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医道官途 > 正文 第八百九十二章【复活】(上)
        张扬知道自已在南韩不宜多留,以权正泰为首的韩国情报人员肯定在找自己,只有回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占尽主场之利,事情才会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

        张扬先给国内的楚嫣然打了个电话,今天已经是正月初八,楚嫣然听说他跑到了韩国也是颇为诧异,不过她也知道张扬是个闲不住的xìng子,让张扬记住正月十五一定要返回东江,外婆准备过完元宵节就走,张扬连连应承下来。

        这段时间最为担心张扬的却是乔梦姐,因为她知道张扬前往北韩的真正目的,张扬走得这些天,她一直都在为张扬担忧着。

        接到张扬的电话,乔梦媛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说,可是话到chún边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握着电话在那头轻声啜泣起来。

        听到电话那头乔梦媛的哭泣声,张扬顿时慌了手脚:“那啥丫头,你别哭啊,我又没招你,没惹你的,你哭什么?”

        乔梦媛抽抽噎噎道:“你惹我了,就是你惹我了”

        张扬道:“丫头,别介,咱不是一直都通情达理秀外慧中的嘛?

        今儿怎么突然不讲道理了?“乔梦媛泣声道:“你知不知道这些天我是怎么过来的?我我恨你!”

        张大官人呵呵笑了起来。

        乔梦媛忍不住骂道:“没良心,没心没肺!你混蛋!”

        她那边越骂,张大官人却是越发的开心,骂你那是证明在乎你,别看乔梦姐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摆出一副拒他于千里之外的架势,可她的内心深处是在乎自己的。

        乔梦媛骂完之后,气消了一些,轻声道:“你还好吗?”

        张扬道:“不知道有多好,我从北韩偷渡到南韩了,目前正在金尚元先生的家里做客。”

        乔梦媛听他这样说彻底放下心来,张扬到了南韩就意味着他已经脱离了险境,她轻声道:“什么时候回来?”

        张扬道:“很快吧。”

        乔梦媛道:“北韩的事情解决的怎样?”

        “还算顺利,人救出来了,不过可能会留下一些麻烦。”

        “什么麻烦?”

        “李银日的儿子死了,不是我干的!”

        乔梦媛叹了口气道:“别管发生什么事,只要你平安就好,尽快回来吧。”

        张扬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在汉城,不会有事的。”

        乔梦媛挂上电话之前,轻声道:“帮我问候金敏儿!”

        张大官人挂上电话,才意识到乔梦媛的这句话包含着很深的含义,难道她早就察觉自己和金敏儿之间有点问题?这厮在感情上绝对是个一往直前从来不去考虑后果的勇者,管他呢,只要老子喜欢,一个不能少!

        张扬对金敏儿还有一份别样的情节,金敏儿的外貌长得和他前世情人春雪晴是一模一样,他甚至以为金敏儿也是和自己一样,从大隋朝那会儿穿越过来的,可金敏儿在张扬面前的表现完全是一个现代的女孩儿,对春雪晴,对大隋朝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印象,也许这世上真的有人可以长得如此相似。

        金敏儿从第一次见到张扬起,就已经察觉到他看自己的那种深情款款的目光,后来才知道张扬曾经有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友,

        每次见到张扬的时候,她忍不住想问,自己和他的那位前任女友是不是真的很像?

        当天下午,张扬在金敏儿的陪同下前往汉城景福宫游览了一圈,景福宫是朝鲜王朝的正宫,已经有五百多年的历史,得名于〖中〗国的《诗经》中的一句话,君子万年,介尔景福。真正到达韩国才会发现,这个国家几乎每一个细节都受到中华文化的影响,曾有人说过,想看明文化要到韩国,的确是有几分道理的,因为刚刚游历了北韩,张扬在心中不由自主的将平壤和汉城做了一个对比,平壤的落后是显而易见的。他并不想去评论两国的政策,真正造成这种差距的应该是执政者的不同,如今的北韩已经步入一个独裁的怪圈,和开放的南韩相比,两者的差距是巨大的,而且只会越来越大。

        金敏儿陪同张扬游览景福宫一是为了尽地主之谊,二是为了让他放松一下心情,两人来到香远楼前,金敏儿道:“感觉怎样?”

        张扬笑了笑道:“朝鲜文化和中华文化同宗同源。”

        金敏儿道:“的确,我们国家的很多文化都是从中华文化中学习过来的。”

        张扬笑道:“很少有韩国人这么认为。”

        金敏儿道:“大韩民族的自尊心很强,其中有一部分人不愿正视历史,但是请相信,只是一少部分人,他们代表不了我们的国家。”

        张扬点了点头,望着香远楼前的池塘,他低声道:’,来到这里,我总有一种错觉,仿佛回到了古代!”金敏儿道:“在这样的历史氛围中,远离尘世的喧嚣,的确容易让人忘却时空的概念,其实我在故宫的时候也有这样的错觉。”

        张扬笑道:“真的?”

