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医道官途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三章【轮回】(二)
        张扬微笑道:“她陪你干妈去北原了,过两天就会回来,放心吧……”

        秦欢小心翼翼的进入水池中:“爸,你没有骗我吧……”

        张扬道:“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他脱去自己的衣服,秦欢看到他肩头的伤口:“爸,你受伤了……”

        张扬看了看肩头的伤口,这是刚才秦振堂那一枪所致,秦振堂只是为了震慑他,这一枪并没有伤到他的骨头,张扬笑道:“没事儿,皮外伤,就像被蚊子叮了一口,一点都不疼……”虽然这一枪的擦伤并不重,可还是有些烧灼的痛感。

        何长安的声音从后面响起:“伤口还是要及时处理一下,万一感染就麻烦了!”他将药箱放在一边,脱去浴袍,走入水池中,很惬意的浸泡在水池里,望着对面的秦欢,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其实他早就知道,只是故意这么问,逗秦欢玩的。

        秦欢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瘦小的身体都缩在水里,只露出一颗大脑袋,对何长安他感到有些陌生,充满了警惕。

        何长安笑道:“你怕我啊,别怕,我跟你爸爸可是最好的朋友哦……”

        春欢望向张扬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张扬笑道:“是啊,你这位何爷爷跟我的关系很好”好朋友……”他一边说,一边井理着伤口。

        秦欢这才小声道:“秦欢!秦朝的秦,欢乐的欢……”

        “好名字!你几岁了?”何长安趁机向秦欢靠近了一些。

        秦欢抿了抿嘴唇:“六岁!我就快上学了……”

        望着春欢单纯的小脸,何长安忽然感到一种侧隐之情,孩子是无辜的”他伸出手,轻轻摸了摸秦欢的头顶,秦欢却有些害怕,向后缩了一下,躲过何长安的拖摸,然后站起身来。

        何长安笑了起来,可是当他看到秦欢脖子上挂着的平安佛的时候,笑容顿时凝结在了脸上,他眨了眨眼睛”向秦欢靠近,想要看清那小小的玉佛。

        秦欢被何长安的表情吓到了,惊恐的向后退去:“茶……茶………”

        张扬也愣了,他慌忙走了过来,看到何长安一双眼睛死死盯住秦欢脖子上的平安佛,他伸出手,手指不断颤抖着:“小唉……你……你能让我看看……看看这玉佛吗……”

        张扬心说这何长安可够贪的,看到一件玉器就激动成这幅模样。

        秦欢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他取下玉佛,交到何长安手中。

        张扬道:“何叔,您老别只顾着看玉,把孩子给吓着了……”他知道何长安喜欢收藏,难道春欢戴的这平安佛也是一件珍品?

        何长安看着那玉佛,整个人宛如傻了一般,他缓缓摇了摇头,眼圈竟然都红了,强忍心中激动道:“小唉……小唉……这玉佛是谁给你的……”

        秦欢有些害怕,他握着张扬的手,内心稍稍安定了一些,这才小声道:“我妈妈,我妈妈说她从小就戴着,说这佛能够保佑我平安……”

        何长安握着那玉佛,失魂落魄的走出了水池。到上面穿上浴袍之后,就离开了浴室。

        张扬看得莫名其妙,心说这何长安究竟中了什么帮?为什么看到这个玉佛之后表现的如此反常?

        秦欢小声道:“爸爸,何爷爷把我的玉佛拿走了……”

        张扬从没有见过何长安如此失态,他隐然觉察到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安慰春欢道:“没事!”帮着秦欢洗净身上,两人换上何长安为他们准备的浴袍,走了出来。

        何长安坐在客厅内,他的表情已经恢复了刚才的镇定,可是张扬还是从他的眼神中察觉到了一些异常,何长安看到他们出来,微笑着站起身:“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小欢饿了吧……”

        春欢点了点头,事实上这可怜的孩子已经饿了一天了。

        张扬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让何长安先带着秦欢过去吃饭,自己则来到外面的huā园中,拨通了邢朝辉的电话。张扬之所以找上邢朝晖是有原因的,负责秦萌萌案件的是程志伟,想要从他嘴里得到案情的具体进展,就必须通过他的老战友邢朝辉,还有一个原因是邪朝晖的国安身份,国安如果能够出面帮自己调查这件事或许会顺利许多。刑朝晖听张扬说完就埋怨道:“你可真是麻烦啊,秦司令什么人物,他家的事情你也敢掺和!”

