自己的警惕,也只有这样,才能找到更好的机会。

        张扬递交申请的时候,原没指望项诚会痛痛快快的同意,可是这次项诚的态度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张扬很快就想明白了这个道理,项诚或许是想透了,自己上升的趋势没有人可以拦得住,滨海的发展也是一样,既然拦不住,索性对自己不闻不问。项诚现在的处境并不妙,即使在北港领导层内部,也产生了不和谐的音符。他的主要精力应该会放在北港内部。而不是继续和张扬纠缠下去。

        张扬接到陈岗这个电话的时候,正走在白岛七彩湾的卵石滩上,萧玫红身穿灰色长裙,披着白色披肩陪在他的右侧,海风掠过,拂动她的披肩秀发,同时也将她身体淡淡的幽香送入张大官人的鼻息之中,女人的体香远比花香更加醉人。

        张大官人这次前来白岛是为萧国成复诊的,自从他从荆山返回,一直都想来这里。想和萧国成面对面的说说话,不知为何,他总是将萧国成和萧明轩这两个人重叠在一起,张大官人试图从萧国成的身上找到一些答案。这段时间,他通过种种关系调查萧国成的资料,可是并没有什么结果。事情越是神秘,越是刻意激起张大官人的兴趣,张扬的年龄增长了,官位提升了,可是他的好奇心却没有丝毫减弱。

        萧玫红被海风吹得眯起了美眸,这样的神态让她显得格外性感,她轻轻抚起耳边的乱发,望着远方波涛起伏的海面。轻声道:“今天的风好大。”

        张扬道:“咱们还是快点去见萧先生,帮他复诊之后,我还赶着回去呢。”

        萧玫红笑道:“吃了晚饭再走,我派游艇送你回去。”

        张扬道:“你们那艘游艇实在太招眼,别人看到还不知说我什么。”

        萧玫红道:“你不是从不怕别人说你吗?”

        张扬道:“谁说的?夸我我不怕,可骂我我烦着呢!”

        萧玫红笑道:“那是,没人喜欢被别人骂!”

        萧国成今天仍在观邸一号等着张扬,一段时间不见,萧国成的精神恢复了好多,张扬的治疗给了他很大的帮助。自从那次之后,他身体的蛊毒就没有犯过。

        萧玫红将张扬带到萧国成面前,她向张扬笑了笑道:“你们聊,我去准备晚餐。”

        张扬道:“别,我帮萧先生复诊完就走。”

        萧国成笑道:“怎么?害怕我催你还钱。这就急着走?”

        听到萧国成这么说,张大官人不由得乐了起来:“萧先生。您这么一说我还真不走了,今晚吃什么?”

        萧国成道:“麦琪儿的厨艺很不错,咱们就尝尝她亲手做的晚餐。”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好啊,要不要我洗胃恭候啊!”

        萧玫红格格笑道:“张书记,你害怕我在饭菜里下肚啊,连洗胃都准备好了。”她转身走了。

        萧国成倒了杯茶给张扬,张扬伸手去接,确切地说是双手去接,萧国成的目光落在张扬的手腕上,左腕上的钻表并没有引起萧国成的注意,真正引起他注意的是张扬右腕的佛珠,萧国成明显愣了一下,甚至于茶杯交到张扬手中之后他都没有意识到,直到张扬叫了他一声,萧国成方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将茶杯交给张扬,指了指张扬手上的佛珠道:“戴错了!”

        张大官人今天将孟传美的这串佛珠带出来的真正目的就是要给萧国成看,他喝了口茶,一幅糊里糊涂的样子:“什么?什么错了?”

        萧国成道:“佛认为左手是善手,也就是净手,所以佛珠应该戴在左手,学佛要执着于善。”

        张扬笑道:“我不信佛,这串念珠是一位长辈送给我的。”他褪下念珠递给萧国成道:“萧先生,您看来识货,您帮我看看,这串念珠是不是很贵?”