        金敏儿点了点头:“不知为何,我对故宫总有种亲切感。”明澈如水的美眸望着张扬,小声道:“张扬,你说过我很像你过去的一个女朋友,真的有那么像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她叫春雪晴,你和她一模一样。”他闭上眼睛,想起春雪晴坐在画舫之上,手抚琵琶,浅唱低吟的情景,一切仿佛就在昨日,却又似乎遥不可及。

        “你很爱她?”金敏儿小心翼翼的问道。

        张扬没说话,睁开双目望着金敏儿的俏脸,金敏儿敏锐地察觉到他目光中的那种难以描摹的柔情,她的一颗心不禁加速跳动,咬了咬樱chún道:“你一定很爱她!”张扬微笑看着金敏儿,不知她因何会得出这个结论。

        金敏儿有些害羞的逃避张扬的眼神,正是张扬这深情的眼神让她确信,张扬对春雪晴的爱一定相当的真挚,可是她的内心却又感到失落,因为她知道张扬深情的目光并不属于自己,他只是将自己当成了春雪晴,她垂下头,小声道:“走吧!”

        离开景福宫,来到停车场前,金敏儿打电话让司机开车过来,两人正在等车的时候,张扬看到远处,一个熟悉的背影正在走上一辆黑sè的宾利轿车,那女郎上车之前,回头向景福宫的方向又望了一眼。

        张大官人仿佛被一颗子弹击中了心脏,整个人瞬间凝固在那里,他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女郎秀眉弯弯,凤目明澈,目光之中带着与生俱来的雍容华贵的味道,根本就是顾佳彤,张扬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他用力砸了砸眼睛,此时那女郎已经上了汽车,张扬顾不上向金敏儿解释,他大步向前追去,可没等他追上那辆宾利车,一辆黑sè现代汽车拦住了他的去路。

        车内下来了四名身穿黑衣带着墨镜的男子,他们呈前后夹击之势包围住了张扬,为首一人冷冷道:“张先生,我想你陪我们走一趟。”张扬看到那辆宾利车已经消失在远方的拐角处,心中又急又气,他怒吼道:“滚开!”一把就将为首的那名男子推到一边,然后腾空跳跃起来,越过那辆现代轿车,发足向前方追去。

        几名黑衣男子全都掏出电击枪循责张扬的脚步追了上去。

        金敏儿也没想到突然会发生这种状况,她也在后面追赶起来,大声道:“嗨!你们干什么!”一名身穿黑sè西装打着领带的男子伸手拦住了金敏儿的去路,他微笑道:“金小姐,你最好不要过问这件事。”

        金敏儿柳眉倒竖,怒道:“滚开,他是我的朋友!”

        张扬此时已经追到街道的拐角处,可是那辆宾利轿车早已走得无影无踪,张扬此时方才想起自己刚刚只顾着追赶顾佳彤,却忘记了去记下车牌号码,他懊恼的直跺脚。

        此时那四名黑衣人也追到了他的身后,一人扣动扳机,电击枪射中张扬的肩头,一道蓝sè的电光在张扬的上臂闪过,张大官人感觉到肩膀麻木了一下,可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几名黑衣人看到他没什么反应,一个接着一个的扣动扳机,张大官人心头又是沮丧又是恼火,把没追上顾佳彤的怒火全都发泄在几名韩国特工的身上,他扯下身上的电击枪,宛如猎猫般冲了上去,只一拳就将对面的那名韩国特工打得横飞了出去,那货飞出了足有三米多远,撞在道路边的一辆红sè起亚汽车上,将汽车顶棚砸得凹陷了下去。

        其他三名特工看到势头不妙,同时摆出跄拳道的架势向张扬发动攻击”跄拳道作为韩国的国民〖运〗动已经深植人心,这帮韩国特工不乏跄拳道高手在内。

        只可惜他们遇到的是张扬,一人脚还没抬起来呢,张扬的右脚已经踹中了他的小腹,另外一名特工一个回旋踢,脚抬得蛮高,可惜被张大官人一脚扫在他站立在地面上的足踝上,惨叫着捂着脚摔倒了下去,剩下的那名特工来了一个腾空反轮踢,这货跳得最高,挨得最惨,被抓住破绽一拳就砸在他的kù裆上,这还是张大官人手下留情,不然这一拳保管让他的子孙根变成肉酱。

        那啥,谁说过佳彤复活就投月票的,做人要厚道,说话不能不算数哦!(未完待续。!。

        
    沈教授,请你矜持点击率过亿的小说能看到让你流水的小说苏雅雯陈蓉小说许芸溪许熙辰小说纵横女主和男主翻云覆雨的小说番茄看书免费完整版师姐还要吗女总裁的上门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