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医道官途 > 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活着真好】(下)
        顾允知头上带着蓝色遮阳帽,身穿一套深蓝色运垩动服,手拿着渔具,一手拿着塑料桶,他出门准备去钓鱼,正看到张扬躺在这里。顾光知笑道:“从江城大老远跑到这里来晒太阳,你小子好大的闲情逸致。”

        张扬笑道:“我其实是来看您的!”

        顾允知笑道:“好啊,这两天就我一个人在家,寂寞的很,走吧,跟我钓鱼去!”

        张扬道:“我开车带您过去!”

        顾允知摇了摇头道:“不用,走过去,前面不远就到了,生命在于运垩动,对我这种年龄来说,现在不动以后想动都动不了了。”

        张扬哈哈笑道:“顾伯伯,您是老当益壮,我感觉比我上次见你的时候您好像又年青了许多。”

        顾允知道:“官场中呆久了你的真性情也开始变味了,没说两句话呢,就拍起了马屁,不由自主吧!”

        张扬点了点头道:“顾伯伯明察秋毫,在这个染缸中呆久了,行为举止不知不觉就沾染上了官场上的习气,您看到我这样,听到我这么说话,是不是有种亲切感?会不会感觉到有些怀旧呢?”

        顾允知笑而不语,他的步幅很大,虽然顾允知已经离休,张扬还是保持着相当的尊重,落在他后面半步左右,亦步亦趋的跟着他。虽然张扬和顾允知的交流也不算多,可是他对顾允知始终有种说不出的钦佩和尊重,这种感觉甚至超过了宋怀明。相比现任省委书垩记乔振梁,顾光知给人的感觉并不是那么容易接近,可是张扬还是觉着顾允知更亲近一些。

        两人走了一里多路,来到林木掩映的一条小河之中,秋日的树林色彩缤纷,河水也被渲染的丰富多彩,顾允知选好地方,将水桶放下,取出他的渔具,开始栓线。

        张扬蹲在一旁给他帮忙。

        顾允知道:“还有一根手杆,你也玩会儿!”

        张扬道:“我看您钓吧,我性子燥,坐不住!”

        顾允知微笑道:“在丰泽坐得很安稳啊,当县太爷的感觉不错!”

        张大官人苦笑道:“顾伯伯,您别寒碜我了,我在丰泽连前五名也排不进去。”

        顾允知拴好了线,将鱼饵投入小河之中,坐在小马扎上,目光很专注的盯着河面。

        张扬在他一旁的草地上坐下了,两只脚盘在一起。

        顾允知道:“来东江有事?”

        张扬点了点头道:“明天纪委曾书垩记的女儿曾丽萍结婚,我特地过来参加婚礼。”

        顾允知哦了一声:“你不说,我几乎忘了,老曾也给我打过电话,等会儿你帮我把礼金带过去,我就不去了。”

        张扬道:“为什么不去啊,您真想与世隔绝啊?”

        顾允知微笑道:“那倒不是,平日里我常去书画院棋院,和这帮同事也经常接触,不过这种太热闹的场合我不想去,我去了人家还得抽出功夫接待我,很多过去的老同事老下属,看到我必须要考虑怎样面对我”我是个过气的领导,让人家虚情假意的奉承我,我不舒服,人家也不舒服,何必让自己不爽,让别人难做呢?”

        张扬暗暗佩服顾允知的明智,他笑道:“我怎么听着您是在影射我呢,我现在还真是改不了了,溜须拍马已经养成习惯了。”他故作惊奇道:“过去您没退下来的时候,其实我也经常在您面前溜须拍马”您怎么不说,现在反倒说起我来了。”

        顾允知笑道:“过去我在省委书垩记的位置上,整天听到的都是阿谀奉承的话,你可能也说了一些奉承的话,可我的耳朵已经麻木了,根本听不出来,现在我退下来了,所奉承话的人少了,这耳朵又变得敏感起来了。”

        两人一起笑了起来,张扬笑得很大声。

        顾允知瞪了他一眼道:“小声点,别吓跑了我的鱼!”

        张扬闭上了嘴巴,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道:“顾伯伯,还记得许常德的案子吗?”

        顾允知点了点头,他当然记得,正是张扬援集到了许常德的犯罪证据,许常德为了毁灭证据,指使当时东江公安局局长方德信阻杀张扬,张扬在送证据给自己的途中,还在省政丵府对面的茶社遇到了爆炸案。想起往事,顾允知平静的心湖不由得泛起了些许的波动,此时渣浮沉了沉,终于扯了下去,顾允知一甩竿,一条两寸长的鳞鱼离开了河面。

        张扬过去帮忙把鱼儿从钩上取下来,望着那条小鱼不由得笑道:“顾书垩记,您鱼线够长,可钓上来的鱼太小了。

        顾允知微笑道:“这条小河内很少有大鱼,我钓上来最大的也不过是八两多重的蟒鱼,不过这些小鱼都是野生的,没有任何污染,无论油炸还是做汤,味道都鲜美得很,中午,我亲自下厨做给你吃!”说这番话的时候,顾允知忽然想起许常德出事之前,自己曾经去他家里吃饭,当时曾经想到过治大国如烹小鲜那句话,自己虽然是个蹙脚的厨师,可是在政治上的火候一直掌握的相当精准,而许常德恰恰相反,许常德虽然死于心脏病突发”可是如果没有这个意外,他的政治生涯也会走到尽头,他的收场只怕会更加的惨淡。

        张扬将小鱼放在铁筒中,看着小鱼游来游去,他低声道:“许嘉勇死了!”

        顾允知正在往钩上拴饵,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即继续将鱼饵栓好,重新将鱼饵投入河心,双目又恢复了一贯的古井不波,轻声道:“很年轻,很可惜!”