        萧国成接了过去,他低声道:“左手持念珠,右手持转经轮……”当他转动念珠看到其中一颗珠子上的虚幻两个字的时候,目光凝滞在那里。

        张大官人看到萧国成的表情变化,此时更认定萧国成和孟传美有些关系,今天带念珠过来真是找对人了。

        萧国成低声道:“虚幻!”旋即陷入沉思之中,过了一会儿,他转动了一下念珠,目光却并未望向张扬:“张扬,我冒昧地问上一句,这念珠是谁给你的?”

        张扬道:“一位刚刚逝去的长辈,萧先生认得这串佛珠?”

        张大官人本以为萧国成会否认,可是他没想到萧国成居然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道:“这串佛珠和我曾经丢失的一串几乎一模一样。”萧国成还是没有肯定说这串佛珠就是他丢失的那串。

        张大官人一脸的错愕,其中七分伪装,三分是发自内心,他惊声道:“怎么可能?”

        萧国成望着他,淡然一笑,摇了摇头道:“这世上相似的东西实在太多,或许是我看错了。”他将念珠交还给张扬。

        张大官人接过佛珠却并没有马上戴到手上,而是放在了茶几上,他故意让这串佛珠停留在萧国成的视野中。

        张扬道:“其实送我这串佛珠的长辈已经去世了。”

        萧国成的表情宛如古井不波道:“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张扬道:“这段时间我心情一直都很苦闷,生命实在是太过脆弱了。”

        萧国成道:“佛曰:笑着面对,不去埋怨。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张扬道:“我是个俗人,永远做不到佛的境界。”

        萧国成道:“我也做不到,可是我知道佛说的很有道理。”

        张大官人感叹道:“我忽然感觉到有些事来得太突然,昨天还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今天却只能存在于我的回忆之中……”他本来说的是孟传美,可是脑海中想起的却是顾佳彤的样子。

        萧国成道:“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张扬点了点头,感悟着萧国成所说的禅理,他低声道:“生死别离在佛的眼中算不上什么,因为佛相信有轮回,佛可永存,而我们这些俗人却只有一世性命,对我们来说生死别离即是永恒。”

        “爱别离,怨憎会,撒手归西,全是无类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萧国成的目光再度落在茶几上的佛珠上。虚幻!可这世上又有几人能够将所有的一切视为虚幻,假如一个人真的可以将发生的一切视为虚幻,那么他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张扬道:“我心中非常内疚。”

        “内疚什么?”

        张扬道:“我明明可以救她,可是却因为我的疏忽而错过。”

        萧国成道:“种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他的面部表情虽然平静,可是他的目光已经乱了。

        张扬道:“如果我答应送她去西山寺,如果我不是太过疏忽,她就不会从望尘崖上跳下去。”张扬的眼圈红了,在孟传美自杀的事情上,他总认为自己要负担一份责任,如果他考虑的再周全一些,或许就能够避免。

        萧国成此时的脸色变得无比苍白,他的手指颤抖着拿起了那串佛珠,慢慢转动,轻巧的念珠在他的手中似乎有着千钧重量。脑海中忽然响起一个声音:“前世五百年的回眸才换得今世的擦肩而过!为何不必?一切皆为虚幻。”

        张扬道:“萧先生认得这串佛珠?”他已经是第二次问这句话。

        萧国成道:“认得,这串佛珠正是我丢失的那一串……”

        张扬道:“可这串佛珠是一个女人送给我孟阿姨的!”

        萧国成道:“世上的每件事都有因果。”

        张扬道:“佛不是说,一切皆为虚幻?”

        萧国成闭上双眼道:“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是错!”

        
    第三书包辣肉网文小说网下载书旗小说喜马拉雅免费听小说小说txt下载十大完结巅峰玄幻小说小说原著通房1v1熬夜不辜负月亮123言情网半夜躲被窝里偷偷大笑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