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刘备的日常 > 正文 1.91 心有滋蔓
        所谓“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

        风俗一旦形成,生活环境若不出剧变,断难更改。

        若要改变高句丽数百年形成之陋习。“掺沙子”是唯一捷径。将二十余万高句丽人,分置蓟国诸城。彼此失去关联,很快便会被周遭汉人同化,进而移风易俗。不出三代,当彻底融入大汉。

        这便是文明的力量。

        煌煌天汉,因火而兴:

        “高祖被酒,夜径泽中,令一人行前。行前者还报曰:‘前有大蛇当径,愿还。’高祖醉,曰:‘壮士行,何畏!’乃前,拔剑击斩蛇。蛇遂分为两,径开。行数里,醉,因卧。后人来至蛇所,有一老妪夜哭。人问何哭,妪曰:‘人杀吾子,故哭之。’人曰:‘妪子何为见杀?’妪曰:‘吾子,白帝子也,化为蛇,当道,今为赤帝子斩之,故哭。’人乃以妪为不诚,欲告之,妪因忽不见。”

        俗谓汉以火德王,火赤色,故称高皇为“赤帝子”。

        “(东)夷有九种,曰:畎夷、于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

        作为赤帝子孙,蓟王自当传火蛮夷。以为向化。

        然私欲无损公义。“燃烧自己照亮他人”这种事,就算了。蓟王扪心自问,做不到。有道是“众人拾柴火焰高”。煌煌天汉,仁人志士何其多。烈焰冲天,何必自燃。

        釜山港。

        新任港令刘正,走马上任。登游麟号,拜见主公。

        先前,得泉州令邴原保举,为副使,出使邪马台国。归来后,又得太学博士,正使王烈举荐,授予釜山(港)令。食比千石俸。才智得舒,入官籍时,遂改名“正”为“政”。足见勤政之心。

        正如都船令一职,为比二千石俸。港令,品秩虽一同擢升,却也略低于城令。比如,新任泉州港令袁涣,食俸便略低于泉州城令邴原。邴原为上官。

        袁涣,字曜卿,陈郡扶乐人。出身“陈郡袁氏”,大司农袁滂之子。以敢谏直言称名。

        月前,携宗人北上。幸登(将将达线)黄金台六层,比千石出仕。被任命为新任泉州港令。袁涣从弟袁霸、袁霸弟袁徽,袁敏,袁氏一门少年英才,皆随袁涣北上蓟国,入太学坛。不出数载,当为蓟王所用。

        又有陈郡阳夏人,何夔,字叔龙。身长八尺三寸,容貌矜严。亦幸登六层楼,拜为首任济州港令。若不出意外。待稍加历练,政务通达。刘备便会迁何叔龙为首任对马令。

        身长八尺三寸,只需往六尺岛夷面前一站。自当敬若神明,民情迎刃而解。

        刘备遂在爵室设宴,款待苏飞、刘政等一众属臣。

        百万三韩被抄掠一空。放眼望去,半岛空旷。忽生人稀地广之感。

        真番太守陆康,亦走马上任。析乐浪南部七县,又并马韩北部之土,再立马韩属国。真番民情颇佳。陆康乃大汉名守。不出数载,真番民心归附,再引南北濊貊、沃沮,四方岛夷前来定居。正大力修造霅津港。待建成,当有大批蓟国船商往来贸易。多管齐下,诸事并举。兴盛指日可待。

        真番郡,北邻乐浪,南接马韩属国,乃稳定半岛之压舱石。

        只需稳住真番,半岛这艘大船,便不会翻。

        稳住半岛,倭人列岛,指日可待。

        试想。釜山距对马,不过百里之遥。狼烟一起,瞬息可至。只需据守对马,倭人列岛,便是蓟王囊中之物。

        半岛承上启下,不容有失。

        正因位置重要,蓟王又岂会坐视高句丽、扶余,尾大不掉。成心腹大害。

        北伐高句丽,势在必行。

        刘备已命使者前往高句丽王城,呈交国书,命其“归还旧土”。

        只是所谓的旧土,蓟王并未言明。究竟是哪里的旧土。若只取临屯郡,还好说。若索要前汉时所置高句丽县。高句丽便要迁都。料想,高句丽王必不会答应。

        高句丽人心思,蓟王又岂不知。

        不过是行“先礼后兵,师出有名”罢了。

        果不出蓟王所料。

        沸流水畔,高句丽王城。

        蓟使孙乾,呈递国书。高句丽王伯固,命人当场宣读。

        百官哗然。

        便有大加(官职)优居(人名),怒而发问:“敢问贵使,蓟国,不过是大汉一藩,蓟王,亦位同我主。如何能号令鄙国!”

        孙乾笑答:“陛下赐加黄钺,可代主征伐,乃其一。朝廷亦下敕令,言:岛夷之事,我主自决,为其二也。”

        又有主簿(官名)然人(人名)出列:“敢问贵使,何为‘旧土’?”

        孙乾答曰:“大汉旧地是也。”

        主簿然人再问:“若如此。时下,我等立足之地,亦是前汉旧县。蓟王欲命我主迁都否?”

        孙乾答曰:“不迁亦可。”

        一直面沉似水的高句丽王伯固,急忙开口:“愿闻其详。”

        孙乾起身答曰:“当仿马韩辰王,立高句丽属国。我主将遣都尉统御。”

        “欺人太甚!”大加优居怒不可遏:“莫非要我主臣服蓟王乎!”

        孙乾面色如常:“然也。”

        “贵使且听我一言。”主簿然人,抢先出列:“蓟国雄踞北疆,先灭鲜卑,乌桓,再灭三韩。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乃宇内第一强国。今又寻机挑衅,欲与鄙国开战。须知,唇亡齿寒。我与扶余,同出一种。若蓟王兴师来攻,二国必联手相抗。仓促间,亦可组十万联军。鄙国,林茂山险,民多勇健。若坚壁清野,作壁上观,蓟王必损兵折将。待雪大封山,无归路矣。且我等皆是大汉之藩,我主并无过错。天子赐加黄钺,乃为‘攻无道而伐不义’。强伐无过之藩,乃是无道不义,自取其祸也。还望贵使转告蓟王,切莫轻起刀兵。徒令生灵涂炭。”

        此话,有礼有节,振聋发聩。殿内百官,各自点头。

        “阁下谬矣。”然孙乾却驳道:“鄙人轻车前来,手无寸铁,何来刀兵?既为藩国,为何蚕食汉土。且不告而取,常擅自兴兵。或曰:国中支落繁杂,难以掌控。故我主才设属国都尉,代为统御。又,何错之有?”

        没说要打你啊。乖乖听话,自不必刀兵相见。

        “这……”主簿然人一时无语。事实胜于雄辩。高句丽多次兴兵抄掠汉郡,笔笔血泪,铁证如山。

        高句丽王伯固见状,这便言道:“贵使且回。烦请转告蓟王:兹事体大,断难速决;假以时日,若有决断,当呈国书告知。”

        “如此,下臣拜别。”孙乾再拜而出。

        两国交兵,尚不斩来使。孙乾饱读诗书,自有风仪,并未有无礼言行。再说,何人敢逆蓟王虎威。

        “当作何解。”目送孙乾一行出殿,高句丽王伯固强压怒火,居高下问。

        
    一往庭深15章看了n遍不舍得删的小说17k小说网官网关于长期更新的小说肉馅小甜饼 txt全文医冠禽兽梁衍照晋江文学城文笔好的高质量的肉肉现言恐怖小说撒野 小说