        张扬道:“现在说这话已经晚了,我不但已经掺和了,还去他家把秦欢给抢出来了……”

        邪朝晖道:“张扬,你做过什么我不管,可现在你要是聪明的话尽快收手,把孩子给秦家送回去,他是春司令的外孙,人家怎么都不会为难一个孩子,你跟着掺和什么劲儿……”

        张扬怒道:“你是没见到那家人,他们根本就没把春欢当成外别”对待,之所以把他抢回去,目的就是想用秦欢把秦萌萌给引出来……”

        邪朝晖道:“这件事很麻烦,在春振东死亡一事上,秦萌萌是最大的嫌疑人”你别跟着掺和,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

        张扬道:“我也没打算掺和,可是谁要是想欺负我干儿子就是不行……”

        “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

        何长安充满慈祥的望着秦欢”他轻声道:“吃吧……”

        秦欢怯怯的看着何长安,感觉和这个人还是有些陌生,他实在太饿了,忍受不住饭菜诱人的香气,终于端起饭碗,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何长安看着秦欢狼吞虎咽的样子,心中忽然有种说不出的酸楚,看到秦欢的小脸上沾了一粒米,何长安伸手想为他抹去。

        秦欢却警惕的迅速向后缩起,何长安望着这受惊的孩子”眼泪差点没留出来,他挤出一丝笑容道:“小欢,别怕……慢慢吧………”

        秦欢不小心噎到了,何长安慌忙去给他倒水。

        张扬回到客厅,远远看到何长安紧张关切的样子,不觉又是一愣,在他的印象丰,何长安从未表现出过这样的温情,难道春欢的不幸勾起了他内心深处的怜悯。

        ……………………………………………………………………

        张扬哄着秦欢入睡之后,何长安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他将平安佛小心地放在秦欢枕边,目光久久凝视着秦欢的小脸,张扬向他做了个手势,两人悄悄退了出去。

        何长安指了指自己的书房。

        张扬跟着何长安一起来到了书房内,何长安今晚的表现相当的怪异,可张扬也不方便去问。

        两人在茶海前坐下,何长安给张扬倒了杯茶,端起茶盏自己抿了一口道:“张扬,有没有秦萌萌的消息……”

        张扬摇了摇头,悄悄观察着何长安的表情,看得出何长安在竭力伪装出平静”可是他纠结复杂的目光仍然暴露了他的紧张和关切。张扬故意叹了一口气道:“警方目前掌握的证据对她很不利,杀死秦振东的手枪上沾满了她的指纹,她的菜篮子还落在房间内。有人还看到她和秦振东在楼下发生了争吵,然后他们一起进入了出事的那个单元。”

        何长安道:“你真的相信秦萌萌杀了秦振东?杀了她的大哥……”

        张扬摇了摇头道:“秦萌萌当时是去买菜,小欢在家里还没有吃饭,她和秦振东的相遇肯定在意料之外,根据我的分析,应该是奏振东找到了她。至于兄妹两人为什么要发生争吵,我就不知道了,也许只能去问当事人……”

        何长安道:“就算是两兄妹发生争吵,也不至于闹到要杀人的地步,秦萌萌有什冻理由开枪杀死她的大哥,她对自己的哥哥为什么会恨到这样的地步……”

        张扬满怀深意的看着何长安道:“何叔叔,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有些话我不想拐弯抹角……”

        何长安点了点头道:“我也不喜欢拐弯抹角,你说!”

        张扬道:“当初你告诉我文浩南和秦萌萌的事情,是不走出于某种目的……”

        何长安没有说话,抽出一支雪茄点燃,抽了两口,他的面孔笼罩在缭绕的烟雾之中。

        张扬道:“你故意透露给我春萌萌有一个私生子的事情,想通过我告诉文家,因为你想破坏文浩南和秦萌萌之间的感情……”

        
    杨家后宅(全)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免费阅读哪个小说网站适合新人发展小说下载网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十大真正免费看书软件免费听书大全小说的特点短篇小说一杆进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