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刘备的日常 > 正文 1.88 母行子效
        外长城沿线。自西而东:造阳、易方、百柳、永银(敖汉旗)、侯水(北票)、且虑(阜新)、高显(铁岭)。列城皆为蓟王上表增筑。

        或为高车、或为乌桓、或为扶余驻地。扼守外长城沿线。

        凡东胡归义之地,皆为幕府所辖。吏治武备,皆听命漠北都护府。官吏人事,皆出南閤任命。蓟王将漠北都护府治,立于北海之滨,可谓高瞻远瞩。

        若立足北海。环顾四野,大漠南北,广袤何止万里。蓟王有意,将漠北六氏高车,立为北高车。与南高车分治。并立王庭于意辛山之没鹿回部,拱卫北海冬宫。

        六氏高车并没鹿回部,城邑皆已筑毕。初改游牧行国为农牧番国。先前,漠北往来蓟国,多借道苍海郡,经北乌稽港,顺下半岛。今蓟国郡境延长,直抵大辽水岸。蓟王有意疏通大辽水,并上游饶乐水等,塞外诸流。如千里蓟国渠,连成纵横水网。

        督造港津,城邑。引牧人常驻。

        今春伊始,本欲提上日程。奈何先兼督四州,又并辽东属国。更加国中稻作,不可或缺。蓟王唯暂且搁置。从长计议。

        北海离宫,内外三郭。称“北宫城”。城中六氏高车并没鹿回部,进献蓟王之部众,皆以北宫为姓。便利富足,引鲜卑利亚冰原野民,纷纷南迁。冰原之地,渐起生机。

        正如都尉玄年年率开拓车队南下。蓟王亦有意,于北宫城,置开拓车队,挺进鲜卑利亚广袤冰原。

        种种举措,皆在蓟王心中,分属“有生之年”。究竟能否实现,且走着看。

        “河冰结合,非一日之寒;积土成山,非斯须之作”。即便愚公移山,蓟王螽斯衍庆,众多子嗣。终可达成所愿。

        蓟王窃以为,凭借大汉领先千年之文明,蓟国远超时代之人口基数。布种寰宇,何其容易。余下诸种,恐再无机会。

        就是这么安逸。

        蓟南尹,高阳,辅南将军大营。

        先前,蓟王封赏有功。周仓、裴继,皆入辅汉大将军营。分于辅南将军,蓟王二弟关羽帐下。周仓为别部司马,裴继为别部假司马。麾下别帅,皆为军候、队率,不一而足。

        四辅将军营,亦各领五部,至前后左中右五校尉分掌兵马。

        时军门都尉华雄,分去三千兵马。归国后,已抽掉精锐补全。周仓,裴继麾下数千数千博望义贼,遂自成一部。号“博望卒”。

        自随蓟王就国。幕府五将,戍守四境,操练兵马。不曾有一日之疏。逢大小朝会,节日假期。亦相约小酌。蓟王亦常设家宴,与诸将并四义弟,把酒言欢,闲话家常。

        所谓英雄同契。母亲义结金兰。刘备桃园结义。母行子效,蔚然家风。蓟王起于微末,举止言行,无处不汉风。为国人津津乐道。一言蔽之,汉人便当如此。

        昨日散朝。蓟王又开家宴。关羽、张飞、太史慈、黄叙,并门下五吏作陪。殿中皆手足心腹,酒逢知己千杯少。众人皆醉,无有独醒。

        车驾回府,一夜酣睡,今日始归。

        与史上杀人逃狱,辗转他乡迥异。关羽位高身贵,年少成名。此时,虽不敢言“威震华夏”。却也天下知名,“关刀莫敌”。又喜读春秋,礼贤下士,蓟王义弟。“兄弟(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xiù)如兰”。

        辞别胡氏发妻,赤菟神驹,转瞬即至。

        “拜见将军。”入中军大帐,周仓、裴继二人,已恭候多时。

        “何事?”关羽问道。

        “南阳有义贼传书。”周仓黑面虬髯,形容甚伟,两臂有千斤之力,素敬关羽。常有南阳义贼,北上来投。故时与义贼,书信往来。

        “南阳何事。”关羽又问。

        “禀将军,今有兖州豪商,假销赃之名,暗募发丘贼。欲赴芒砀山泽。”

        “哦?”关羽略作思量,这便言道:“芒砀山泽,多有王陵。莫非,此人欲掘王陵乎。”

        “卑下亦如此想。”周仓抱拳答道。

        “兖州豪商。”关羽心中一动:“速备马。”

        “喏。”帐前营士,遂迁来赤菟。

        “你二人,且随我来。”

        “喏。”

        关羽又马不停蹄,重返王都,通禀蓟王。

        灵辉殿。

        蓟王细问情由,心中已有所思。尤其听闻,“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心中已然笃定。

        遂专开朝议。国都待比二千石以上,肱股重臣,悉数就位。

        蓟王居高下问:“诸位以为如何?”

        见无人应答。南閤祭酒许攸,先声夺人:“回禀主公,此必出曹兖州之计也。”

        “何以见得。”蓟王不动声色。

        “兖州豪商,又挟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官印。除曹孟德外,臣实无所料,还有何人。”许攸与袁绍、曹操,皆是故交。对其秉性,自当知之甚深。

        右相耿雍言道:“曹孟德《抑兼并令》下,得牛马钱粮无数。先还债,后贩舟。何必妄行,非人臣之事。”

        许攸答曰:“右相当知,兖州尚有甄都。洛阳宗亲齐聚,权贵多如牛毛。内外用度,皆由兖州所支。又闻曹孟德,欲组雄兵。号‘虎豹骑’。人马具装,不下亿万。必有缺铜之困。”

        “许祭酒,言之有理。”中丞贾诩,一闪精光。

        蓟王心领神会:“发丘之财,取之不义。且行事不密,久必外泄。若为天下所知,曹孟德危矣。”

        “主公明见。”儒宗领群臣下拜。

        “为今之计,该当如何。”蓟王又问。

        “曹孟德乃主公好友。”右相耿雍持芴跽奏:“主公宜当自决。”

        “子远。”蓟王当机立断。

        “臣在。”许攸浑身一震。

        “速取五千具装,送往甄都。”蓟王掷地有声:“待孤劝孟德,发丘断不可为。”

        “臣…领命。”许攸心中暗叹。得主如此,无忧此生矣。

        事不宜迟。待武库令苏越,将五千套具装铠,轻点装船。许攸即刻出发。朝发夕至,前往河南敖仓港。

        不顾舟车劳顿,夜访好友。
    红烛帐暖被翻红浪系统小说排行榜前十名第一卷第1章 卧室禁地无爱不欢都市言情小说有哪些小说网站第九特区 伪戒小说录音软件一个女记者的开放人生一女四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