        张扬道:“他把父亲的死归咎到我的身上,一直都对我纠缠不休,他想让我在痛苦中渡过一生。”

        顾允知淡然笑道:“其实死并不是最可怕的!”

        张扬点了点头:“他的疯狂让我感到害怕,我不害怕他对付我,我害怕他会出手对付我的亲人,我的朋友!”

        顾允知道:“你在告诉我他的死跟你有关系吗?”张扬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是我逼他出手的,我一步步触怒他,逼他失去了镇定,逼他向我出手,他终于忍无可忍,雇佣杀手想要把我杀死…于是……”

        顾允知道:“你把他仇恨发作的期限提拼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再给他一个悔悟的机会。”

        顾允知微笑道:“这句话让我相信你是个善良的人!”

        张扬道:“我是个矛盾的人!”

        晦个人都很矛盾,你这样,我这样,所有人都这样即使是再英勇的革丵命烈士他们走向刑场的时候,内心中也充满着矛盾,人的一辈子无时无刻不在面临着选择。”

        张扬求教道:“顾书垩记,在您的人生面临选择的时候您会怎么做?”

        顾允知微笑道:“我离休之前,我面临选择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国家的利益,任何违背国家利益人民利益的事情都是我不能容忍也不会去做的,别笑我说得冠冕堂皇”事实上我就是这么在做在我退下来之后,我已经很少矛盾和彷徨,活着本身就是一鼻幸福我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张扬默默望着顾允知,顾允知一扬竿,抱怨道:“只顾着跟你说话,鱼儿咬钩了都不知道!”

        张扬笑道:“您不是已经没有抱怨了吗?”

        顾允知笑道:“有人可以抱怨也是一种幸福!”他重新拴好了鱼饵:“换个角度看问题,总会有所收获。”

        这个上午顾光知收获颇丰,虽然没有钓到什么大鱼,可小鱼加起来也有三斤多。只是吃鱼显然不够张大官人也没闲着,抓了几颗小石子顺便练习了一下弹指神通的功夫,打了两只野鸡。

        中午顾允知和张扬回到别墅顾允知虽然谢绝了省里的持殊照顾,也不愿住在省委家属院,可顾佳彤为了父亲生活起居方便,还是专门给他请了一位厨师一个保姆,顾允知最近学习厨艺,倒也突飞猛进,政治管理上的高手,烹小鲜自然不在话下。

        当天的午餐是顾允知亲自做的,一部分小鱼油炸,一部分做汤,炖了一只张扬打来的野鸡。

        顾佳彤藏酒颇丰,这栋别墅在过去是她和张扬经常幽会的地方,张大官人好饮,佳彤自然投其所好,后来顾允知搬过来住,酒还窖藏了许多,顾允知开了一瓶茅台,和张扬对饮起来。

        虽然离休,顾允知对江城的发展仍然关注,他问了几个感兴趣的问题,其中包括江城新机场的建设,听说江城新机场建设资金已经全部到位,基建工程正在如火如荼的开展,顾允知表示欣慰,他向张扬道:“当务之急是要修建机场通往临近各省市的道路,建立起快速通道,只有这样,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区域优势,让江城成为平海北部地区的真正核心。”

        张扬道:“等我回去一定向杜书垩记转达。”

        顾允知笑道:“你和杜天野真是相交莫逆,新机场这么大的工程,他敢把宝压在你身上,顶着的压力一定很大。”

        张扬道:“顾伯伯,这新机场可不是什么好活儿,当初决定新机场建设的时候,资金问题根本没有落实,省里也没有表态要把江城新机场作为重点工程,杜书垩记是抱着空手套白狼的念想把我给树起来了,我可是一点都不想接招,可没办法啊,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顾允知微笑道:“政治上可不仅仅是敢打敢拼就能行的,开拓疆土的未必能够治理好这片疆土,你的火候还欠缺,新机场建设启动需要你这种人,可是想要把新机场建好,凭你自己还不够!”

        张扬心悦诚服的点了点头道:“还是您了解我,我的确不是搞管理的料,所以我把常凌峰请去了,还请了日本监工,现在的新机场建设管理层是个完整的团队,分工配合都很默契,我现在已经轻松多了。”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事情一旦上了轨道就容易处理了,只要正常运作,谁坐在你的位置上都一样。”

        张扬听到这话微微一怔,顾书垩记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喝了。酒道:“顾伯伯,我怎么听您这句话有点免死狗烹鸟尽弓藏的意思?”

        顾允知哈哈笑道:“我是就事论事,你这把弓杜天野可舍不得藏,他在政治上也不够成熟,不过从他新近处理的一些事来看,比起过去应该是有进步了。”

        张扬道:“他现在心情也不怎么样,新近省里风起云涌的,岚山市委书垩记周武阳要来省里当副省长,其实杜书垩记也有希望的。”

        顾允知道:“比起周武阳杜天野的政治阅历要差上许多,就算是我在任,两人之间我也会选择前者。”顾允知自从离休之后很少评论平海政坛上的事情,今天一是开心,二是喝了一些酒,当着张扬的面也就毫无顾忌的说了一些。

        张扬道:“我没那么深的政治素养,到现在也就是一个小小的副处,不过我也能感觉到这次省里应该会有大变动了。

        顾允知笑道:“什么大变动?无非是站队的问题!”

        张扬道:“您是说站在乔书垩记那边还是站在宋省长那边吗?”

        顾允知用筷子指着张扬道:“你这话问得很没有水准,无趣之极!”

        
    他的小草莓全文阅读大叔我会乖下载番茄小说免费赚钱拔萝卜全文无删减阅读小说阅读器师兄不可以(限)小说哪个网站最好总裁小说一上到底免费听书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