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刘备的日常 > 正文 1.292 威制天下
        董侯将信将疑:“国事岂容私情。”

        董重笑言:“旁人许公私分明。然袁公路素以侠气闻。与臣私交甚笃,必言听计从,退避三舍。”

        “太师以为如何。”董侯又问。

        “老臣窃以为,不妨一试。”王允答曰。

        “如此,请大将军去信袁术,说其罢兵。”董侯遂下诏命。

        “臣,遵命。”董重奉命落座。

        “淮泗诸王,出兵几何?”董侯又问。

        “回禀陛下,淮泗八国,联军五万。正水陆并进,齐奔虎牢。”太尉马日磾答曰。

        “曹操、袁绍、孙坚等,又有人马几何。”

        “许亦有,五万之数。”马日磾谨慎作答。

        “十万大军。”董侯略显惊慌。

        王允宽慰道:“陛下毋忧。有四方将军,从旁掣肘。关东群雄,难有作为。”

        “太师所言极是。”董侯这才想起,刘岱、刘繇、刘表、陶谦,年前遣使奉献,拜四方将军。荆州牧刘表,为前将军、假节、封成武侯。陶谦拜左将军、徐州牧,封溧阳侯。加授刘繇为扬州牧、右将军。加授刘岱为青州牧、后将军。

        “若命四方将军,驰援京师。太师以为如何。”董侯试问。

        “不可。”王允答曰:“四方将军,牧守四方。守土安民,不宜妄动。若兴师上洛,境内空虚,恐为关东所乘。”

        “太师言之有理。”董侯亦知,守土有责。正因有四方将军心向洛阳,不与寿春往来。淮泗诸国,并关东群雄,才不敢倾巢而出。留下半数大军,守备境界。

        且洛阳困守百里之地。幽、冀、并、凉四州,因蓟王而心向洛阳。然关东大地,洛阳并寿春,明争暗斗。犬牙交错,势力割据。尤其豫扬二州,双方不甘人后,各封州牧。

        如豫州牧,洛阳以黄琬领之,寿春则转授袁术。黄琬治颍川阳翟,背靠京师洛阳。袁术虽出身汝南,然汝南多屯田黄巾,不尊号令。唯将州治,立于陈国都。

        黄琬看似势单力薄,然却与蓟王沾亲带故。协辰夫人黄景华,黄琼之女。若论所出,犹高黄琬一辈。

        豫州辖颍川、汝南二郡,梁、沛、陈、鲁四国,县九十又七。

        颍川、汝南二郡,因多屯田黄巾,故名义上,奉鲁相宋奇号令,为金市子钱家效命。实则暗以蓟王为尊。合二郡之力,足可与四国相抗。二郡愿为其所用,亦可知黄琬心向何方。

        窥一州而知全貌。

        上至州牧,下至令长,皆心有所属。

        鲁国乃阿斗封国。今阿斗寄养于蓟王宫。蓟王于易县,造甘泉宫以安置。“易县为京”,甚嚣尘上。若叔侄相争无果,蓟王扶立阿斗登基。鲁国相宋奇如何则选,乃淮泗八国心腹大事。八国一体,形如“展翅飞凤”。鲁国居中为凤首。七国或为爪牙,或为羽翼,或为心腹。鲁国权重,可见一斑。

        见董侯并百官,满怀心事,沉思不语。

        王允遂宽慰道:“老臣窃以为,合肥侯,窥京师谣言,故令大军扣关。以为觅得可乘之机。然新春伊始,农耕为重。此时兴不义之兵,乃国之大忌。兵法云:‘富治者,民不发轫,甲不暴出,而威制天下。’只需扼守雄关,关东十万大军,必不战自溃。”

        “太师老成持国,诸公依令行事。”

        “臣等,遵命。”三公九卿,齐声下拜。

        罢朝后。王允不苟言笑,起身自去。

        百官躬身相送,鱼贯而出。

        “大将军留步。”董重闻声回头,正是少府张俭。

        “张公何事?”董重笑问。

        “凉州都尉事,又当如何?”张俭问道。

        “太师自有主张。”董重不以为意。

        “闻大将军麾下将校,多出西凉。何不为朝廷解忧。”张俭循循善诱。

        “哦?”董重似懂非懂:“愿闻其详。”

        “今夜平乐会,大将军何不馆中一叙。”张俭出言相邀。

        “固所愿也。”董重急不可耐。

        车驾入府,沐浴更衣。待夜幕低垂,平乐会,如期而至。

        平乐华馆,枝灯高悬,堆光如昼。能受邀与会,皆是京师名流,太学名士。亦或是与党魁张俭,同朝为官,同为党人。

        待董重入馆,扫眼一观。方知此次平乐会,西州人士,尤其多。凉州因蓟王而定,亦因蓟王而兴。辅汉幕府统羌氐牢城。凉州牧掌治下汉民。丝路流金,惠及西州。今季上计,西州足有千万之众。隶属于辅汉大幕府,足有八百万口。古羌顺下冰原,西域行国游民内迁。羌氐诸胡,甚至远至巴蜀,蜀身毒道沿线,零散部族,举家来投。涓涓细流,积少成多。

        西州大治,和合汉风。往来丝路,反哺洛阳。

        尤其蓟王兴王陵于西郭。函园上下,西州人士,何其多也。平乐馆距函园,咫尺之遥。便有西州人士,慕名而来。与党魁结交,亦是人之常情。不足为奇。

        心念至此,董重稍稍得安。

        便有太学生,往来奔走。亦有知名党人,为双方引荐。

        阴怀名刺,乃是必然。

        董重虽远离朝堂,然毕竟位高。多有沽名钓誉之辈,上前谒见。董重来者不拒,风发意气。待夜宴始,被众星捧月,奉为上宾。

        丝竹之音,靡靡之乐。席间觥筹交错,歌舞升平,莫过如此。

        “‘是以人主处匡床之上,听丝竹之声,而天下治。’”酒不过三巡,张俭捧杯笑道:“今夜,我等便‘处匡床’论‘天下治’。”

        党锢已解。士大夫清谈之风,自党魁复兴,且愈演愈烈。

        如前所说,今汉多以征辟、察举等制度,选拔人才。其标准,大半源自风评。风评,多出清议。

        初时,清议多为“经明行修“。经“风谣“并“题目“来表现。谓“风谣“,即用诗词歌赋,简短有力,便于流传的特点,来展现个人“德业“并“学行“。谓“题目“,即称述人物之品德、性格、才能及识度(见识与器度)。二者相合,既称清议:“好说是非,则以为臧否;讲目(题目)成名,则以为人物”。是非标准,则以“名教(封建礼教)”为依归;由名士大儒,如许劭兄弟,铁口直断。诸如曹孟德,亦不例外。足见风靡。

        然自桓灵以来。奸佞当道,朝政日非。士大夫多以清议,褒贬人物、左右舆论、抨击时政,与宦官斗争。遂被宦官及党羽诟病,“上议执政,下讥卿士“,“危言覆论“。起前后二次“党锢之祸“。因言获罪,“破族屠身“,望风而逃者,不计其数。

        党魁亦不例外。

        今,党人得赦,重归朝堂。

        以党魁为首,再兴清议。

        
    后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拔萝卜全文免费阅读染指之后(校园)放纵的青春01诸天尽头她又软又甜全文阅读29适宜夫妻看的小说踏星我尝一下可以吗全文电子书大全免费看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